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业“老板团队”控制华盛顿政治?
2017年08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

  烟草在线专稿  第58届美国总统特朗普绝对是最随意、最任性的一位现象级人物,当选之后,他不断打破惯例,质疑固有的经济、外交观念与军事同盟关系。这对烟草业意味着什么呢?未来几年,美国烟草是否会“迎来春天”?

  在本届特朗普政府中,任命的许多人都对烟草公司有承诺。美国卫生部、首席检察官办公室以及参议院最高掌权者均与烟草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似乎烟草业对华盛顿政治控制力度空前加大。

  除此之外,特朗普政府支持美国烟草种植业的发展。首先任命了具有丰富的农业背景的瑞·斯塔林担任农业、贸易和粮食援助特别助理,这让烟草业充满信心。其次,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因为保持在出口市场的地位对烟草非常关键。再次,特朗普对非法移民的坚定立场不应影响烟农,这些烟农通过H-2A外来工人政策(该政策允许农业雇主雇佣非移民性质的外国工人在美国的牧场、农场、苗圃和温室工作)来获得劳动力。

  那么,烟草业从特朗普政府获取利益的砝码是什么呢?那就是烟草业不仅对特朗普政府提供了大量捐款,而且烟草企业不断聘用政治人士担任高管。从美国总统特朗普第一天就任,烟草业就开始向政府捐款,同时,与烟草业有着根深蒂固的联系的一些重要人物开始就任,增加游说力度。

  2017年一季度,烟草公司和烟草业协会花费了470万美元游说联邦官员。万宝路母公司奥驰亚集团聘请了17家游说公司。骆驼品牌制造商雷诺烟草雇佣了13家游说公司。

  就特朗普的就职庆典来说,雷诺美国捐了100万美元,奥驰亚集团捐了50万美元。从而使两大公司的高管有机会创造在晚宴上与政府高级官员及其家属谈笑风生的机会。最近几年一直大力支持烟草的美国商会捐了25000美元。

  特朗普在其就职仪式上的演讲稿“美国大屠杀”是由Stephen Miller起草的。Miller支持烟草业,反对烟草禁令。2017年在杜克大学主张反对一项烟草销售禁令。Miller在特朗普的演讲稿中写道“吸烟虽然有危险,但不至于致命,当然也不像某些特殊利益集团及其政府组织宣称的那样危险,真正危险的是限制在私人机构中吸烟的法西斯主义倾向。”

  据悉,特朗普本人在烟草企业占有很大投资,包括菲莫国际,其美国子公司奥驰亚集团以及雷诺美国等,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在过去三年,特朗普的财务披露资料显示,在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中,他从烟草控股获得了210万美元的收入。特朗普表示今年春天已卖掉了其股票,但他没有提供相关证据。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以积极为烟草业游说所被人们熟知。2001年,彭斯提出“吸烟不会致死”。两个月后,彭斯会见了那些为他捐款的烟草说客。彭斯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从雷诺美国获得了39000美元的捐款,从烟草公司结盟的国家便利店协会获得了超过6万美元的捐款。彭斯在一家家族企业中拥有25万美元的股份,这是一家由210家便利店组成的连锁企业,但后来破产了。

  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Mitch McConnell在制定卫生改革提案方面发挥了引人注目的作用,他一直投赞成烟草利益的选票。McConnell曾威胁要破坏支持烟草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议的谈判。McConnell来自肯塔基州,该州是最大的烟草种植州之一。1月,他的前任参谋长被奥驰亚集团聘任。

  在Francisco被提名担任副检察长之前,雷诺美国是其客户之一。Francisco与烟草业联系非常密切。Francisco代表雷诺美国为一个案件进行持续辩护。例如,他成功地反对卷烟包装上的图形警语设计,虽然这在其他发达国家很常见,因为警语包括一个电话号码,希望戒烟的吸烟者可以拨打该电话进行咨询并寻求帮助。

  据《西雅图时报》,Francisco认为在卷烟包装上印制这些警语是在暗示人们“必须按照某种方式生活”。此外,他也表示,目前政府的举措试图向人们传达一种信息,那就是希望吸烟者马上开始戒烟。

  特朗普对卫生部门官员的任命也与烟草业关联甚密。卫生部长Tom Price在2009年投票反对调涨62美分的烟税,调涨烟税有助于为贫困儿童支付公共健康保险。他称这项法律是对“勤劳的美国人”的打击,“为奥巴马医改的鲁莽议程买单”。截至2012年,Price至少拥有菲莫国际和奥驰亚集团37000美元的股份。在担任格鲁吉亚州立法者和州议员时,他从烟草公司和有关政治行动委员会获得了超过37000美元的捐款。三月,Price前办公室副主任被聘为雷诺美国的说客。他除了投票反对烟草税,也投票反对FDA监管烟草,这对电子烟的影响较大。现在Price担任执行这些法规的部门领导。

  FDA新任局长是Scott Gottlieb。在此之前,Gottlieb主要就职于投资银行Winston & Company,据彭博社报道,该公司于2016年将电子烟公司Kure的市值提升至470万美元。Gottlieb于同一年担任Kure总监。他曾在福布斯杂志上发表文章,声称反烟人士已成功渗入FDA中层,并暗示电子烟是吸烟者的替代品。

  自特朗普就职六个月以来,烟草业在烟草监管方面取得了重大胜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再次推迟了电子烟法规的诉讼案情简报,而卷烟制造商认为电子烟代表着烟草业的未来。要求雪茄和电子烟制造商向FDA申请规范其产品的截止期限本来是夏季,特朗普政府全部予以推迟。此外,FDA允许电子烟装置制造商有3个月的产品注册暂缓期,即从6月30日起延迟三个月。FDA出台的其他截止日期,如将电子烟装置和烟油推定为烟草制品的法规,也将延期三个月。

  “奥巴马医改”是一项面向穷人的公共健康计划。共和党医疗改革立法者曾威胁削减向该医疗补助计划提供的1.26亿美元,这部分钱正是疾病控制中心用于教育美国人吸烟危害以及帮助人们戒烟的。削减资金后将危及吸烟对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以外的美国人的危害。

  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与国会试图把健康和安全法规压到最低水平,总之烟草行业会抓住机会向已经卓有成效的禁烟项目和政策发起进攻。还有人担心,最危险的是穷人和弱势群体,因为共和党改革后,削弱了他们的健康保险范围。

  参议员Richard Blumenthal支持反烟立法,并且是美国总检察长之一,20世纪90年代,他以中间人的身份安排了一次涉及烟草公司的1000亿的和解案。他说:“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在许多地区‘彻底清理门户’的承诺一直都是非常虚伪的。”据《美国律师》报道,知名律师事务所Jones Day的诸位律师曾代表特朗普以及雷诺美国控告美国政府。现在,各个政府机构聘请了该律所的11名律师,为FDA监管烟草制品的权力而辩护。知名律师Noel Francisco曾为雷诺烟草辩护,包括在卷烟包装上印制戒烟电话,支持政府倡导的戒烟运动,因此现在已被提名为首席检察官,担任政府的首席律师。

  在过去20年里,烟草业向共和党人提供的捐款越来越多。2014年和2016年的选举党派倾向最为明显。响应政治中心称,烟草公司每个选举周期向共和党候选人捐赠84%的选举经费。自1990以来,烟草业向共和党人的捐款是5700万美元,占烟草业总捐款的74%。

  烟草业在华盛顿的影响力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他们经常出现在国会山,频繁会见政府机构的人员,讨论至关重要的问题,例如电子烟、烟草包装盒健康警语的监管。政治人士担心,目前吸烟赢得一局,公共卫生政策是否会变得不堪一击,未来是否还会出台更有恃无恐的相关烟草法规。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