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两个卷烟零售户
2016年12月13日作者:胖子

  烟草在线专稿  作为一个吸烟三十几年的老烟民,跟无数个卖烟的打过交道,但有两个卷烟零售户让我印象深刻,在记忆中挥之不去。

  1997年,作为课题组成员,我们对全国卷烟市场进行调研。第一站,我们走访沈阳市场,那已是10月底,东北的天气已经很冷了,走在大街上,瑟瑟的寒风吹得我们直打哆嗦。在一个街角,我们看到一位老人,面前支着一个简易的木制的烟摊,上面摆放十几种卷烟。我们走过去,简单地问了一下什么烟好卖,大家都接受什么样的价位。具体是什么样的回答早已忘记了,但接下来的对话却始终在我的脑海里。

  问:大爷,您今年高寿了?

  答:我今年70了。

  问:那您为什么还要出来摆摊呀?

  答:儿子、儿媳妇下岗,要补贴他们呀!

  问:您没有退休工资吗?

  答:有啊,但不经常发,单位效益不好,这不十一,才给发了一个月的退休工资,问过领导,差的前几个月的工资呢?领导说,给你一个月的就行了,不带找后账的!(老人用军大衣的袖子,擦了擦冻出来的鼻涕)

  问:那您为什么不干点别的?非要大冷天出来卖烟呀?

  答:岁数大,体力也不行了,好歹卖烟收入能稳定点。

  老人的话让我们每个人听了都很心酸,都纷纷掏出钱来,买了老人很多烟。

  11月中旬,我们来到顺德。广东的天气依然很热,这里的经济水平在全国都是中等偏上的。在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门前,我们见到了一个比较大的烟店的老板。

  问:您这里什么烟好卖呀?

  答:高档的,8块以上的,外烟也好卖,万宝路啊,三五啊。(1997年的卷烟价格,广二厂出的软包双喜是4块5,地产烟威龙的价格在2块5左右,万宝路、三五在8到10块之间)

  问:好烟这么好卖,那老板您岂不发大财了?

  答:哪里呀,不是我想进好烟就酒给我进的了,你要一条高档烟,要搭三条低档烟,这里的人都好面子,搭那么多低档烟怎么卖的出去啦?

  问:您平时抽什么烟呀?

  答:我烟瘾大,平常是一包卷烟,两包水烟丝。

  问:有卷烟了,为什么还要抽烟丝呀?

  答:抽不起啦,就是卷烟,你看我左右兜里都各放一包,这个兜里放的是万宝路,是给客人抽的,你看这个兜,是双喜,我自己抽的啦。

  一北一南的两个零售户,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时候的零售经营生意是真不好做。一个跟东北经济大环境有关,另一个则反映出当时烟草市场的混乱与不规范。

  从1997年到2016年,20年间,国家出台了各种政策来振兴东北经济,东三省的经济水平也在逐步提升(当然还需要更好一些)。经济的提振让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也刺激了卷烟的销量。

  这20年来,烟草行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行业经历了从坐商到行商、从建网管网到用网、从城乡大配送到现代物流。可以这样说,行业的每一次蜕变或华丽转身,永远是围绕一个中心议题——零售客户。不再是我给你什么你卖什么,订烟更加方便,市场更加规范,服务更加贴心,烟草行业为500万个零售户提供的服务越来越人性化了。而国家、行业所做的这些努力,从微观来看,正是不让上面的两个零售户的窘境再重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