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记忆中的“罐罐茶”
2016年10月1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德华

  烟草在线专稿  曾经,石阡县青阳乡的“罐罐茶”是那样的负有盛名,成为青阳人招待客人的一道标志,也将青阳的乡村生活装点得盈盈满满,有滋有味。

  散落在石阡东部青阳乡大山家里的庄户人家,尽管日子过得清贫紧凑,却一点都不影响他们对生活的讲究。青阳人所喝的茶,粗糙,特别的土气,城里人称之为土茶。生产土茶的茶树,是庄稼人农作之余随手种植在旮旯角落、荒山野地或田土埂上,没有刻意的去管理,任由其生长。只是等到长出叶子,需要用的时候,不管是毛尖、叶片、还是枝梗,青阳人随手采摘回家,经过一番简单的揉搓,翻炒、烘焙之后,随便用纸一包,用土罐罐装起来,就成了青阳人招待客人的上品礼物。

  青阳人视茶如神,特别是在天气寒冷的季节,一群人围着火炕,喂一罐“罐罐茶”,有时还会用鼎罐烧一罐姜茶,达到提神清脑,帮助肠胃消化的作用。这就是记忆中青阳人的晚间生活,是他们在那个电视还不普及年代的精神享受。

  听当初在青阳乡发展烤烟生产的老同志讲,他们当年发展烤烟,有许多现在的铁杆烟农都是在喝“罐罐茶”中谈到一起的。在这方面,原在青阳作业组工作过的省劳模、现本庄中心站王永胜站长深有感触。他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青阳乡发展烤烟,大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到群众家中做工作。在与群众喝“罐罐茶”的时候交心谈心,交谈的次数多了,感情自然也就活络了,烤烟的种植面积随之也就落实了下来。

  我作为土生土长的青阳人,自然也对土茶所喂制的“罐罐茶”情有独钟。但如今青阳人有了钱,建起了钢筋水泥的砖房,由于用上了电及使用了纯净水的缘故,再加上 “土茶”远没有“苔茶”管钱等原因,青阳的土茶树或经过改造或被人为的铲除,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饮用“价值”。往日宁静的满是茶香的山村已经逐渐被移民搬迁、集中安置所代替,土茶所喂制的“罐罐茶”已渐渐的淡出青阳人的视野,成为记忆中的“茶文化”。我认为这应该算是一件幸事,因为事物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人们的生活质量在不断的提高。但作为青阳人的我仍然对“罐罐茶”有一种特殊的难以割舍的感情,土茶的印象也时常萦绕在我的记忆深处,与青阳乡的发展一道,让我不敢忘怀!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