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品味芳华
2017年12月26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杨子

  烟草在线专稿  冯小刚执导、严歌苓编剧的电影《芳华》在经历波折后终于上映了,票房一路走高,观众在观影热潮中品味着芳华的滋味。

  《芳华》这部影片是编剧严歌苓的自传,有导演冯小刚的经历,恍如一部纪录片,带领观众走进那个时代,体味那份记忆和情怀。

  刘峰是那个特殊时代的活雷锋,乐于助人,善良能干,仅仅是活雷锋而已,他并没有收到战友们回馈的情谊。在他因“私心杂念”膨胀失控触摸了女战友林丁丁后,没有人把他当标兵模范和活雷锋,一样把他当成流氓审问并发配到伐木连,没有人表示同情,只有何小萍一人送行,战友情和受助情都没有了出处。南方战事后的刘峰成了战斗英雄、残疾军人,可这样的英雄沦落海口,似微尘入海,如沧海一粟,被联防队员勒索和欺压,英雄的处境和他逝去的青春一样让人唏嘘不已。

  何小萍,就如时代大河中一株弱小的浮萍。原生家庭不幸,文化人出身的父亲被劳改致死,母亲改嫁,被新的家庭排挤和欺压。原以为参军后能够重获尊严和自由,可是在那个多为军政官员和知识分子子女的文工团里,依然是被鄙视和排斥的农村妹子。因刘峰被发配而对文工团心生失望,她失去了精神支柱,理想破灭,工作不够积极被下放到野战医院。在救助伤员中,青春梦想在血腥残酷的战场上升华和沉淀。因掩护伤员,何小萍成了英雄。荣誉来得太突然,让这个朴实无华饱受压抑的姑娘无法承受,她精神失控了。悲喜转变,造化弄人。

  萧穗子是一个记录者,也是当事人之一。在青春芳华里见证了战友们的芳华绽放和飘零,一个个青春无敌的舞姿,一首首动情的歌曲,一阵阵欢快的笑声,一次次阶层互怼,把青春的美好和烦恼都呈现在眼前,让青春远去的观众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青春岁月。当然萧穗子被下派到前线做战地记者,那是拼爹的结果。

  影片中的那个文工团,就像是《红楼梦》里的大观园,那些团员们不是大观园中十二个戏子,而是如贾宝玉和金陵十二钗。刘峰就像贾宝玉,好人一枚,对战友们热心,对心上人专心。何小萍就像林黛玉,自卑而敏感,内心却是敢爱敢恨。经历坎坷,她等到了心中的那个他,独臂一抱,两个天涯沦落人共度平和的余生,这是慰藉还是无奈,还是平淡之后的真爱?刘峰和何小萍也像在生命厚土里的雨花石,被埋没被践踏,仍然不是其本质和光华。

  一部《芳华》带观众缅怀一回青春往事,激情岁月,美好青春,留下多少终身难忘的记忆,或甜蜜或苦涩或喜悦或悲伤,回望青春,有些往事仿佛就在昨天,令人时时处处可生感叹。那些记忆不常被想起,却永远不会被忘记。我们是否可以像他们一般在表达缅怀之意时,唱出心中本该涌现的欢快,给生活添一些亮色。

  片尾曲《绒花》是首革命歌曲,是首老歌,唱出了革命年代芬芳的青春年华。在和平时代同样引起听众的情感共鸣,就如电影《芳华》一般,可以让不同时代的人们能够一起怀想青春,品味芳华的滋味。对正处芳华年代的青年是一种劝勉,对还未迎来芳华的小屁孩是一次预习。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芳华,不论是正经的还是荒诞的,每个个体都有独特的芳华,不仅有外在青春容颜,还有其内心深处的明媚灿烂和累累伤痕。祭奠青春和伴随青春逝去那人那事那情,都会让人梦回青春。红尘万丈,青春作伴,不负好时光,做个好儿郎。青春逝去,不论是油腻中年还是耄耋老人,有一颗年轻的心,心里同样会芳华永驻。但愿每个人都有一颗芳华之心伴自己老去。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