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出现保护烟民权益的领军人物
2018年01月1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胖子

  烟草在线专稿  最近,一名大学生起诉铁路局要求取消吸烟区的新闻引发热议。一名新入学的大学生李某乘坐由哈尔滨铁路局运营的K1301次列车从北京前往天津旅游,本来是想要“享受一番”,特意选择了有空调的软卧车厢。但是一上车,她就发现列车上“烟雾缭绕”。据李某描述整个车厢都是烟味,而且列车吸烟处抽烟的人除了乘客,还有不少工作人员,也没有人去劝阻抽烟的人。李某决定起诉,维护权益。李某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市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支付原告律师代理费以及本案诉讼费,取消北京站及天津站站台、K1301次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并禁止在上述区域吸烟,同时赔偿精神损害费人民币1元,以及原告为减少烟霾所购置的口罩费用人民币19元。

  就笔者看来,事件的本身就显得非常蹊跷。这里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目前动车已经实现全面禁烟,但普通列车并未全面禁烟,而是设有吸烟区。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也就是说新闻里的李某是已经知道普快有吸烟区的情况下选择乘坐普快列车。

  资料显示,由于高铁列车属于全封闭车体、高速运行,在车内吸烟对公共安全危害极大,车内设有数量众多的传感器,且设备比较敏感,有烟即会引发车辆紧急降速或停车,开放吸烟会对列车正常行驶及旅客安全造成隐患。而普速列车虽然不是全封闭的,但也只允许在车厢两侧吸烟区吸烟,车厢内也是严禁吸烟的。此外,普速列车站与站之间行驶时间过长,也是为了避免个别旅客随意在车厢内吸烟才设置吸烟区。

  除此之外,笔者还有很多疑惑。

  疑惑一,K1301列车是从北京开往满洲里的普快,上午10点15分从北京发车,两个小时后,也就是12点16分经停天津车站。试想一下,一个年轻的旅游者,如果是按正常思维的话,都希望及早到达旅游的目的地,为何不选择全程禁烟,车程只有27分钟的高铁,而要选择可以吸烟的普快呢?

  疑惑二,从票价来说,出行乘坐普快列车的很多都是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的人群,他们在普快列车的吸烟区里吸烟是可以事先预料到与想象得到的。新闻中的李某应该能想象得到这种场景,但是她没有选择既快速又相对便宜的54.5元价格的高铁,而是选择带有吸烟区的102.5元的普快列车的软卧,不得不说这个选择很微妙。

  疑惑三,任何一个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列车上的吸烟区是在两节车厢中间,普快的密封性不是像高铁那么好,也就是说,一些烟雾能够通过缝隙被抽到车厢以外,如果不是10人以上同时在吸烟区吸烟,是不会有李某所说的满车厢都是烟味的现象的。

  疑惑四,李某诉讼中的有一条,列车吸烟处抽烟的人除了乘客,还有不少工作人员,没有人去劝阻抽烟的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就是想颠覆长久以来普快列车的一个对吸烟区认可的共识,侵蚀吸烟者好不容易保留的一点点权益。

  是什么人能够这样处心积虑以一种近乎完美的碰瓷方式将一趟普快推到风口浪尖上?有道是控烟先锋有高手啊!一出手就用的是赶尽杀绝的手段。

  对于另一个对立面的人,也就是那些有正常嗜好的吸烟者来说,即使是面对非理性的指控以及限制,也很少有人发声。

  记得几年前,有一个俄罗斯著名演员米哈伊尔?博雅尔斯基发起“保护烟民权益”运动,抗议禁烟令对烟民权益造成的侵害。“保护烟民权益”运动以收集签名为开端,提醒当局重视烟民权益问题。运动的目的旨在确保烟民能够拥有正常的、不损害其尊严的吸烟环境,尤其是在工厂、飞机、船和医院等公共场合内。据说,该运动还得到了俄罗斯诗人弗拉基米尔?维申涅夫斯基,前国家杜马发言人根纳季·谢列兹尼奥夫以及莫斯科作家协会秘书长等各界人士的支持。俄罗斯“劳动联盟”党主席亚历山大·谢尔舒科夫也表示,禁烟令可能会导致工作者在工作中的心理压力无法得到排解。

  根据俄罗斯相关法律规定,从2013年夏季开始,餐厅、酒吧、咖啡馆等公共场所将禁止吸烟。而多数“保护烟民权益”运动的参与者认为,有必要为吸烟者建立专门的餐厅。

  当看到这样的消息时,我们不禁感叹,这才是真正的猛士呀!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敢于面对淋漓的鲜血!照理说,我国也有3亿的烟民,我们能保护烟民权益的领军人物在哪里呢?连已经明文规定的是吸烟区的地方也要被赶尽杀绝,是不是太过分了呢?在保障被吸烟者权益的同时,那些需要吸烟的人的权益能不能得到尊重呢?有谁能够站出来捍卫烟民的合法权益呢?

  在普快列车等交通工具上设置吸烟车厢,并让其适合吸烟者使用,这些做法都是在尽量不影响公众环境和健康的前提下,给吸烟者设置的合理空间。控烟不是禁止吸烟者吸烟,而是逐渐普及健康宣传的过程,只能通过宣传教化而不能通过外力加以强制。如果连这点合理的空间都得不到尊重,那么是否该想想赶尽杀绝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目的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