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控烟,为什么这么难?
2018年06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浅

  烟草在线专稿  曾被一度呼之欲出的“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于2015年6月1日起实施,至今已满3年。

  自2015年6月1日起,北京市卫生监督执法人员共监督检查各类控烟场所299622户次,处罚单位1549户次,处罚个人7396人次,共罚款472.5万元。5000家监管单位参与36次培训,近万名控烟志愿者加入控烟队伍。

  三年来,成人吸烟率为22.3%,吸烟人群约399万,比条例实施前下降了1.1%,吸烟人群减少了约20万。三年来,全市医疗卫生机构共提供简短戒烟干预服务1981万人次;61家医院开设了戒烟门诊,其中有10家达到规范化戒烟门诊标准。能提供全面戒烟服务的29家戒烟门诊共开展首诊5635人,药物服务5456人次。北京12320戒烟热线提供服务53507人次。

  与此同时,北京市加大控烟管理力度,目前全市共有首都控烟志愿者近15000人。2017年控烟合格率为95%,比《条例》实施之初的77%有了较大提升。合格率较高的前三位是医疗机构、学校和宾馆。

  另外,据了解,现在国际上有55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了全面无烟的立法。

  纵观以上,北京这三年,控烟成效在“数字”上看确实很“好看”,可是,实际的控烟效果到底如何?想必,也只有老百姓才能深有体会。

  条例规定北京“带顶带盖”公共场所100%禁烟。反正笔者出入“带顶带盖”的区域时,也完看不到“100%禁烟”,反倒是吸烟者总是在“吞云吐雾”中。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正是因为这样趋于严苛的条例,对于吸烟者很难遵守,对于监管部门很难监管,对于执法部门更是很难执法。

  一般来说在中餐馆、KTV、网吧,写字楼等场所,吸烟现象都很常见。在吃饭、K歌,上网时,经常会看到临桌的男子逍遥地抽着烟,谈笑自若的样子。或是,在包间的时候,总会隐隐闻到附近传来的烟味儿。在写字楼更是有无处不在的烟味儿,烟味儿的源头一般是楼梯间。楼梯间,都会写着“禁止吸烟”,但是,这里都会给你放一个烟灰缸……

  在此类场合吸烟的人,绝大部分是不清楚控烟条例的人,因为就算北京已经控烟三年,也不是尽人皆知。另外一部分人,也许就是做不到“文明吸烟”的人群。另外一个痛点是:正因为北京“带顶带盖”公共场所是100%禁烟的,所以此类现象是很难避免的。

  目前,全国仅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是全面推行室内全面禁烟的,这样的控烟条例真的好吗?我们难道不该思考一下它本身的难点吗?当吸烟者不敢在公共场所吸烟时,都跑楼梯间即消防通道、厕所等地去吸烟了,那么,这种做法不会引起更严重的隐患吗?如果,在室内公共场所、办公场所等地都可以合理地设置吸烟区,这样,吸烟者可以在较为安全的环境吸烟,是否比在消防通道、厕所当作吸烟区要安全一些呢?

  控烟,要理性,理性就要“疏堵结合”。一味的“堵”,堵得不给吸烟者一点人权和尊严,那势必会适得其反。

  凡事都能做到“刚刚好”的地步,合情合理,就是最完美的状态。

  那么,什么是“刚刚好”的状态呢?笔者认为,“刚刚好”就是,跟随城市控烟的节奏,给予一些人性化的关怀,在控烟大环境下,配套设施可以及时跟上,确保大部分吸烟者的权益,让吸烟者感觉到他们的人权是被尊重的。

  希望城市控烟的脚步可以越走越远,控烟可以越来越理性,为了控烟这份艰巨的任务,也要将“理性”进行到底!

  延伸阅读

  据报道,中国控制吸烟协会近日表示,未来烟草镜头比例应进一步下降。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在2007―2017年连续10年监测,目的是评估影视片中烟草镜头现状。近十年来,影视作品中的烟草镜头总体情况有所改善。既然谈到此事,我们就不得不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做的——

  澳大利亚

  烟草镜头没有在澳大利亚的电影中完全禁止,只是绝对不能有烟草广告性质的镜头出现。澳大利亚目前在影院中上映的电影中,只有8%是澳大利亚本地产的,而其他大部分来自好莱坞、宝莱坞或中国。这就意味着限制烟草的镜头在电影中出现是一个全球化问题。

  俄罗斯

  俄罗斯对于影视镜头的社会示范效应极为重视,影视作品中会严格限制烟草镜头的出现。如果电影中有吸烟镜头,则必须伴有相应的公益广告。可见俄罗斯也是比较人性化的,而不是一棒子打死的状态。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