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控烟也成为“快闪秀”时……
2016年12月15日来源:烟民在线作者:老烟民

  烟草在线据烟民在线报道

  前情:一男子欲在办票大厅吸烟,某偶像团体成员上前劝阻而男子并不买账,正当争论声越来越大,现场响起音乐声……。12月5日是第31个国际志愿者日,偶像团体作为青年志愿者代表,在虹桥机场2号航站楼以一场反转“剧情”的快闪宣传控烟,引发现场旅客关注。

  对此,网上的评论褒贬不一。有网友坚决支持控烟活动,也有人指出这种作秀实属博人眼球,对有着正常嗜好的吸烟者来说有失公允。

  快闪秀,是指通过互联网或手机联系等现代即时通信工具使现实生活中互不认识的人,在特定地点、特定时间聚集后,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行为”,然后迅速分散的活动。参与者通过一次快闪行动,力图暂时缓解和释放自我内心郁积的焦虑,使在强大的现实和社会面前软弱和无力的感觉得到暂时的纾解。

  单不说这种快闪秀的活动方式是否有非法聚集的嫌疑,作为一个烟民的角度来看,总有一些“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的感觉。在当今的社会,烟民早已经习惯了被歧视,虹桥机场也关闭了吸烟室,烟民已经不能在机场吸烟室抽烟了,为什么还要用“快闪秀”的方式在烟民的伤口上撒把盐?

  公共场所本来就是禁烟的,文明的吸烟者大都自觉遵守规定,以期保留现在本已十分狭窄的吸烟空间。但本次快闪的表演者为了吸引眼球,刻意在机场吸烟的行为,版本设计过于牵强,无法令人信服,尤其是虹桥机场已经关闭了吸烟室,烟民更不可能如同“快闪秀”设计的情节那样不管不顾地在机场吸烟。

  在当今躁动的娱乐圈中,一些不入流的明星通过作秀的方式吸引人们的眼球,以求达到哪怕只是过眼烟云般的效果。与以往快闪主题大多为搞笑或是膜拜纪念不同的是,这一次活动的主题矛头指向的是口无还嘴之力的烟民,在道德上凌驾于烟民之上,他们俨然成为了正义的化身。

  我是一个烟民,我不为我有吸烟的习惯感到耻辱,吸烟是成年人自主的选择。我遵从不在公共场所、老人儿童面前吸烟,我会把烟灰、烟头放到垃圾桶里,我会在吸烟时非常谨慎地审视环境,避免引起各种各样的麻烦。作为快闪一族,你们可以通过“无厘头”的游戏在公众面前表现自我、张扬自我、寻求刺激,也可以通过活动找到你们存在的意义,但拜托,别再把矛头指向烟民一族,因为在当今社会,烟民已沦落为弱势群体。

  我非常认可“文明吸烟、理性控烟”的观点,人们应该相互理解、相互宽容。当我看到控烟快闪这样的报道,当控烟也成为快闪秀的时候,对烟民而言,还有什么公平可言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