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控烟臆想之臆想(图)
2017年01月2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胖子

  烟草在线专稿

  上班的路上,听播音员念新闻,其中一条很有意思……

  说俄罗斯控烟人士给政府提出了一条控烟建议,希望政府立法规定所有2015年及其以后出生的人都没有资格在俄罗斯境内购买烟草。建议一出,舆论哗然。俄罗斯人怎么评价的,播音员没有说,倒是两个播音员之间的对话更有意思。

  下面是男女播音员对话大致复盘:

  男:不会吧,有点异想天开的味道哦。

  女:是啊,现在一两岁的小孩,2035年之后没有资格抽烟。

  男:这是剥夺了未来人的选择权啊。

  女:以前是小孩给大人买,那以后就大人替小孩买呗。

  男:说到这里倒让我想起小时候,常常替爸爸买烟。说实话,哪个孩子没有替长辈买过烟呢,买的最多的就是烟和酒了。

  女:我跟你不一样,除了买烟,我买的最多的是油条。用根筷子,串起一串油条拿回家全家享用。

  男:看来真说不清楚我们两个小时候谁的生活更不健康了。

  ……

  这是北京最火爆的音乐台主持人早间节目的对话片段,不自觉地对所读新闻的反应。自己作为一个烟民,觉得主持人说的没错。

  控烟是政府从公共利益出发做出的规制烟草生产和消费的决策,其涉及的首要问题是控烟是否侵犯了吸烟者的自主权利。俄罗斯新的反烟草构想,带有强烈的家长管教孩子的意味,你可以鼓励健康的生活方式,但不能实施可能引起社会排斥的禁令,换句话说,家长无权干涉孩子们长大以后选择的生活方式以及嗜好。

  在我们小的时候,每个人都被家长、老师问过长大以后要做什么,上小学的时候写过无数次作文—我的理想,但等我们长大了,要考大学了,有哪个学校、哪个专业是我们真正自己选的?很多是为了顾及父母的面子,或者是他们认为我们以后应该从事哪样的职业去选择的。大人把他们的意愿强加在了我们头上,规定了我们以后要走的道路。当孩子时,要听父母的。但长大当成为父母后,却把父母的那一套用到了自己孩子的身上,循环往复。努力把孩子塑造成自己想要实现的目的,不少父母把自己一生的遗憾寄托在孩子身上,逼着孩子往自己认为是正确的路走,既使孩子不喜欢、不高兴。在吸烟的问题上也是如此,很多家长认为吸烟有害健康,即使在孩子成年以后,也严格限制他们吸烟,完全不考虑吸烟是成年人合法的选择,是一个正常的嗜好。看来,有一些其他国家的控烟办法也是那些带有家长意味的专家制定的,否则就不会想出这么奇葩的办法了。

  吸烟是人类社会进程中形成的一种文化传统,是吸烟者选择的一种生活习惯。吸烟是烟民群体的偏好表达,当其行使吸烟权力时如果不对他人的健康造成危害时,它是人们的一种正当权利。现阶段,吸烟作为我国的一种社交文化是被传统的伦理道德所允许的。卷烟已经成为中国人社交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吸烟者权力等级及身份地位的象征。而且,私人场所的吸烟没有危及公共利益,所以,吸烟者的吸烟自主权是正当的。

  不过,自由权利的本质不是为所欲为。判断自由与不自由的关键在于“是否对他人造成了伤害”。如果吸烟行为对他人身体健康造成了危害,对社会造成了利益损失,例如二手烟雾对被动吸烟者造成的健康伤害,那么政府可以从公共利益出发制定道德规范管制吸烟行为。

  另外,烟草产业能为政府带来财税收入,是经济效率的体现;烟草消费会损害吸烟者及相关群体的健康,增加公共卫生资源的负担。决策者需要恰当平衡经济效率和公民健康的关系,俄罗斯提出的这种一刀切式的管制措施,确实是能减少吸烟带来的危害,但是经济效益就不要了吗?

  如果进行一刀切式的管制,那么只有家里是吸烟者可以安全吸烟的地方,最终的控烟措施就是宣布吸烟非法,但是吸烟行为仍然会持续,吸烟交易会在黑市进行。然而,这无形中会增加低收入上瘾者的负担以及诱发烟草走私。

  控烟是减少危害,但不能用良善的愿望做违背别人意志的事情,更不要为未来的青年做自己的选择;控烟是一种妥协,是一种引导,而不能带有更多的强制。在控烟的问题上,需要多一些理智,少一些极端。提倡文明吸烟、理智控烟才是明智的选择,俄罗斯应该如此,对于中国,也该如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