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吸烟环境建设实在很有必要!
2018年12月18日来源:烟民在线公众号作者:弓雨

  烟草在线据烟民在线公众号报道  

  每年的岁末年初,肯定都会有那么一两件关于烟草的争议。

  监控岁末年初,果然又起波澜。

  这两天,有网络媒体发布了“烟草行业全国布局建吸烟室 遭控烟专家质疑”的文章,文章中说:“控烟界的专家提醒公众一个新现象——烟草公司开始在各地兴建吸烟室,以创建“文明吸烟环境”为由,并希望得到一些地方政府部门的资金支持。控烟界认为,“文明吸烟”是个荒诞概念,建吸烟室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卖烟,地方政府部门应该站在维护公众健康的角度,以防为烟草行业“背书”。

  文章援引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克安的话说:“他们与其他部门合作,为烟民提供消费环境,根本目的在于换取销量,与烟草控制的公共卫生政策的目标相冲突”。

  我查了一下,发现这篇报道的背景是在12月7日,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组织了一个信息交流会,王克安主任就是在这次交流会上抨击了文明吸烟环境建设。他说,“文明吸烟环境建设”分别违反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8条、第13条、第5.3条。

  这么看,烟草业还真是罪在不赦呢。

  那么王主任说的果然是真的吗?

  其实说是为了“拉动卷烟销售”这个话题前几天刚说过,请参考《关于香烟全年销量,你不知道的那些事儿》一文。

  今天,我们重点就谈一下这个被称之为“荒诞”的文明吸烟环境建设。

01、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的由来

  2018年年7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印发了《关于创建文明吸烟环境,助力美丽中国建设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创建文明吸烟环境是推进美丽中国建设的重要举措,是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有力抓手,是推进和谐社会建设的现实需要。烟草行业深度参与创建文明吸烟环境工作,是服从和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必然要求,是主动履行行业社会责任的重要体现。

  党的十九大作出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的重大战略部署,提出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美丽中国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要创造清洁、文明的城乡人居环境。当前,我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但高城镇化率背后的人口素质、文明程度等情况并不乐观。诸如吸烟者随处吸烟、随意丢弃烟头等现象普遍存在,成为各地环境治理亟需破解的难题。建设文明吸烟环境,倡导文明吸烟行为,有利于提升环境卫生水平,提升城市文明形象,引领城市文明新风,是烟草行业参与美丽中国建设的重要途径。

  意见还提出,要务实有效推进文明吸烟环境建设。2018年先行在广州、北京、上海和深圳试点,到2022年,“文明吸烟环境建设”范围全面覆盖全国有需求的城市及乡镇。

  其实,在这个文件出台之前,2018年三月,烟草行业还在深圳开了一个会议叫做全国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研讨会。这次会议是围绕吸烟环境建设召开的首次专题会议,旨在学习深圳经验,听取多方意见,共同探讨创建文明吸烟环境的路径和举措。

  那么,深圳经验又是怎么回事呢?

  2014年3月1日,深圳实施新修订的《控烟条例》,直到2017年1月1日起,深圳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止吸烟,深圳进入室内公共区域“全面无烟”时代,从此,深圳也开始了控烟执法督查“车轮战”。截至2018年4月,深圳累计出动执法人员692284人次,劝导吸烟人员665299人次,处罚71599人次,共计个人罚款3584250元;检查各类场所340269处,出具监督意见书24216份,给予警告行政处罚场所4661处。

  众所周知,深圳2014年出台的控烟条例曾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条例”,尽管对吸烟者的处罚形成了高压态势,但消费市场和消费行为依然存在,室外乱扔烟头、乱弹烟灰现象经常发生,可见以罚代管并不是最有效的管理手段。从统计数据上我们可以看出,深圳的控烟例法不可谓不严,控烟执法也不可谓不严,出动的执行人员,动用的社会力量更是数以十万计,但结果如何呢?烟民群体在,吸烟的需求在,尽管每个环节都严格,但仍然罚不胜罚。

  烟民违规吸烟行为依旧前仆后继,你数呀数呀还真是数不过来。

  讲道理,一定要讲道理。烟民被处罚这么多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可供吸烟的环境不到位,所有的吸烟室都被取消了,那么烟民要去哪里抽烟?烟瘾上来了怎么办? 毕竟不是每一个烟民都那么有素质,这跟我们整体的国民素质是息息相关的。

  烟草消费是合法消费行为,而限制和控制烟草消费往往是政府保护健康、保护环境的政策选择。但过度限制消费者行为、不给消费者提供消费的场所和机会,则会导致更多不规范、不文明消费行为的发生。如何解决烟草消费与烟草控制的矛盾,考验着政府管理的水平和智慧。深圳市在尊重消费者、为消费者创造烟草消费环境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从客观环境和主观意识上引导消费者规范消费、文明消费。

  于是,便有了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的深圳经验:

  深圳一直有“垃圾不落地,深圳更美丽”的城市标语。这里指的垃圾,主要指的就是“烟头”。简单的一句标语,便体现出深圳对于文明吸烟环境建设投入的精力。而深圳烟草“助力美丽深圳”的口号,也绝不是一句空话。关于深圳经验有许多具体的内容,大家可自行搜索,以此可以更好的了解创建文明吸烟环境与助力美丽中国建设的关系 。

  以深圳为探索实践的蓝本,使人们发现,烟草消费与烟草控制的矛盾并非不可调和,通过积极有为的吸烟环境建设,可以在尊重消费者权益、创建文明环境、实现经济发展等多方面实现和谐共赢。关于深圳经验,网上也有许多详细资料可以查阅释疑。

  可以说,深圳经验为《关于创建文明吸烟环境,助力美丽中国建设的指导意见》的出台提供了一个具体的案例。

  这就是开展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的来龙去脉。

02、开展文明吸烟环境建设有什么用?

  中国有三亿多烟民,这么庞大的烟民群体将长期存在,这是不争的事实,“堵不如疏”,与其一味严控,不如更进一步思索如何构建一个和谐而良好的消费环境。

  长期的、高压态势的控烟声势浩大却收效甚微,“堵不如疏”基本成为一个共识。华南理工大学政府绩效评价中心主任郑方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尽管全面禁烟是大趋势,但鉴于吸烟人群庞大、习惯难改,各地执行工作并不尽如人意,“如果不能保证做到,立法上就不要那么激进,否则会出现选择性执法等情况。”郑方辉说,关于控烟条例的修改,需要一个宣传引导过程,“法律能够起引导作用,因而不能脱离实际太多”。

  立足实际 ,文明吸烟环境建设虽然不能直接推动控烟,但却能发挥一个循序渐进的作用:

  一、引导烟民素质的逐步提升。文明吸烟室使烟民有地方可以抽烟,减少了因为没有吸烟空间反而随时随地抽烟的尴尬,有些文明吸烟室还打造了“爱国、爱家、爱自己;满足嗜好、关爱他人、保护环境;诚信友善,做自我的管理者”这样理性务实的《烟客公约》,这些硬件和软件上的实施都良好引导了烟民整体素质的提升。

  二、减少烟头对城市文明的伤害。现在各地都在创建“文明城市”,从烟民自身来说,具有一定的“文明吸烟礼仪”很有必要,要自觉做到特定场所不吸烟,而且烟头也不乱扔。现在很多地方创建文明城市的一个抓手,就是从烟头开始,烟头不落地,城市更美丽。受制于吸烟区数量少且合格率低,流动吸烟和随意丢弃烟头的现象突出,一方面破坏环境,另一方面也增加环卫工的清洁工作量。而文明吸烟室,一般都有明显的引导标识和配有烟头收集装置及相关警示标语,即便于日常管理和清洁维护又能分类收集,阻隔其他易燃垃圾的进入。烟头少了,环卫工人笑了,城市也更干净文明了。

  三、保证烟民与非烟民各自的权益。烟民有吸烟的自由,非烟民有不受二手烟打扰的权利,减少了矛盾冲突。因为吸烟而引发的社会公共事件,这几年每年都有好几起,文明吸烟室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一矛盾,文明吸烟室一般都配有有先进的新风系统和电子点烟设备、空调、立(卧)式烟蒂台等服务设施,还有门禁系统等;室内放置电子点烟器,吸烟者无需随身携带打火机;还包含大孔径灭烟桶,确保没有火灾隐患。 在这种地方吸烟,烟民和非烟民互不打扰,烟民高兴,非烟民也高兴,和谐社会其乐融融。

  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烟民高兴,非烟民也高兴;环卫工人高兴,城市管理者也高兴。那么,这应该就是一件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怎么就“荒诞”了呢?

03、开展文明吸烟环境建设违约吗?

  说到这个话题,我们可以先回头来看看文章最前面王克安主任的几个问题。

  他说:“文明吸烟环境建设”分别违反了《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第8条、第13条、第5.3条。

  《公约》第8条规定“缔约方有义务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公众接触烟草烟雾”。

  王克安主任说吸烟室并不能完全防止公众吸到二手烟。依据是2016年,上海一项关于“吸烟室到底能不能减少二手烟对健康危害 ”的调查,调查发现上海市部分公共场所吸烟室外的PM2.5浓度有超标现象,其中虹桥火车站吸烟室外1米、3米、5米处的超标率分别为96%、29%、25%。

  我们暂不争论这项调查本身,只是觉得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今天,用2016年的数据来评价2018年的事务,是不是有点过时。

  前面说过,我们现在所说的文明吸烟室都配有先进的新风系统,空气净化良好。实际使用中,烟味只需要15 秒就会散去,整个空间可以保证空气透明,这也是吸烟者愿意主动前往吸烟室的重要前提。据实际考察过的朋友说,在吸烟室内,基本闻不到烟味,何况室外了。

  至于,提到的《公约》第13条和第5.3条则是老生常谈,网上有大量的文章,本文不再赘述了。

  王主任所抨击的文明吸烟环境建设,其实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硬件,指吸烟环境的改善,也就是文明吸烟室的建设;另一方面是“软件”,即烟民文明吸烟素质的提高。硬件方面上的很快,但对于“软件”方面,随着社会舆论的宣传,起码公共场所不吸烟已成为烟民的共识,其它方面的文明素养则肯定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事实早已证明,闻烟色变,一味喊打喊杀,是行不通的。纵观我国近二十年的控烟历程,从“控”到“禁”,一年比一年严格, 却成效缓慢,这使我们不得不考虑,控烟光凭一腔热忱是不够的,是需要循序渐进的,所谓“欲速则不达”,我们还是倡导控烟工作不能光凭“堵”,要疏导接合,文明吸烟环境建设给了烟民尊重、又保护了不吸烟者,调和了因吸烟问题引发的社会矛盾,具有很积极的社会意义。这就可以看作是疏导的一个口。

  我们一直强调文明环境建设,文明是什么?其实文明本身就是多元的,就文明的标准来说,文明的实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与平等;包括物质分配、政治地位、精神状态平等等。当文明程度越来越高,当城市越发进步,城市在各方面的配套措施也应该跟上城市发展的脚步,只有配合着政策出炉了相应了解决措施,才会让严格的政策能真正执行得下去,执行的更好,更有条理。

  这种控烟才是理性的,行之有效的。

  最后,我们仍然要呼吁一下,控烟,不能忽视三亿多烟民的现实存在,不能忽视烟草行业是一个合法行业的现实,即使中国烟草企业关门大吉,也自有外烟汹涌而入,说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下这个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

  我们在开头说过,“烟草行业全国布局建吸烟室遭控烟专家质疑”这篇文章的发布背景是12月7日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组织了一个信息交流会,在这个会议上,控烟专家对文明吸烟环境建设进行了抨击,但控烟专家是哪些人呢?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是个什么组织呢?

  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这个研究中心自称是“民营机构”,却又有个“主管单位”卫生部;自称是研究机构,却既没研究人员,又不具备搞研究必需的试验室条件;自称是“非营利和公益性”机构,却接受国内外组织的捐赠和有关机构、企业的委托开展项目赚钱。这个机构的主要业务就是利用控烟项目不遗余力地攻击中国烟草,因为它的金主就是美国艾默瑞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和盖茨基金会,他们为什么要赞助新探?意欲何为?我们不好妄加揣测。许多媒体在引用这篇文章时,都直接说是控烟专家或控烟人士、原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等,其实王克安主任,是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的主任。在中国许多与控烟有关的活动或媒体报道中,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的身影最为常见。

  关于烟草的驰与禁,从烟草传入欧洲之日起,对它的争议便从来没有停止过。有人视如珍宝有人深恶痛绝。因此由英皇詹士一世到纳粹元首希特勒,从基督教到穆斯林,在不同时代,均有统治当局、宗教领袖或卫道之士对吸烟这种行为或口诛笔伐,或以严刑峻法加以禁止。但真的能禁吗?

  让我们用历史上那段围绕着烟酒的经典对话来结束此文──

  “当蒙哥马利以他不烟不酒睡眠充足的健康生活习惯自豪时,邱吉尔则回复他嗜烟酒如命且睡得少,也保持200%的健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