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烟环境日趋严格 烟民们何去何从?(图)
2016年12月26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谷越

  烟草在线专稿  对于烟民朋友们来说,2016年他们可能有一种感觉日益深刻,那就是可供吸烟的地方越来越少,作为烟民受到的责难越来越多。

  继去年北京首都机场的14个吸烟室取消之后,上海机场的吸烟室也要取消了,而且不仅包括机场,还有火车站。据了解,目前我国已经有18个城市制定了地方性控烟条例。今年,国家级控烟条例已经列入《国务院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正在按立法程序修订推进中。在地方层面,《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实施后,上海控烟条例也在讨论中。

  18个城市公布禁烟条例 ,北京,上海,深圳等全国重点城市机场、高铁站都纷纷取消吸烟室……不得不说,控烟的压力越来越大。

  吸烟与控烟是个两难命题,尤其是中国拥有三亿多烟民,政府做的任何决策都能对这三亿多烟民产生很大影响。上海取消吸烟室的政策一出台,网友们就热议非常,更多的是不赞成。为什么?

  随着社会发展,人民文化素质和健康观念逐步提高,卷烟作为一个既对抽烟者本身有害又对周围人群有更大危害的事物,逐渐成为注重健康环保人士、反烟人士的眼中钉、肉中刺,大家恨不得立马诛之而后快。 

  然而我们必须看到,控烟并不是一道1+1=2的简单的算术题,在这个过程中,有多方角色和多元价值在角力:政府部门、烟草企业、烟农、消费者、反烟人士……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合理诉求,非烟民与反烟人士有自己的诉求,同样,烟草行业以及相关的上下游企业、消费者同样也有自身的合理诉求。

  一方面,吸烟和被动吸烟造成了巨大的疾病负担,同时另一方面,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烟草产销大国,中国烟草总公司所生产的香烟占全中国消费量的92%,而这相当于全球消费量的三分之一。烟草税收一直是我国的最大税源之一。在国际烟草巨头的竞争下,“全面提高中国烟草整体竞争力” 成为政府制定的烟草行业策略。烟草大省也是烟草产业的受益者。全国有24个省种植烟叶,云南烟叶产量占全国总量的39.9%,贵州占14.8%,四川占8.7%。这些地区高度依赖烟草税收,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改变“烟草财政”需要较长的过渡时间。从经济效率的角度看,控烟措施会减少烟草消费量和烟草产业利润。在严格控烟的形势下,控烟是否降低了烟草产业的效率?控烟应留给烟草产业多大的空间?烟草产业的发展与烟草规制如何找到折衷点?

  在大众普遍认识到烟草对健康有害的今天,社会作为一种调节机能而对吸烟场所进行一定的限制本无可厚非,但是一刀切的禁烟方式是对一部分人的权利的一种侵权和剥夺,这也是上海机场及火车站取消吸烟室的新闻发布之后,很多网友都表示反对、甚至有很多非烟民也对这一政策表示不理解、对无处吸烟的烟民群体表示同情的原因。

  控制吸烟的危害完全有必要,但是在立法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考虑到民主——使得各方合法利益和权利得以并存,立法者还必须充分考虑到法治——使得所立之法有理有据,使人心服口服具有完全的可操作性,才能够更好地实现法治。根据社会现实而采取的灵活和妥协,反而体现了立法的理性与进步。

  世界各国在控烟立法的过程中,在探索深化控烟进程中,都采取了因地制宜的理性做法,是与社会各方进行了充分协商并达成的共识,是兼顾到各方利益及权利的结果,中国政府在制定控烟政策时,也必须寻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

  在国家层面,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应该兼顾到多方需求,吸烟者的权利也应该考虑。控烟政策不能从单一的道德指向出发,歧视烟民或者剥夺烟民的权利,只能对公共场所的吸烟自主权采取管制措施,除此之外的私人场所,不能妨碍和侵害吸烟自主权的实现。控烟广告不能宣传和丑化烟民的形象,将烟民当作边缘群体。采取烟盒朴素包装而不是印制冲击性画面的做法,尊重吸烟者的消费权。在餐饮娱乐场所设置吸烟区、火车等交通工具上设置吸烟车厢,并让其适合吸烟者使用,这些做法都是在尽量不影响公众环境和健康的前提下,给吸烟者设置的合理空间。控烟不是禁止吸烟者吸烟,而是逐渐普及健康宣传的过程,只能通过宣传教化而不能通过外力加以强制。

  在烟草行业层面,烟草当下所能做的应该做的,是按照“维护消费者利益”的法定职责,在做好“有计划地组织烟草专卖品的生产和经营,提高烟草制品质量”的前提下,更好地满足消费者的合理需求,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另外,如何把消费环境建设从口号式的动员具体为实打实的行动——按照京沪深控烟条例的相关要求,“有条件的可以设立吸烟区”,同时设置相关的标识、烟具、消防措施等——这只是一个很宽泛的表述,如何在政策允许的公共场所科学选点布局吸烟区(室、点)建立公共场,所吸烟区(室、点)和零售终端消费体验区,配备吸烟便利设施,加强后续维护管理,保障消费者便利吸烟需求,营造良好的卷烟消费环境。这些事情,既在法律许可的范围,更需要具体的实施。

  在消费者层面,除了法律的规范和控制,控烟最终有赖于市民素质和文明程度的提高。烟民作为消费主体,是卷烟消费和控烟最关键最主要的对象。国家和政府应该进行正面广泛宣传,在政策法规的规定下引导广大人民健康合理的抽烟,学会理性控制自己的烟瘾,通过卷烟替代品或者转移注意力等减少每天的抽烟数量。如果每个烟民都能够控制自己的吸烟行为,整个社会形成好的风气,大家都不在公共场合随便抽烟,都不嗜烟成命,理性抽烟,少抽烟,抽好烟,这样烟草行业既能有序健康发展,控烟举措也能得到有效地贯彻落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