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延安精神告诉你,越努力越幸运!
——我抽我的延安?红韵,你舔你的棒棒糖!
2017年11月17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聂光玲

  烟草在线专稿  幼时,我家四口人,父母与姐弟两个。父亲是一介书生,后来是一名教师,不自觉的也未能将烟染指,女士并非不能抽烟,可母亲遵从淑女之道,对烟厌而远之。因此,家里清雅干净,除了书香饭香,并无烟香缭绕。

  记得,偶有客来,父亲便唤我或弟弟出去买烟,几元或十几元一包。后来怕待客不周,家里也会备有烟。逢年过节家里来客人,更要有好烟奉上。彼时,满屋子青烟袅袅,主客谈笑风生。客人一走,门窗洞开,余烟绕梁,半日不绝。

  在学校,学生被明令禁止抽烟,可是也有同学偶尔偷偷地抽。曾听一男生讲他对抽烟的感觉,很兴奋,也很刺激。也许,这样的尝试,并不是对烟本身,多半是对成人世界的向往吧。我弟,可能就是幼时偷偷抽了几口的其中一个,那姿势是笨拙的,烟味在喉中呛来呛去,装模作样掩饰不了内心的幼稚。

  烟,好像是男人的标记。两个素不相识的人相见,递上一支烟,开始讲天气变化、讲新闻、谈热点,等到地上落了几根烟蒂,两人即能大谈兄弟情谊。分手之际,双手相握,更是大有得遇知已、相见恨晚之势。熟识的人更不必说了,没有烟,不能开口,烟一点燃,即开始滔滔不绝,家庭小事、工作正事、国家大事,谈得风声水起。

  有人说:青年时期是个调整期,是抽烟界的大浪淘沙。

  突然某一天,听到曾经一天三包有时还不够的烟鬼淡然地说,我戒烟了。那种语气不是咬牙切齿,也不是什么大彻大悟,就是淡淡地。他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淡然,非常明显地,与你脸上挂了好半天的无法相信、惊恐、和质疑,瞬间形成一个强烈对比,忽然就把你显成一个大惊小怪的傻瓜。

  其实,烟常常为写作者带来灵感。夜深人静,作家或者材料员伏在案前冥思苦想,偶尔陷入到底选择A思路还是B思路的抉择中,或至山穷水尽。此时需要有提神的东西:茶、咖啡、烟。燃起的烟雾在指尖绕来绕去,一波三折,忽然笔下就突出重围、柳暗花明。

  古人好酒,酒让人生豪爽之气,烟却是沉静的,让人在思路中悠然行进,也许写小说或散文时更宜吸烟。听一朋友讲,看到一同事在办公室,边抽烟边来回踱步,面色凝重,双眉紧皱,时而停下,时而快步,最后将烟头猛然一拧进案上的烟缸,想是主意已定。

  还有人,在办公室苦思工作报告写提案,所有同事下班,他仍枯坐那里。第二天你上班,看见烟灰缸一堆烟蒂,桌上是薄薄五张纸。呵,天下文人何其苦也!

  你细想一下,是不是经常碰到这样的场景:某一天,曾经文质彬彬的小书生递支烟过来,“我记得你不抽烟嘛?”

  他说:“抽啊!”淡淡地。

  你穷追不舍,“不对啊,我记得那个时候……”

  他说:“哦,那是很早以前的老黄历了。”淡淡地,又似乎透着理直气壮,看不出一丝丝地羞涩和不安,他把手中的烟又递了一下,你说,我不抽,他作罢。

  你问起为什么开始抽烟,一般不会得到“有意思”或者“想抽了”这样的回答。他们会说,是工作环境影响,会说你不递支烟过去不知道怎么跟对方开始搭话,你想啊,聚会上,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跟对方打招呼,于是我先递支烟,再点着打火机,恭恭敬敬地,烟着了,大家的话是不是就开始了?还有人一语道破天机:“我也不知道,反正就那么莫名其妙地,抽起来了。”

  当然,你一定会看到抽烟的人依旧在健康地抽烟。他们要么越来越习惯成自然,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对抽烟毫无感想;要么,随着时间流逝,年岁渐长,烟,越抽越精致,还能讲出哲学。有个烟龄不小的女朋友讲:抽烟就是有内涵地呼吸。人们之所以抽烟,是因为呼吸本身是空空的,嗯,空的,这种空导致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寂寥和落寞。然后而有了烟雾,呼吸就有了内容。落寞就有了内容。落寞好像就不再落寞。

  你瞧瞧,是不是抽出了境界,抽出了风格?正应了那句“俗话”:“姐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她说她的情敌在背后传她的各种坏话,说她抽烟装*,问我怎么看待女生抽烟这件事。

  我说干什么都是每个人的权利。接着我问她,你的情敌是什么风格,她说“一年四季整她妈地几身小花花,嘴里含个棒棒糖,整天里嗲声嗲气,亲爱哒长亲爱哒短的,老子真受不了!”

  我说,告诉她:“我抽我的烟,你舔你的棒棒糖。”

  也许人们不喜欢抽烟的女人,但是,《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却能让所有人的想法改变。她千变万化的旗袍,淡淡的回眸一笑,纤纤玉指上一支燃起的烟,举手投足,都散发出一种成熟的韵美。烟,彼时于她是身体的一部分,仿佛暗夜里一枚盛放的玫瑰,氤氲着一种独特的气韵,芬芳四溢,绽放成妩媚的烟火。

  除了抽与不抽,还存在第三种人,土话叫“带抽不抽”的。说一个小故事,是朋友小连讲给我的:几周前朋友约饭,曾经的烟枪真戒烟了。马克吐温说:“戒烟有什么难的,我都戒了好多回了。”于是大家纷纷敬酒致意,某种程度上他就是比马克吐温伟大。

  不过这样一来,大家本来准备让他发支烟熏熏的想法自然泡汤了。酒足饭饱,相谈甚欢,临别,其中一哥们到底没忍住去买了包烟。出门,冷风嗖嗖,兄弟三五个站在街角围成一圈,烟雾里透着每个人朝气蓬勃的脸庞,每吹一口,都能想起过去那些忽明忽暗的美好时光。

  人到中年,四十不惑,或许远没我们想的那么遥远。于是,有人感叹:回想一下这些年都干了点什么,就忽然觉得年华易老,光阴惨淡。都说这个年龄的男人累,每天早上一睁眼,身边都是依靠自己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年岁渐长,认识的人虽然很多,但其实能真正沟通人的却很少,喜欢的东西也越来越少,那种惊喜不再像小时候拥有一把玩具手枪,就能高兴的玩一天。

  我们拼了命地跑啊跑啊,似乎要通过奔跑更接近梦想,实现抱负,管它什么人生是一条不断向老的路!我们努力地,用可怜巴巴的成就,证明自己“年轻有为”,但是,我们也许跑得赢自己,却跑不赢时光,终有一天,我们要不情愿地迎来中年,走到不惑,并慢慢奔向迟暮。也许,有时候我们的脚步有点太快了。

  正当你在路上气喘吁吁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你的肩膀,递了烟过来:兄弟,歇会!不管你抽不抽烟、戒没戒烟,这支烟,都足够温暖! 

  很多时候,努力,是无人问津时,你对梦想的坚持!幸运,是被世俗否定后,你依旧对自己忠诚到底!如此,越努力越幸运!

  又或许,几十年了你依然没有长进,依然是“带抽不抽”的,这时,你不妨就坐下来整上两口烟。不要去担心你那个狗屁儿子有没有在外面买其它烟,也不要害怕含棒棒糖的那类人嘲笑你,人嘛,每个阶段不都得找个借口,或者是出口?

  就这样,“我抽我的烟,你舔你的棒棒糖!”总有一种方式能让你聆听呼吸的声音,直面内心的自己。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