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本烟草专卖制度的改革变迁
2017年07月06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谷越

  烟草在线专稿  上个月,笔者在日本旅游时无意中走进了位于东京街头的“烟草&盐博物馆”,身为烟草爱好者的笔者当然好奇满满地走进去参观,琳琅满目的展品着实让笔者大饱眼福,特别是其中一面展示日本烟草发展历程的媒体墙格外引发了笔者的感触。

  媒体墙的主题是“超越世纪,烟草映射出的时代变迁”,从明治37年(1904年)日本烟草导入专卖制度,到昭和60年(1985年)专卖制度完成了历史使命后被废止,烟草事业开启了民营化之路,被日本烟草产业株式会社(JT)移管,这期间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日本社会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与之对应的烟草产业也发生了剧变。

  最早的烟草专卖标示牌匾

  作为与我国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是实行烟草专卖制度历史最长的国家之一。从19世纪末颁布、实行《烟叶专卖法》开始,到1985年废除《烟草专卖法》、《专卖公社法》为止,前后走过了长达87年的专卖历程,在世界烟草专卖史上也屈指可数。

  时光变迁,现在的日本烟草集团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三大国际烟草巨头,2016年全年实现21434亿日元的销售收入,营业利润达到5933亿日元,是不折不扣的强大经济实体。参考日本烟草专卖制度体制的改革,也能对我国烟草行业也有一定借鉴意义。

  日本的烟草专卖制度形成于明治维新时期,其目的在于垄断烟草经营、增加政府财源。一百多年来,日本烟草产业管理体制的变革过程大体经历了垄断-专卖-开放三个阶段:

  01

  第一阶段是1898年至1948年的国家垄断阶段。

  观察这个时期的卷烟制品的烟包图,可以看到诸如“爱国”、“忠勇”、“国家裨益”的字样处处可见,如下图。显然这是为了垄断烟草经营,为国家现代化建设积累资金,特别是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垄断经营的优势尤为凸显。这一时期日本政府直接实行行政管理与经营:1898年颁布《烟叶专卖法》;1904年实行《烟草专卖法》;1907年烟草专卖局进化成专卖局,对烟草、食盐、樟脑三种产品实行专卖。

  “爱国天狗”牌香烟

  从烟叶种植、烟草加工到烟草流通、进出口贸易等在内的人财物、产供销、内外贸集中统一管理的完全的烟草专卖制度,就正式建立了,日本烟草业也就成了典型的高度集中垄断的行业。

  02

  第二阶段是1949至1984年的烟草专卖阶段。

  这一时期日本经历了战争与复兴,经济高度成长,与之相适应的是一方面烟草产品也五花八门多种多样(如下图),另一方面广告宣传也积极向上,传递着积极向上的明朗印象,比如“今天也精神饱满 香烟也好味!”、“奔向光明的生活!”“喜欢的烟 快活地吸吧!”的广告,画面上的抽着烟的男性满足地微笑,既是为了美好生活,也是为了抽到的好味的香烟,旁观者看了也觉得精神振奋。

1964年东京奥运会纪念香烟

1969年万国博览会纪念香烟

经济高速成长期的纪念型香烟

  (依次为:1959年日本皇太子大婚、1964年维纳斯雕塑特别公开、1964年首都高速通车、1964年东海道新干线开通)

  同时,这个时期还面临着国际化与多种价值观的冲击,由于日本限制欧美产品的进口,而对欧美出口顺差较多,欧美特别是美国在对日贸易中多年出现大量逆差而产生的贸易摩擦,国际方面要求日本放开国内市场的呼声越来越强。日本国内的铁路、电报、电话等行业纷纷出现的民营化浪潮,也日复一日地冲击着高度垄断的烟草行业。

  深知国内烟草市场迟早有一天也会开放的,日本烟草开始提前为开放做准备,包括有意识地开发能与外国商品相竞争的烟草制品,比如“柔和七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1969年2月1日诞生的“柔和七星”香烟广告

  在专卖阶段的最后时期,昭和50-59年(1975-1984年),日本社会的经济高速增长开始停滞,社会出现了多样化的价值观,社会环境和消费需求也发生了极大变化。日本烟草认为卷烟产品作为专卖品也需要对消费者的需求进行调查、分析,在符合消费需求的基础上开发新产品。同时新商品发售之后还需要考虑商品的生命周期,及时调整销售策略,从而更好地迎接新的时代。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各种巨大压力之下,经过一番精心策划,取消专卖、废除关税的日本烟草改革已经呼之欲出了。由此,日本烟草的发展也进入第三个阶段。

  03

  第三阶段是1985年至今的民营化和国际竞争阶段。

  昭和59年(1984年)8月,日本国会通过了烟草改革方案,并决定从昭和60年(1985年)4月1日起正式实施。日本烟草专卖制度正式废止,日本专卖公社改组为日本烟草产业株式会社。实施股份制后,烟草厂家由原来的45家缩减到32家,员工由3.5万人减至2.4万人,烟叶种植面积呈下降趋势,由1990年的29964公顷下降至1999年的25725公顷。自1997年起,基本稳定在25500公顷左右。烟草生产成本下降了10%,公社的净资产额也由8600亿日元增加到9900亿日元。另外,昭和62年(1987年)烟草关税也取消。

  从1985年烟草专卖制度的取消和烟草公司的民营化改革并没有给欧美烟草巨头更多进入日本国内市场的机会,取消烟草专卖制度后,在有效的非制度市场保护和高效的现代企业治理结构的双重支持下,反而成就了一个新的“第三大国际烟草巨头”。

  从具体做法来看,日本烟草主要是在强化销售网络建设,提升市场营销能力;建立并不断改进企业治理结构;重组和整合生产系统,提高生产效率;通过兼并收购,实行国际化经营这四个方面下了大功夫,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烟草专卖制度的改革也能给我们一些启发。在我国,关于是否应该放开烟草专卖制度有比较大的争论,赞成也有,否定也有。事实上,任何一项事物的形成都是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产生的结果,而不能以单一的元素来判断,比如在完全放开国内卷烟流通和取消关税的情况下,日本烟草株式会社生产的卷烟一直占本国75%以上的市场份额,这与1977年法国和意大利取消专卖,1995年国产卷烟急速下降到30%左右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由此可见,是否取消烟草专卖并不能直接决定一个国家的烟草产业发展水平和竞争水平,反而是时刻结合国内国际的经济发展形势和消费需求态势,制定出符合消费需求的产品开发策略,及时调整方向,坚持改革创新,变中求新、变中求进、变中突破,改出获得感,创出新天地,促进新旧动力加快转换,才能走出一条发展新路。有矛盾有风险并不可怕,关键要有化解矛盾和排除风险的决心和办法。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