12000亿是中国烟草的保命符吗?
2017年11月2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清水

  烟草在线专稿  虽然禁烟组织经常将中国烟草行业当做一个“毒瘤”行业,但是从本质上讲,任何事物都存在其两面性。2017年11月,当全中国上亿股民在为茅台集团超过700元每股的股价和4000亿的市值而疯狂的时候,中国烟草已经悄悄在其内部会议上喊出了税利瞄准12000亿的目标。这个目标是茅台集团总市值的3倍,相当于A股整体市值的1/50,是作为中国最重要的行业指数上证50的近1/10,要知道上证50里面包含着中石油、中石化、四大国行等巨无霸企业,但论税利总额,无产业能望烟草行业项背。

  当然,在巨大的税利背后,中国烟草面临着外界很难理解的挑战。从行业内部所总结的“四大挑战”、“四大难题”、“三下滑两居高”等关键词语可以看出,这个产值巨大的行业同样在面临着巨大的问题。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而言,中国烟草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角色定位尴尬。作为事实上的垄断行业,中国烟草依赖其垄断地位在国内获得了大量的利润,这让它变得庞大醒目,也让它变得臃肿僵化,可以说,因为政策支持而存在的中国烟草,在市场化的过程中,在为官商之间的自我定位而迷茫着。这一点从中国烟草的共同价值观可以看出端倪,国家利益至上侧重的是为国,消费者利益至上试图去讨好消费者,却偏偏没有对自己有任何定位。

  同时,根据卫生组织的报告分析,卷烟的危害也日渐为人所了解。人们对于环境问题的诉求,从无法短时间解决的雾霾、水污染和沙漠化转向了更容易解决的卷烟和食品问题。但相对于食品来说,卷烟因为其会对别人同样造成困扰而遭到了更多的重视。因此,当前对卷烟的批判非常多,禁烟已经逐渐有了一种向前发展的氛围。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开始,中国多数政府都开始对卷烟消费进行控制,而很多本身对烟草存在不满的利益相关部门,这时候也是不忘加一把火。

  困惑于十字路口的中国烟草,在2016年库存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这种增长,是不断增加的税利指标和市场消化速度之间的矛盾。而从更深刻的角度说,这种矛盾来自社会对更健康绿色的发展诉求和无法对卷烟控制提出更具可行性思路的烟草行业之间的矛盾。但如果武断的说禁烟就是消灭烟草行业,那么12000亿的税收由谁来保证?这显然不是那些跃跃欲试的人群所考虑过的问题,也是社会大众很少了解的烟草行业的另一面。

  那么,在这种背景下,喊出的12000亿税利会是中国烟草的保命符吗?

  是,也不是。

  是的原因很简单。税利是什么?直白的说是财政收入,而财政收入会转化为政府投资、基础建设、居民保障等各方面的支持。在面对“L”型发展状况的中国而言,在没有找到那个拐点前,如何保持更多的财政以维持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因此,对于卷烟这种嗜好品而言,政府的整体态度应该是控但不禁,这对消费者和国家来说,其实都是个必要的缓冲阶段。

  不是的原因则要复杂些。因为卷烟的危害性大众认可,因此,如何从技术手段去解决卷烟的危害,或者找到吸烟者与普通人群之间最合理化的距离,才是最终能够确保中国烟草发展的保命符。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一个行业的发展速度不可能无限制的领先于整个国家,更不可能战胜各行业综合发展所带来的强大潜力,因此,如何集中力量去解决以上两个问题中的任意一个,就变得无比重要。如果确实无法更进一步证明卷烟危害的局限性或消除其危害性,那么后一种解决的方案显然更具操作性和可行性。所谓最合理化的距离,简言之就是尽量从各种条件上,既减少卷烟对非吸烟者的困扰,又满足吸烟者的需求,这对整个烟草行业来讲,都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转变。

  2017年即将过去,12000亿,中国烟草买的只是一副延缓衰老的化妆品,而要想重新焕发青春,改变自我显然更重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