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在线视点>三悦有言>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要完成任务 更要出色地完成任务
2020年05月07日来源:三悦有言公众号

  在度过相对平静,准确地说,略显平淡的“五一”小长假背后,是整个社会都在不断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每一个个体也在或积极、或被动地调整自己的疫情预期,包括对疫情风险性、危害性和长期性的认识与判断,那些触目可及、置身其中的“可玩可不玩就不玩、可买可不买就不买、可去可不去就不去”,也往往源于疫情预期的不确定性。

  是的,在期望的报复性消费迟迟没来。也许,根本不会到来。之前,理性、克制,甚至更多无奈在消费意愿中占据了明显上风。不管是线下的景象,又或者线上的数据,除了类似于医疗、健康、食品这样的刚需有所保证之外,绝大部分行业都在经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风险,疫情的全球蔓延、持续失控,让瘪下去、捂起来的钱包重新鼓起来、打开用的难度和过程都在增加。

  还是维持之前的判断,情况在不断好转是真的,压力仍然很大也是真的。

  因为这是行业不可能抽离的外部,没有风景独好,有的只是负重前行。举个简单例子,在生产经营恢复正常的过程中,刚需确实是稳定销售的最大支撑,但如果外部环境仍然没有明显的好转,钱袋子鼓不起来反而瘪得太快,刚需这个基本盘还会稳得住吗?或许最开始还只是结构层上的消费降级,但久拖下去就不会体现为规模上的销量减少?不能夸大风险,也不要低估困难。

  所以,前4个月(销量、结构、收入、税利以及重点品牌)的增长,并不完全是真实需求、真实消费、真实状态的真实还原,行业指标到目前为止的企稳向好,更多体现出烟草专卖的制度优势,烟草行业的执行能力,以及前两年重新坚持“总量控制、稍紧平衡”所打下的市场基础。要肯定举行业之力的作用,也要看到需求完全打通之前的局限。

  这样的判断,既有助于我们对目前的目标进度有更加清醒的认识。不能因为已经实现的进度,就相信接下来一马平川;不能因为行业指标的向好,就忽略零售客户的压力;不能因为刚需的托底,就确认市场状态的回暖……正如高层三个“不能松劲”的判断和提示,不仅要高度警惕“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态、松劲心态”,更要预防对于问题和困难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也有助于我们对外部的环境形势有更加准确的把握,虽然很难确定全球疫情蔓延以及疫情防控常态化对全球经济、生产生活进而卷烟消费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以变应变将会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应对常态,但也不能因为滞后效应或者口红效应就心存侥幸,毕竟钱袋子才能决定烟盒子,增强预见性、主动性和针对性不是喊口号,多想想“如果不行怎么办”,而不是迷信“一定行”。 

  一方面,全面完成今年的目标任务是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要求。前4个月的进度,为实现这个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尤其从3、4月份的情况看,既要肯定之前的努力,也要对压力面前实现目标保持信心、保持定力;另一方面,还要做好肩负更大责任、做出更大贡献的准备,这对于行业而言,意味着下一阶段还要承担更大压力、面对更大挑战。 

  如果说之前更担心日子好过了之后,大家就瞎折腾,搞形式主义,做表面文章。现在则是顾虑,为了完成任务就不管不顾,只有态度端正而失之方法正确,在压力面前只能一味地加大投放、加快投放,不管基础、不要状态、不顾规范地搞大水漫灌、宽松饱和,又重复走过去的老路。换句话说,不仅要完成任务,更要出色地完成任务。 

  何为出色?

  一、当前可承受。之前为了追赶进度,很多地方的市场状态、品牌表现从“最好水平”滑倒了绷得很紧,随着复产复工力度的加大和生产生活的常态恢复,情况也在不断地好转,但之前的“紧”和现在的“好”都是相对的,“紧”的时候,并不至于惊慌失措,“好”的背后,仍然有不能回避的问题和困难,不能因为进度起来就放任自流、听之任之。

  更重要的是,“五一”过后,市场又有哪些新情况?高端品牌的动销、价格、库存有没有好转?低价烟的供应紧张有没有缓和?供非所求、供过于求、供不应求的矛盾有没有纾解?搞清楚这些,才能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只有心中有数,“当前可承受”也才不会疏于表面。在坚持严格规范、落实“十六字”调控方针的基础上,一手解决问题、补齐短板,一手稳定预期、调整状态。

  二、长远可持续。以眼下而言,除了指标要好看,关键是状态可持续,首先就是在保证进度的同时,最大限度预防次生灾害,减少并发症、后遗症。把库存高限、价格下限阶段性地往前顶一顶不是不可以,但顶哪些品牌、哪些产品,顶到什么程度,顶多长时间,需要在精细、精准两个维度的技术升级,也就是从下定决心“多投”到精心测算“投好”。 

  这是一个前提,更进一步的动作,则是积极应对疫情过后的新趋势、新变化。社交性、礼节型、聚集式消费减少之后,如何更好地维护刚需?基于安全性、便利性和合法性的考虑,如何更好地满足消费升级?围绕满足需求变化、应对外部竞争,如何更好地用新技术改造传统产品、扩展新型产品?这些,既有迫在眉睫、立竿见影的一面,更有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一面。 

  比如说,眼下部分市场的低价烟(包括一些建议零售价在55-60元左右的低三类烟)明显供不应求,不仅呈现出低价烟比高端烟更赚钱的过高批零价差,也推高了真烟外流的市场风险。然而,这部分刚需显然不在工业的视线范围,可以理解工业的难处,但这样的供非所求,所制造的供需堵点,对于行业的伤害肯定不止于眼前的销量损失、规范压力。

  如果单纯地敲打工业,对低价烟产销严格打表、严格考核能治标但很难治本,能解决眼前但很难保证长远。基于供需堵点的打通,以及疫情防控常态化的长期性、复杂性,一个是围绕优化生产力布局,对低价烟包括低三类烟产销有一个再平衡,更好地从品牌、数量、时间上匹配供需;另一个是通盘考虑税利、成本等因素,有效解决工业生产低价烟的成本压力、税利矛盾。 

  在这个意义上,跟上进度,不足以喜;仍有压力,不可以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