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直在努力,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2018年04月1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浅

  烟草在线专稿  今年两会上,多名代表委员关注控烟话题。可见,城市控烟已经是一件常态化的工作。那么,针对控烟国家出台过哪些政策呢?跟随小编来看一下: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中国10亿成年人有28.1%吸烟者,其中成年男性烟民为52.9%,成年女性烟民为2.4%。

  从以上数据可见,中国烟民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我们在出台控烟法规时,是否可以考虑到烟民的感受?是否可以有一些人性化的控烟举措,诸如:公共场所吸烟区,室内吸烟室等等。

  再来看两份文件——

  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国备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

  全面推进控烟履约,加大控烟力度,运用价格、税收、法律等手段提高控烟成效。

  深入开展控烟宣传教育。

  积极推进无烟环境建设,强化公共场所控烟监督执法。

  推进公共场所禁烟工作,逐步实现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领导干部要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把党政机关建成无烟机关

  强化戒烟服务。

  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至20%。

  2017年1月,国家卫计委发布《“十三五”全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工作规划》,提出要开展控烟专项行动:

  深入开展控烟宣传教育

  推进公共场所控烟工作

  深入开展建设无烟卫生计生系统工作

  强化戒烟咨询热线和戒烟门诊等服务

  推动相关部门加大控烟力度,运用价格、税收、法律等手段提高控烟成效。

  以上两份文件,内容大体相似。

  接下来看一下近年各大城市的控烟条例——

  2014年,深圳,《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

  2015年,北京,《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件》正式实施。

  2017年,上海,《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件》正式实施。

  2018年,杭州,公开征求《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件》(修改草案)意见。

  看了以上这些内容,笔者只有一个想法:对于控烟,我们是如此地坚持,如此地努力!

  说到这里,笔者想主要说一说上海。2017年3月起实施的《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修正案,将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等领域划为吸烟“禁区”,被称为“史上最严”地方性控烟条例。一年来,成绩亮眼。上海各类场所吸烟发生率下降了8.8%,违规吸烟行为被劝阻的比例提高至46.6%,超9成市民赞成“室内禁烟”。但数据表明,休闲娱乐场所、餐饮场所依旧是违规吸烟重灾区,机场、客运站的吸烟发生率也呈现“回潮”。有业内人士表示,上海这一年的控烟成绩有示范意义,但综观全国,控烟仍需“全国性控烟条例指导地方立法”。

  2017年03月06日,上海市黄浦江两岸摩天大楼巨型电子屏纷纷亮出“无烟上海”等标语。

  “一个月的时间就感受了(室内)禁烟的大势所趋。”烟民田先生说,“如今在上海,抽烟并不是一件随心所欲的事情。”

  “现在我们这些老烟枪其实也是越来越注意了,我们觉得文明吸烟不仅更好地维护了我们烟民的形象,也让我们的城市更美好。”烟民王先生说。

  无论是政府,还是市民其实都是在鼎力支持着城市控烟工作,逐步将控烟工作推向正轨。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在短暂的时间内有明显的改善,不过,相信,只要保持初心,坚持下去,做好监督,执行以及公民自身养成“文明吸烟”的习惯,一定会在不久的未来,改善城市的形象,让城市控烟变成实实在在的事,真正杜绝公共场所的二手烟,让控烟不再是“纸上谈兵”而已。

  另外,除了卷烟,还有一种烟,也值得我们关注,它就是最近几年,风靡国内的电子烟。电子烟,可以说无论是在监管还是控烟方面,都是个空白区。无论是电子类的类别,还是它的监管,都处于“三无”阶段。 

  街头使用电子烟的市民

  市民高先生在日本,以1000多元的价格购买回国一款电子烟。它使用的是烟弹,不燃烧即可吸食。高先生认为,它不会给周边的人带来二手烟,不会另身边不喜欢烟味的人感到不舒服,而且自己也觉得吸食这种烟会更健康。

  另外,除高先生这种旅游带回电子烟的烟民外,还有相当大一部分烟民是从网上购买这种电子烟,它可谓是真正的“网红”。

  电子烟的销售渠道十分混杂,政府监管面临巨大压力。2017年5月,全国多地烟草专卖局陆续向零售终端下发“关于禁止销售进口新型卷烟的告知书”,指出此类产品通过非法渠道流入国内市场,极大地扰乱了卷烟市场经营秩序。2018年2月,上海警方宣布破获“首例非法经营加热不燃烧卷烟案,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将整治矛头指向这款产品。

  上海警方解释称,加热不燃烧卷烟案中,警方查获的烟弹在未取得烟草许可证件的前提下进行销售,属于非法经营。消息一出,也引来上海当地媒体及有关专家的关注,他们呼吁将电子烟纳入禁烟条例监管行列。

  上海的禁烟条例中明确规定其监管对象是烟草制品,但未明确提及电子烟身份合法与否。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将“烟草制品”定义为全部或部分由烟叶作为原材料生产的供抽吸、吸吮、咀嚼或鼻吸的制品。对照此标准,电子烟无论是从吸食方式,还是对其成分中是否含有尼古丁、丙二醇的判定,都完全符合烟草制品的特征,因此也应纳入监管范围之内。

  电子烟,真是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鉴于产品自身情况而言,它便应纳入烟草制品范畴内,在监管中,也应当一视同仁,当电子烟一同进行监管。

  无论经是传统卷烟,还是新型烟草,在城市控烟步履中,应该一步步摸索前行,完善监管机制,完善控烟条例,引导城市烟民自身的自觉,树立文明吸烟的观念。这样,城市控烟就不再是一纸空谈,而是真正有用的“最严控烟令”了。

  文末彩蛋

  今年的两会已经开完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笔者对于两会一些控烟提案也做了一些总结,来看:

  全国人大代表何琳: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健康促进与宣传教育所副所长何琳委员认为,建立激励机制,让模范产生示范将就,促进《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的落实。

  全国政协委员王辰:身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的王辰委员表示,要提高专业化戒烟干预水平,即按照医学科学规律,开展专业化的戒烟干预,以提高戒烟功率。领导干部、老师和医生是带动全社会戒烟的重要力量,希望这几类人群能够积极行动起来,利用关键少数人的失去,达到社会戒烟的目的。

  全国政协委员李彦宏: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表示,一是加快在国家层面出台控制吸烟条例,二是加大控制宣传,三是完善处罚体系分类分级处罚。

  全国政协委员冯丹龙:现美国辉瑞制药中国企业事务部总监,公司发言人,大连市政协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大学管理学院兼职教授,九三学社第十四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希望国务院尽快审议通过并实施《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件》,相关规定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相一致,即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全面禁止吸烟。

  全国政协委员潘碧灵:现任民进十四届中央委员,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民进湖南省委主委,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民进中央常委,全国政协常委。我国应持续和定期提高烟草税,以降低卷烟支付能力为目标,每五年左右调整一次,以促进烟草和全民健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