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吸烟室”的简单与不简单
2018年08月30日来源:烟草在线公众号作者:谷越 

  烟草在线据烟草在线公众号报道  笔者第一次看到“共享吸烟室”这个新事物还是5月份在网红设计师青山周平的微博上,他对“共享吸烟室”这一概念表示了疑惑,问道“吸烟室本来不是大家一起用的吗”?对于初次接触到“共享吸烟室”这个事物的人来说,确实容易发出这种疑问。

  过了三个月之后,根据科技新媒体36氪的报道,吸烟场景运营商「烟客」已完成由36氪基金领投的 20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资金将主要用于线下吸烟空间的建设。这也说明业界对这一新生事物是认可的。

  “共享经济”向左走?向右走?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它的发展是一个去中介化和再中介化的过程。“共享经济”在我国的发展时间尽管不长,但从uber、Airbnb到共享单车、共享衣橱,在短时间内这一概念早已家喻户晓。

  然而,共享经济如今正走到了十字路口。一方面是在2017年初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业界、投资界人士纷纷指责这些共享经济是伪命题,不存在盈利模式。后续也果然如此,许多公司没能走完2017年便销声匿迹了。另一方面,共享经济的代表——共享单车行业更是在2017年下半年迎来一波倒闭潮,包括悟空单车、町町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在内的多家共享单车宣布死亡。

  纵观对共享经济的质疑,可以发现矛盾点主要集中在向左走的分时租赁模式还是向右走的平台化共享。以2017年火爆的共享单车为分水岭,这些公司及分时租赁的商业模式在前几年的资本逐利性驱使下产生泡沫。然而向右走的差异化共享(平台化共享)却已然有了很好的盈利表现,如Airbnb在2016年已经实现了盈利,差异化共享经济的需求端也显示出稳定、强劲的态势。

  根据业界的分析,2017年是共享经济从野蛮生长向规范调整转变的分水岭,行业由疯狂向理性回归,进入共享经济“下半场”,差异化的共享经济模式将会在未来2~5年的时间内迎来“蓝海”机遇,资本向出行、空间及教育三个头部行业聚集。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来看「烟客」完成2000万人民币的 Pre-A 轮融资,是不是可以理解了。“共享吸烟室”作为一个特殊的需求空间,对接着人数庞大的烟民群体,有深入挖掘的价值。

  “共享吸烟室”特殊在哪里?

  任何经济模式的提出其目标都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中国有3.5亿烟民,但是一方面是快速铺开的禁烟条例与国民日益重视度,另一方面却是跟不上节奏的吸烟环境建设。烟民们找不到合适的去处,就会在公共空间、卫生间、楼梯间等地吸烟,既带来“二手烟污染”,又使得监管者无法全面管控,控烟政策很难落地,控烟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就算烟民去吸烟室抽烟,传统的吸烟室通常只是一个简陋房间,空间狭小、设施老化、通风不畅、环境恶劣,有时候甚至只是一处室外吸烟桩,连基本的通风设施都没有,也无怪乎烟民抓紧吸几口,不吸烟者掩鼻匆匆而过。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他们担心的点无外乎烟民在吸烟过程中产生的烟雾有可能影响周围人群的身体健康、在公共环境吸烟会产生一定的危害和负面影响,他们的主要的诉求是获得一个干净无污染的工作生活环境。究其根本,抵制“二手烟”的背后是保障自身健康的心理需求,并非全面打击吸烟人群。

  而站在烟民的角度上去思考,不受打扰且整洁舒适的吸烟环境乃至场所才是其真正需求点所在。但是在日益严苛的控烟环境下,烟民不仅缺少正常的吸烟环境,更不用谈及舒适度等高阶需求,不受尊重已成为吸烟者面临的常态。

  根据36氪的报道,烟客空间选择的落地场景通常有三种:一是交通枢纽的等候区(例如机场、高铁站、码头等);二是景区;三是商场、影院等商业空间。而且标准化的版本会包含以下功能:

  空气净化系统。烟客空间与远大新风合作,提供支持新风换气、空气检测、快速除烟的净化系统。王梓霖表示,实际使用中,烟味只需要 15 秒就会散去,整个空间可以保证空气透明,这也是吸烟者愿意主动前往吸烟室的重要前提。

  门禁系统。入门处有两种操作逻辑,一是在机场等地,刷身份证确认年满 18 岁后即可免费入场;二是在商圈这种可能未随身携带身份证的地点,手机扫码进入,门禁包含人脸识别系统,将会自动识别年龄。

  点灭烟硬件及浸入式体验。烟客空间内放置着电子点烟器,吸烟者无需随身携带打火机;还包含大孔径灭烟桶,确保没有火灾隐患。付费的 VIP 会员还能进入全息影像区,让吸烟体验更有趣。

  这些功能完全能够满足烟民和普通民众的生理心理需求。所以我们可以回答文章开头网红设计师青山周平发出的“吸烟室本来不是大家一起用的吗”这一疑问,传统的吸烟室是可以供大家一起吸烟,但是“共享吸烟室”却可以供大家愉悦地、享受地吸烟。

  理性探讨:盈利模式如何?

  然而,在叫好之外,也不是没有疑问。比如“共享吸烟室”的盈利模式是什么?和其他正在建设中的吸烟室相比,差异化优势在哪里?

  目前,全国各地在建的吸烟室不少,比如近期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新建设的“青城吸烟室”已经有两座开始投入使用了。吸烟室内部配备大批智能设备与系统,例如:智能感应点烟器、烟蒂收集器、静电除霾设备、储存式烟灰缸、电子显示屏以及新风系统和净化系统等。人们在吸烟室吸烟后,烟雾并不会直接排放到大气中,而是通过设备把烟雾里的小颗粒、微尘净化,再通过新风系统净化室内空气,补充新风。

  今年呼和浩特市新城区要建A类的即带厕所功能的吸烟室16座,B类的16座,还有C类的,一共要在全新城区投放120座。车站、机场、商场以及学校周围安装A、B类的吸烟室,在一些公共场所安装C类的吸烟室,还要在大街小巷设置投放2200个灭烟柱。除了这两座已经投入使用的B类吸烟室之外,其他吸烟室正在逐步有序建设中。

  从功能上看,吸烟室的设备配置等问题可以简单的解决,“共享吸烟室”和“青城吸烟室”同样都配有智能装备和空气净化系统;但是对于共享空间来说,只有差异化的供给才能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给用户带来独特、无可替代的体验,这才是它的不简单之处。烟客的“共享吸烟室”独特的浸入式体验就显得更加吸引人,付费的 VIP 会员进入全息影像区,让吸烟体验更有趣。

  让我们把目光转到Airbnb,其最基本的功能是帮助用户通过互联网预订有空余房间的住宅(民宿),让Airbnb平台名声大噪的原因并非是其基本的预订功能,而是租客能在Airbnb的房屋中得到个性化、本地化、情感化等多方面独特的住宿体验。比如房东(host)通常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当地的特色将房间布置成个性化的风格;通常还会为房客准备详细的入住指南,并在其中提供最本地化的旅游建议,餐饮建议;房东与房客之间分享各自的生活状态、交流旅行经验,甚至房东会邀请房客参加他们组织的party等等。

  回到烟客的话题,根据创始人兼 CEO王梓霖的说法,烟客现阶段还是在大规模推广,未来计划在吸烟室中投放一些广告,售卖相关产品等来收回成本。

  无疑,烟客的“共享吸烟室”现在还只是蹒跚学步的孩童,但是为特定需求人群提供垂直化服务这个方向却是值得称赞的,放眼未来,在基础的功能性需求满足之余,如何为烟民群体提供更有特色、更加差异化的供给,能不能形成品牌和规模?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尤其是在目前已经进入到由智能制造、大数据、物联网驱动的共享经济3.0时代。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