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无人售烟”的大胆想法
2018年03月2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陈雷

  烟草在线专稿  

  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每个终端都很显眼

  在说到这个话题前,我想先感叹下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说到敏锐感知消费者需求,贴近消费终端,事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个时代这样地容易过。如果90后是互联网的一代,那么00后就是移动互联网的一代。他们在手机里联络感情,发出声音,畅玩游戏,直播生活,毫不夸张的说,手机对他们来讲是一个器官,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甚至离开手机后的惶恐和焦虑已经有了专门的疾病名称。

  当我们在中国使用智能手机时,你无法避开微信;当我们说互联网+的时候,你无法避开腾讯。腾讯旗下的企鹅智酷公布了最新的《2017微信用户&生态研究报告》。根据这份报告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12月微信全球共计8.89亿月活用户,使用微信的人数超过9亿人,是美国人口的三倍。移动互联网把信息发起者(企业)和消费者(个人)中的环节都删除了,每个终端都如此显眼,一步到位。对商业企业来说,你必须拥抱它。越早越好。

  我们可以用互联网+做什么?

  对烟草工业企业来讲,在2017年,他们忙着在微信里大做营销,攻城略地,用支付宝集五福的形式开展病毒式传播,用扫码拿红包或积分的方式增加消费者粘性。如果我们有一个大的微信平台,能够让消费者只注册一次,就参加所有的工业企业互联网营销。这个平台能够结束每个工业单打独斗的局面,也能在大数据的统计上、宣传和营销成效收集上有所作为。

  对烟草消费者来讲,他们缺少一个权威的声音。当他想查看真伪时,没有一个权威的公众号告诉他怎么做;当他想查看广东中烟这个月又出了什么新烟时,没有一个权威的公众号告诉他新烟上市了;当他想知道某种卷烟的建议零售价时,觉得无所适从;当他在不同的烟草工业企业公众号注册时,觉得麻烦又啰嗦。

  我们需要的,是在微信生态圈中,有一个属于卷烟消费者的唯一身份凭证,一个属于全省卷烟消费支持的唯一权威平台。

  三是我们该怎么建设卷烟消费者“身份证”?

  2017年12月,对新闻敏感的人会知道互联网发生了一件大事,广州南沙公安机关现场签发了全国首张微信身份证网证CTID。网证CTID是公安部第一研究所推出的身份证网上应用凭证,网证CTID以身份证制证数据为基础,是公安部认可的国家法定证件及身份凭证,首先在广东省试点试行,预计今年年初将推向全国。

  在笔者看来,网证的应用场景将大到超出想象。一切之前需要本人到场的活动,都可以用网证+面部识别的技术替代,这里节省的“三流”和即将支撑出的市场难以估计。网证和其他证件的结合,也将衍生出很多应用场景。笔者认为,基于网证CTID的卷烟消费者身份证,首先是保证“烟民证”申领者的成年人身份,杜绝未成年人参与网上卷烟营销活动;其次是身份的唯一性,并用此无缝嵌入各类微信中营销活动,消费者自主的扫码和消费都将真实的进入大数据,为烟草消费数据库提供数据来源;最后,笔者再发散下思维,重点猜想“烟民证”与无人零售的未来。

  早在2008年,日本烟草协会就发行叫做“TASPO”的IC卡,意为“香烟护照”,是取日文“香烟”和“护照”两词的一部分音节所造成的新词。成年烟民只要在香烟店填写申请书,再将其与身份证件的复印件、本人照片一同寄往烟草协会,约两周后就能收到印有本人照片的IC卡并在全国的自动售卖机中买到卷烟。日本推出这种IC卡的本意是为了防止未成年人通过自动售货机购买香烟。但据日本烟草协会统计,效果并不好,目前日本未成年人购买香烟有7成是通过自动售货机进行的,可能通过借卡等方式进行。

  我国保护未成年人也不遗余力,目前是无法在自动售货机中售烟。一刀切禁止自动售货确实是在自动售货上堵住了销售,但有人经营的小店铺是否100%执行不售烟给未成年人也难以掌握。以管理学的观点来看,人都是有情绪影响,而机器反而不折不扣执行命令。以网证CTID结合面部识别的自动售烟机,在理论上是真正能100%执行不向未成年人售烟的机制。从发展的高度来看,一切法律法规和管理措施都是在当时整体科技水平下制定的,随着科技的进步,也许会有革命性改变。烟草商业企业在发展自有销售网络时,自动零售也许是最低管理成本和损耗的一种方式。我们猜想,2018年,可能是我国无人零售发展的元年,也许也能给我们以启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