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民吸烟不易,买也不易
——我在那么多次看父亲吸烟时,窥见了吸烟人的生活底色
2017年04月0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麦丁

  烟草在线专稿

  “不管多么迥异的人生,都会被装进这只烟里,塞得满满当当。这是一个烟民的全部念想,也装载着这些人的回忆。”

  最近带着父母去广西旅游,对老两口来说算是长途旅行了。从北海福成机场出来,老爸可算是露出了笑脸,为啥?这一路从提前两个小时进入首都机场,飞行将近四个小时,再到下了飞机,老爹掰着手指数“俺都七个多小时”没吸烟了。出了机场赶紧借个火吸了两口烟。老妈埋怨道,“瞧你爸,见了烟比见他儿子还亲。”像这样的话老妈不只说了一次,老爸也总是乐呵呵的,像极了个做错事的孩子。此时还真是有些心疼这个辛苦了一辈子,只有爱抽烟这么一个爱好的老爸。

  烟民不是老鼠,何必人人喊打

  更多的时候,父亲蹲坐在门口,老妈在屋里和七大姑八大姨们一起数落着他。“前段时间因为身体不好,戒过一段时间烟,这不又开始吸了,浑身的烟味儿难闻死了。一天半包烟,拦也拦不住,我就看他抽烟烦,给他轰出去了。”后来父亲便每次都是蹲坐在那里抽烟,看起来十分可怜。父亲自工作开始便和工友们学着吸烟,如今退休了,还是爱这口,算算吸烟也得有40多年了。父亲爱烟,从和大家分享烟,自己在院子后面种烟自己卷来抽,到后来吸几毛钱一包的烟,再到现在吸十几二十块一包的烟,他靠吸烟认识了很多朋友,也靠吸烟排解了很多忧愁。可以说,吸烟的历史,也已经串起了他大半个人生,吸烟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可是不知道从哪天起,所有人都不待见他吸烟了。然后发现我们的身边已经不知不觉的被“吸烟是恶习”的舆论所包围。禁烟的声音开始渗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的生存环境,我们的工作场所,我们的活动范围,都被那个无比鲜明的红叉叉所占领,对于烟民来说,“像是一道糜烂的符咒,狞笑着宣布它的占领。”在北京尤为严重。北京最严禁烟令颁布之初,一篇报道里面提到,在六里桥长途汽车站,一个小伙子急匆匆走到曾经是“吸烟区”的地方,看到被木板封住的门和“禁止吸烟”的警示牌,他表示室内禁烟可以理解,也愿意接受。但对于室外人流密集或者排队的区域也禁止吸烟时,他说,“那去哪儿抽啊,北京哪都人多。”的确,现在的情况就是:在家里面老婆不让吸了,外面公共场所不让吸了,火车站机场也不让吸烟了,老板办公室都不让吸烟了,出租车老板也是以“车上不能吸烟”来问候……那么烟民吸烟还能去哪呢?

  母亲对父亲烟民角色的歧视与父亲保持40年的吸烟习惯的强烈冲击,我以为只能换来父亲的妥协。直到有一天,姐姐在父亲吸烟的地方放了个小座儿和一个高凳儿,高凳儿上放了个烟灰缸儿,从此父亲吸烟也便有了个雅座儿。类似这种的关爱,小编在之前做活动时也见到过,在一次征集文明吸烟图片的活动中,一个铁杆烟民发来了一张照片……

  据参加活动的用户介绍,这是老婆专门给自己另辟的一块吸烟区,还预备了简易的烟灰缸儿,这样的待遇,用户也是很能接受的。满足了自己的烟瘾而且也不影响家人。家人的优待,让烟民们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处”。

  烟民正当的吸烟需求难以满足

  以上两个例子是从家庭层面对烟民的理解和包容。但是上升到社会、国家层面上,对烟民的关爱,还是少了点人情味。

  我抽的烟叫什么,我想知道这款烟的哪些信息,没处查。

  一个是品牌的小名儿太多,太不容易记忆。若问老爸去烟店购买他最喜欢的烟,他也只会说:“来包23块钱的玉溪。”恐怕不愿意指名道姓的说成“玉溪(软)”。相对来说,有着产品名称更是拗口又难记,比如“苏烟(一品梅天地心)”的名字,让老爸全记住还真是难为老爸了。其实这样的情况太多,在在销的119个卷烟品牌中,每个品牌少到一个规格,多的几十个规格。可能一个烟民常抽的就那几款,恐怕也不能完全的叫上名字来。而很多企业还是一再一再的创新着新品的名称。其实把消费者与产品紧密相连,不仅仅是一味地推新。争取做到推一款,成一款,才是良性发展。在品牌延展性上,中华品牌则一直坚守,我就是中华,我的产品都在这一脉络上延伸,如中华(金中支),很容易理解到它的特点,以及它的品牌属性。

  另外,有些烟民想要了解某一产品的相关信息,还是无法查询到官方的消息。9月1日《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实施后,很多烟草制造企业的官网就关闭了产品展示的页面,开始只做企业的管理政工等方面的信息展示。相反,我们倒是能在一些论坛类的网站比如某悦网上看到一些信息,却无法确定信息的准确性甚至是真实性。往往有些规格已经不再售了,还在表格中显示为“已上市”。

  更多的烟草制造企业,抱着“宁可不做,也不要错”的心态,选择了隐藏自己产品制造者的属性。

  如今国内对烟草品牌传播的途径已经一缩再缩,但是烟民了解卷烟这种消费品的热情并没有缩减。从法律层面说,立法是为了更好的规范,但是在执行层面却少了指导和示范,难免会让应对者采取一刀切的方式来规避风险。

  其实,烟民们对产品的客观信息是有知情权的,同时也十分想要了解。新广告法对这一信息也并没有做限定。所以很多企业也迅速行动,比如陕西中烟官网的产品信息,既客观又简单明了,方便消费者查询。

  我想买的烟,不知道附近的店里有没有?

  大家都知道,在国内卷烟厂只能把自己生产的烟以调拨价卖给烟草局,烟草局则把卷烟批发给个体零售户,然后在买到消费者手中。同时,卷烟不可以在网上售卖。这样的专卖环境下,消费者想要买烟必须要到零售店里。但是我想买的烟,附近的店里有没有?我即使到店,能不能买到真烟?这样的疑虑普遍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可以探索出这样一条道路:和线下零售商合作,聚合他们的商品信息,向消费者展示,平台并不经手商品,只提供信息服务。就像“共享单车”一样,出现的重要原因源自“解决人们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今后的卷烟生产,也要切实做到解决消费者找烟的问题,满足消费者需求。从消费者的角度讲,市场需要一个烟草行业的“共享单车”,既能保证正品和实惠的价格,又能随时随地搜索到附近的店铺及卷烟商品;从烟草的角度看,如果有一个平台可以精准连接到烟民和烟草产业链上的企业,从而建立新的互动模式,就可以创造营销价值。据笔者所知,现在有个别企业也在尝试着做这样的平台,但是无论从规模上还是知名度上都还很不足,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官方的平台建立起来,是不是又会刷新一个新的卷烟消费时代呢。

  退休后的老爸还是幸福的,在家里至少还有个吸烟的天地来享受,也可以和来串门的叔叔大爷分享,点一支烟聊聊家常。然而走出去的他还是不太适应现在的环境,老老实实一辈子的老爸说:“秩序还是要遵守,可是也不能太让俺们抽烟的人难受。”“吸烟有害健康”这句话,他也知道。可是这句话,和多吃巧克力会长胖一样,我戒不掉巧克力,老爸戒不了烟。所以我很理解老爸的难受。控烟也不是一刀切的禁止吸烟,如何将制度控烟变为让烟民都能够接受的吸烟习惯的培养才是良性循环。烟企的一些消极的应对行为,和一些服务的不足,更是把烟民往外推,降低了烟民的消费体验。这样说起来,烟民吸烟不易,买也不易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