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勇立潮头,敢为人先”——这才是游泳应有的境界
2017年03月2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九叶

  烟草在线专稿

水调歌头·游泳
毛泽东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
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游泳是诞生在江河湖海中的一项运动。据史料考证,游泳这项古老运动产生于居住在江、河、湖、海一带的古代人中间,他们为了捕食生存,学会了游泳。如果说在泳池里克服水的阻力奋力前游已经是对自我意志的挑战,那回到江河湖海里游泳,则需要面对潮水涌动所带来的更多艰难险阻,是一种直面自然力量的挑战。

  我国自古便有歌颂人在水中弄潮搏击的诗词,像宋代文人潘阆在《酒泉子》一词中就曾写道: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他以白描的手法将弄潮儿英勇无畏、搏击风浪的形象勾勒了出来,让人不禁心生敬佩。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曾经和他的同学在湘江中畅游,写出了“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豪迈之句,显示了非凡的气魄和抱负,这就像一处伏笔,预示了从湘江走出的少年,带领中国人民在帝国主义的海洋中劈波斩浪,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成为时代造就的伟大弄潮儿。

  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

  如果说湘江“击水”来源于恰同学少年的朝气蓬勃,那毛主席后来在长江中的多次畅游,则是而他敢于同自然挑战,敢于同风浪搏击的真实写照。
  1956年5月末,毛主席乘坐专机从长沙飞往武汉。当专机飞临武汉上空时,毛主席走进驾驶舱俯视武汉三镇,当看到正在兴建的武汉长江大桥的桥墩时,萌生了横渡长江的念头。其实,早在1956年的春天,毛主席就打过招呼,他要去武汉游水,横渡长江。到达武汉后,一下飞机毛主席便对接机的人说:“游水去!”他乘坐渡轮到达下游江面上抛锚后下水游泳。

  在这次横渡长江的过程中,江面一度刮起了五级左右的风,等候在江心的小船立刻准备接毛主席上船,他却问身边的人:“游了多少时间?”身边人说:“45分钟了。”但毛主席意犹未尽,一边继续向东游,一边说道:“还不到1小时嘛!”然后又游了了20分钟,直到渡过长江。游泳上岸后的毛主席显得精神焕发,挥毫写下了《水调歌头·游泳》一词,其中写道: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余。毛主席当时已经63岁,不再是风华正茂的时光,但与当年在湘江中畅游的少年相比,那种敢于挑战的无畏精神却依然没有改变,并且多了一份从容和自信。10年后,73岁的毛主席再次横渡长江,全国人民为之沸腾。当年的《人民日报》是这样报道的:“毛主席在浩瀚的江面上,时而挥臂侧游,拔开层层波涛,破浪前进;时而仰卧水面,看万里碧空。毛主席说:“长江水深流急,可以锻炼身体,可以锻炼意志”。

  彼时,新中国正处在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毛主席横渡长江的举动成为一股精神力量的源泉,激励了各条战线上的人们。为了纪念毛主席第一次游长江,以及社会主义改造所取得的成绩,武汉卷烟厂推出“游泳”牌香烟。起初,这种香烟是限量供应的,要有一定级别层次才可买到,包装上没有印制标码及焦油量等信息。但近水楼台先得月,武汉市居民当时也可以凭票每月购买2包“游泳”牌香烟,价钱为0.25元一包。由于“游泳”香烟只供应本地人,外地人则无法买到。一时间,这包烟变得十分枪手。许多外地来武汉出差的人都以能带回去一条“游泳”香烟当作莫大的荣耀。

  老版“游泳”烟标

  人们对于“游泳”香烟的追捧,让这包烟变得十分畅销,武汉卷烟厂也不得不加紧生产,却依然无法满足人们的购买热情。武汉卷烟厂曾经连续9天不间断生产“游泳”香烟,甚至连春节期间都没有放假,可见当时人们对于这包烟的认可。当然,除了毛主席横渡长江的精神感召力量外,还有就是这包烟的品质在当时看来的确不错,许多抽过这包烟的人都觉得十分好抽,这与“游泳”优秀的制作工艺和配方息息相关。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

  “游泳”卷烟在1984年停产,此后市面上就再无整条装“游泳”真品,属于“游泳”的时代成为了过去,但许多老烟民依然很怀念它。市面上因此出现了一些“冒牌货”,价格也被烟贩炒得令人咋舌,市场需求却依然不断。可见,即使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游泳”卷烟依然有着强大的产品号召力。

  其实,湖北中烟在2011年为了向曾经的一些老牌号卷烟致敬,推出过一款概念产品,名为“黄鹤楼·流金岁月”,其中包含了很多经典老牌号,每个牌号卷烟一包。“游泳”便是其中之一,但这款产品并没有上市。不过人们又再次看到了仿佛穿越时光而来的“游泳”卷烟,回想起了那些热血沸腾的年代。


并未上市的“游泳”概念产品

  经典总是让人难以忘怀,更何况那“万里长江横渡”的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昔日“游泳”不再,今日精神永存。“游泳”当年停产的原因也许复杂,但这包昔日的经典产品,在人们的难以忘怀中,在不断变换的市场格局中,不应再是“养在深闺人不识”,更不应成为造假者的依靠,它所具有的优秀产品基因仍然存在,它所承载的精神力量,在新时期仍然被需要。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烟民望穿秋水的期盼。

  基于市场和产品的双重考量,在时隔30多年后,湖北中烟再次将这一经典老牌号推到了人们面前。这隔了数载光阴的再次相见,他们是慎重的,毕竟半个世纪前的那包“游泳”卷烟获得了极大认可,而这老牌翻新后的产品自然不能输于当年。

  这不输于当年的底气何来?湖北中烟的回答是“匠心”。当下,人们动辄提匠心,似乎这又是一个即将泛滥的词汇。但“匠心”究竟是什么呢?当然,人们提起“匠心”,首先想到的是对产品品质的精益求精。其实,精益求精是“匠心”的基础,是必须拥有的基本特质。这也是湖北中烟对待产品的一贯态度。而在“游泳”这包卷烟的推新上,除了品质保证,湖北中烟用自己的行动为“匠心”做出了注解。

  纵观近两年的中国烟草行业,卷烟销售的低迷,加速了各家卷烟生产企业的新产品推出频率,但这些新品很多创新乏力,只能在包装上大下功夫,却难免落入徒有其表的窠臼。而湖北中烟推出的新版“游泳”卷烟在包装上并不十分惊艳,甚至没有沿用老版产品的包装,虽然那样可能会迅速引起一定的关注度,但他们没有那样做。与老版“游泳”那种自带的热血沸腾的时代气质不同,新版“游泳”采用了藏青色包装,主设计元素采用了毛主席手书的“游泳”,有一种低调的沉静。但这种简素包装并非随意为之,它的良苦用心在于,力求做到环保,使人们不被外在所束缚,从而回归到产品本身。当你拿到这包卷烟之后,你就会明白,简雅的背后是以一种更克制的方式向人们展示了一包品质卷烟的格调所在。

  新版“游泳”颜值不俗,但它却偏偏更爱拼“内涵”。人们习惯称卷烟为香烟。既然是香烟,那香气对于卷烟来说至关重要,“烟为其表,香为其本”就是这个道理。但现在市面上很多卷烟是用了外加香精的人工调香,这种卷烟产品的香气可能会更加多元,但对于中式卷烟来说,它的本香仍然是来自烟叶的香气。香精香料只能是辅助,烟草本香才是品质的基础。新版“游泳”正是回归烟草本香的一款产品。它对烟叶原料的选择极为严格,工人们通过精挑细选,力求保留质量状态最佳的烟叶部分,然后采用不同的烟丝配比来还原烟草本香。湖北中烟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在配方、工艺方面都为新版“游泳”提供了大力支持,但这种支持并没有喧宾夺主,他们在产品上所采用的各种技术工艺,都是以能够激发烟叶原料本香为目的,都是围绕打造新版“游泳”烟草本香这种产品特质所服务的。

  并不乐观的市场形势,让各大卷烟品牌的厮杀变得更为激烈,通过产品出奇招相信是各家企业都在思考的问题。但在这种异常复杂和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新版“游泳”却以一种低调的形式回归,颇有成竹在胸的气势,这种自信也许就像毛主席所说: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勇立潮头 敢为人先

  湖北烟草工业在“游泳”盛行的年代也一度达到了自己的辉煌时期,除了“游泳”还有很多经典牌号卷烟,像“永光”、“大桥”、“乒乓”等,都是鄂烟辉煌年代的经典产品。那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年代,人们在时代精神的感召下,敢于拼搏,敢为人先,用潮头勇立的实干行动缔造了属于湖北烟草工业曾经的荣光。

  物换星移,沧海桑田。在历史和市场的起伏中,湖北烟草工业在达到第一个巅峰后,因为各种复杂因素又渐渐归于平淡,这种平淡在长期的消磨中,滑入了低谷。20世纪的最后几个年头,对于湖北烟草工业来说是一段暗淡的时光,曾经的经典卷烟牌号沉寂,全省18家卷烟生产企业内耗严重,那曾经引导他们的精神之光陷入了黑暗。

  千里长江奔腾不息,江中波涛翻滚,似乎在拷问着人们是否依然有勇气弄潮搏击?关键时刻,湖北烟草人再次觉醒,擦亮那积灰的精神图腾,冲破束缚,勇于变革,用实干走出了一番新的天地。

  于是,我们看见了“黄鹤楼”品牌的崛起,看见了一款又一款优质卷烟产品的热卖,湖北烟草人再次以“勇立潮头,敢为人先”的精神收复了属于鄂烟的荣光。

  新版“游泳”的回归似乎像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它追溯湖北卷烟工业接近半个世纪的发展轨迹,折射出了这个拥有悠久历史卷烟企业的精神骨血——“勇立潮头,敢为人先”。在中国烟草行业这条不断奔流的长河中,湖北烟草工业就是那个敢为人先的泅渡者,搏击风浪,勇立潮头,才会有“游泳”时刻的“极目楚天舒”“胜似闲庭信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