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的轨迹:V型?U型?还是L型?
——别忘了要去哪里,别忘了已走到哪里
2017年03月2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樊其麟

  烟草在线专稿  笔者按:我们过往对卷烟市场进行分析时,在对数据的处理上往往都是与去年同期进行比较,并由此判断走势的好坏。然而这样得出的结果可能并不具备足够的科学性和说服力,只有把自己的位置置身于不同的阶段性周期内,找到自身在轨迹上的坐标,我们才能发现规律的伟大之处,进而结合现状对局面加以因势利导、均衡调控,方能抓准前进的脉搏,避免或少走弯路。当我们谈烟草的发展轨迹,我们到底在谈些什么?是对那条抛物线的形状进行预测?是对某个里程碑节点的计算?或是对过往经验教训的再总结?这些问题都将在本文进行探讨,我们认为烟草的未来发展轨迹正在产生或者说已经产生,这并非唯心主义理论在作祟,尽管不确定性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抛物线的去向,但是正如刚才所讲,无论我们当前的坐标位于何处,我们都处在一个新的阶段周期的范围之内,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迹可循的参考模型,因此当我们埋头前行时,不应该忘记决定未来走势的那个规律,恰恰就是我们自己。

  约莫从2013年前后开始,中国烟草发展增速明显放缓,已由超高增速降至中高增速,再到去年和今年的稳速增长。由黄金十年(2003-2012)中国烟草增速动辄就是两位数的突飞猛进;到2012年增速下降由于迟滞因素还不那么明显,到2013年为了维持增速行业开始感受到了压力,此后便呈逐年递降之势。既然行业增速明显放缓已成事实,那么,这一事实还会有什么样的后续发展呢?套用宏观经济在预测时相继借用V、U、L等字母形状,来迭次描述未来中国经济增速将会发生何种变化的轨迹,我们不妨对烟草也做一个模拟:——先是套用V字形来描述这一轨迹,即认为未来行业增速在经历急速下滑后,很快就会做出反弹。——继又借用U字形来描述这一轨迹,即认为未来行业增速在经历急速下滑后,很快就会到达谷底,并要在这谷底运行一段时间后才会做出反弹。——再又借用L字形来描述这一轨迹,即认为未来行业增速在很快到达谷底后,虽已运行一段时间,却不见有什么起色,故还要在这谷底继续运行下去,并且是大致平行地运行下去。

  我们观察到自2013的行业增速变化的轨迹,既没有呈现出那种触底反弹的轨迹,即所谓V字形的轨迹,也没有呈现出那种很快就到达谷底并已在谷底运行一段时间的轨迹,即所谓U字形的轨迹和所谓L字形的轨迹;而只是呈现出一种总体趋于下行的轨迹,即犹如一条抛物线的下行段的轨迹,并就目前各方面情况来看,这种下行轨迹很可能还会持续地延伸下去。这也就意味着,行业增速很可能不再重现昨日景象,即不再保持那种持续高企的速率,而开始发生某种逆转,即开始进入一个持续下行的通道。至于如何进入这个持续下行的通道,主要有两种可能的方式:或可能以较缓慢的方式进入这个持续下行的通道,从而实现所谓“软着陆”;或可能以很急速的方式进入这个持续下行的通道,从而遭致所谓“硬着陆”。  

  若是再从一个更为宏观的历史角度来看,即从1982-2012过去三十余年的行业增长轨迹来看(也包括未来若干年的中国烟草增长轨迹),在很大程度上就犹如一整条抛物线,其间既包括一个不断向上爬升的“上行段”,又包括一个持续向下滑落的“下行段”,还包括一个介乎于前述两者之间的“过渡段”。考虑到82到92的那个十年还未真正起步,因此我们的计算起步年份不妨从92年开始计算,不难看出从92年到02年抛物线开始缓慢向上延伸,从02年开始逐渐到达中轴线左抛物线区间的上半区间,然后就快速进入了高速增长的02到12的黄金岁月;进入13年后增速并未戛然而止,但是也已经进入了中轴线的右抛物线区间了。然后增速降幅时高时低,缓慢来到了2017年,从13到17的这五年我们可以把它划分为一个子阶段,是的,我们的言下之意就是在17到22的这五年都可能会一直保持增速的降低,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碰巧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

  2013年行业运行到了这条抛物线的“过渡点”上,一方面承继此前那个不断向上爬升的“上行段”,并因此而站上了这条抛物线所能达到的较高处,故可说是“风光无限好”;另一方面又开启此后那个持续向下滑落的“下行段”,并因此而又站在了这条抛物线所要下行的起始处,故又可说是“只是近黄昏”。或许是因为看到了诸多“风光无限好”的景象,我们对行业的未来展开了无比美好的畅想,希冀此番波澜壮阔的盛世能长久的存在。这个时期还可看作是那条“抛物线”上的一段“切线”,即一段沿着那条处于上行段的“抛物线”而径直向上且向外延伸出去的“切线”。这段“切线”虽起自于那条“抛物线”,但又脱离于那条“抛物线”,仅为一段“虚线”,故有某种假设性。

  在抛物线顶部的平弧线上,恰逢中国GDP增长已显疲态且正趋放缓的迹象,加之内外部环境各种复杂因素叠加,行业发展也随之进入了一个新常态。新常态便是运行在这条“抛物线”的“下行段”的开始,也就是开始进入到一个持续下行的通道了,如前所述,数年间就由超高速增长降至中高速增长了。至于再到2016年底,业内的共识是拐点已经到来,而且也推进了一系列实质性的“拐点新政”,以谋求充分释放各烟草单位和市场的活力,刺激卷烟消费重新复苏。但是由于超大的体量和多年来高速运行的惯性,发展格局要想得到根本性的改变,除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与调控,剩下的只能交给时间,最佳的预期状态是增速能够温和地延缓到2020-2022年左右,以焕发出行业新的生机,到那时经过洗涤与沉淀,行业料将迎来一个升级换代后的全新的发展周期。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深思:即中国烟草运行轨迹为何会在持续向上爬升后又要持续向下滑行呢?为何会在数年间就由超高速增长下行至中高速增长并还要继续下行着呢?在未来的3-5年内我们能否较好地认清这个问题并避免类似情况在下一个30年内再度出现。显然,要较清晰地回答这一问题是很困难的,因为现时中国烟草增速之所以会发生下行是由许多因素合力促成的,而这许多因素本身也是不断发生变化的,并且是相互交织在一起而不断发生变化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将另文予以论述,也希望借此引发业内同行的关注与思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