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建设新时代卷烟工厂探析
2018年07月2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天问

  烟草在线专稿  建国以来,随着我国工业体系的发展壮大,卷烟工厂在全国星落棋布,至上世纪80年代中期工厂布局相对稳定下来,我国实行“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烟草管理体制后,卷烟工厂生机迸发,竞相在一方一地演绎峥嵘,卷烟工业闪亮活跃在国民经济中。在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卷烟工厂群体是执行主体和内生源泉,是国有资产和国有资源保值增值的基层和基础,建设新时代卷烟工厂显得必要和迫切。

  一、走出“无效竞争”盲区,再塑新时代卷烟工厂制造力

  工商分离前后,卷烟工厂间、中烟公司间的竞争都是专卖体制下的自由搏杀,竞争意图、内涵、形式大致相同,有利于烟草行业走出温室,迎接市场洗礼而舒经活血强身健体自我革新,竞争增强活力、竞争革新手段、竞争提升品质、竞争创造效益。尤其要注意到,烟草工商分离后,中烟公司是进行国内竞争和走出境外的主体,并侧重于“大企业大品牌大市场”的国内竞争;中烟公司间的竞争因行业发展环境深刻变革、现实任务与难题重大变化、工商分离-企业重组改革红利消减等上层因素与公司格局差异、布局优劣、基础迥然等个体因素,使得竞争力度更强、规模更大、范围更广,加之附带了所属卷烟工厂品质差异、地方介入等因素,使得企业竞争与发展更为复杂;从生产经营的实务来看,行业各企业各时期的目光主要集中在卷烟产品这个核心上,其他皆为辅助或从属、服务、延伸行为,并由此形成竞争网格;其社会责任从产品要实现消费需求看,质优价宜、花色品种、文化应对、精神默契是主题,也是供给与需求应对的主旋律。

  成功暗藏着危机,功成意味着无事可干,恰好世界经济和国民经济进入了又一个转型期,举国上下秉持新常态运行,卷烟消费预期悲观,加上各主体多年沉积的问题,烟草行业近两年发展矛盾集中表现为:“四大难题”凸显、“三大压力”叠加,基础脆弱、低位运行、任务艰巨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面对这一严峻形势,一些中烟公司进入无效竞争的盲区,一些中烟公司或者中烟公司的一些工作迎来了茫然失策,疲于应付,无效叠加,以错纠错的乱常态,并形成一种荒生态,这加剧了中烟公司及其卷烟工厂制造力的分化。一是行政化趋向日益明显。

  二、擦亮行业“回报灰区”,再次提高卷烟工厂贡献力

  为了回报而生存,有了回报而发展,这是国有企业的朴素本质,卷烟工业尤然,全国300多家烟厂时尤盛;90年代中期,中央地方分税后,烟厂仍然是纳税大户,地位不减、地方投入依然;中烟公司组建初,卷烟厂尚能按原主产品牌争得计划分配,精心于“自有”品牌也是多为地方创效益的有力行动;到了中烟公司成熟运行的当前,生产计划成为核心资源,也成为调控企业发展和平衡所在地利益的主要载体和表现形式,卷烟工厂仰仗下达的计划及配套的资源而生存,但只能仰望依赖,工厂没有改变中烟公司计划的前置条件,工厂的付出与贡献以及其他影响因素被排除在外。

  一要大力支持老少边穷地区烟草经济发展,优先照顾、重点支持,加快老少边穷地区烟草经济发展,努力保持行业共同发展。服从和服务于脱贫攻坚的大局,坚决响应党中央“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号召,积极帮助广大烟农脱贫致富,积极帮助烟区改善生产条件、推行环保集约种植模式、探索特色烟叶和特色涉烟作物轮作套种,提高烟区综合生产效率与效益;探索参与乡村振兴计划,行业增量部分效益分类分级精准推进烟草属地企业参与地-水-草-矿-沙-景的自然资源现代化生产,进一步筑牢烟草的社会责任基础。

  二要探索既有资源(含指令性计划)调剂和新增资源分配的新路径,紧密耦合资源开发利用最大化的经济学原理。在市场化竞争中,注重利用计划手段平衡卷烟工业区域发展,更多地向卷烟工厂所在地老少边穷地区、所在地新工业区、烟叶区、气候适宜区、省际咽喉区倾斜,以市场手段中激励行业格局改革,更多鼓励省内工厂合并建设生产,适度考虑行业未来组织体制改革和机构调整的必要性,在科学持续大幅压缩卷烟工厂数量和增强卷烟工厂现代产能的同时,争取卷烟财税体制改革,督促中烟公司给予卷烟工厂更多资源和自主权,促进卷烟工厂利用市场竞争手段焕发活力。

  三、探清“人事凋敝”雷区,用心构建整体和谐力

  企业发展不会一帆风顺,危机四伏是常态,在经济大背景变革、行业重新洗牌的情况下尤盛,往往表现为气场紊乱,人心浮躁,人与事生机萧条,这俨然是企业生存发展的雷区,探清和排除隐雷是智者所为。人和事是公司自身内生力量的源泉,纵观国内外企业的组织行为,沿袭中华传统视物观,笔者将其形象浓缩为“文、会、事”三大件。

  文会事,说到底是人的事。在看清中烟公司与卷烟工厂“文会事”的基础上,普遍存在这些管理手段“为了谁,解决什么矛盾”的问题不明朗,就一个独立的企业而言,研产销是核心业务,附之因此产生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并对其进行管理,而本文研究对象的核心业务和附带业务已严重失衡,从根源上看“文会事”是虚浮的、大多数业务的内涵不在其中,由此涉及到的众多“人”自然也难逃无所适从的命运。

  因此,赋予卷烟工厂事业使命,下达卷烟工厂业务指标,并将其与之相应的竞争力联系起来,参与到公司内部乃至行业的竞争,适度回归独立企业的职能是条件充分的、理由必要的;在操作这种经营变革的过程中,会使中烟公司间产生新的竞争和差异,这又恰恰是行业顶层乐意见到的改革活力,谋划和推动这种行业内部的变革必将有助于自身供给侧改革质量的提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