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准对手才能应对行业危机
2017年09月2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谢博

  烟草在线专稿  曾几何时,在报业黄金时期,特别是阅读都市类报纸俨然成为众多读者不可或缺、融入日常的生活习惯。读者经常抱怨的是报刊又加了花花绿绿的一大叠的版面,广告篇幅也随之增多了。到如今,许多报纸“瘦身”减版了,不是专门的广告版面,已经难得见得大幅广告,甚至于相当多的报纸直接停刊停办了。

  北京的《京华时报》的发行量曾一度稳占北京早报市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覆盖率达100%,2010年更是进入全球报纸发行量百强行列。然而,即便是这样一份报纸,还是于2017年1月停刊纸质版了。上海的《东方早报》也一直改变不了亏损的局面,决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停刊。每一次报纸的停刊事件都是对中国报业的一次沉重打击,纸媒报业哀鸿遍野,行业如虎尾春冰,危机重重。

  为了应对行业危机,中国报业协会于9月6日组织召开“中央有关新闻单位及新闻纸厂商市场信息交流座谈会”。中国报业协会理事长、《人民日报》报社副社长张建星出席并讲话,指出“近期新闻纸价格上涨,引起业界高度关注,新闻纸价格的上涨,使得一些报社付出更高成本,形势非常严峻。”在新闻纸大幅提价导致经营成本抬高的压力之下,行业领军大报《人民日报》、《经济日报》等也在呼吁保持新闻纸价格的稳定。

  整个传统报业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大多数的经营凄凄惨惨,如履薄冰。行业步入危机,导致危机发酵的竞争对手是谁?是居高不下的新闻纸价格,导致生产成本过高,难以为续;还是电子新媒体的兴起,诸如新闻app风行,火力全开压制住了纸媒?

  自身的经营成本居高不下,难以为续,相对而言只是肌肤之痛。消费群体迅速转向电子新媒体,传统纸媒阅读者急剧流失,少人问津,才是传统报纸行业的彻骨之寒。电子新媒体的兴起壮大,才是传统纸媒的致命竞争对手,才是传统报业行业危机的根源。

  商场如战场。发现敌人,找准对手,才能有下步的对策:分析敌我优势与劣势,扬长避短,运筹帷幄,克敌制胜。凛然自省的《东方早报》主动作为,师敌之长技以制敌,学习电子新媒体的速度快、容量大、互动强等长处,结合自身纸媒传播制作权威性、真实性及深度性独特优势,另辟蹊径,转型新媒体,专心致力于澎湃新闻,力图在移动端吸引和留住读者。

  任何行业和处于领导地位的品牌在其市场发展上,关于找准对手这一点是一样的。只有最致命的对手才能从正反两方面为自己提供最实际的参照,最清醒的思考。

  传统卷烟行业的竞争对手既不是国内日趋严厉的控烟环境,也不是个人健康意识的提高导致消费群体的减少,而是新型烟草制品,尤其是电子烟的兴起,才是传统卷烟最大的竞争对手。忽视与漠视这个对手,才是行业危机产生的根源。

  新型烟草制品,特别是电子烟将是烟草企业和品牌的新的利润来源。据行业媒体报道上,英美烟草公司表示,2017年由于公司新型烟草制品销量的增长,预计公司下半年的业绩处于增长态势。国内也不乏睿智的企业和品牌瞄准对手,紧跟竞争对手新型烟草制品,特别是电子烟的发展。2017年7月26日,已经拥有中式卷烟经典品牌“黄鹤楼”的生产企业湖北中烟公司决定部署“打造产业竞争新优势的重大战略”,瞄准国际新型烟草制品发展新动态,专门成立新型烟草制品研发机构,分别成立了重大专项工作领导小组、首席专家及其工作团队,以夯实湖北中烟在行业新型烟草制品“第一梯队”的地位。国内烟草行业重量级的工业公司云南中烟、湖南中烟、上海烟草集团也迈步新型烟草制品的开拓,筹建专门的新型烟草制品研发部门;甚于于某中烟公司已经具备自生产电子烟成品的技术能力。

  找准最致命的竞争对手,其实也意味着必须首先认清自己的优势,理性定位自己的劣势,才能积蓄力量击打致命对手的弱点,战胜对手。

  俗语云:“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越来越多的传统产品面临新兴产品的竞争,稍有不慎即可导致一个行业的危机,找准对手才能应对行业危机。国内卷烟企业和品牌一旦找准对手,学习竞争对手,积极开拓电子烟等新型卷烟制品市场,推出优质产品,“惟坚韧者可出彩、惟深耕者可生存”,才能占领更为广阔的市场以应对行业危机。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