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娘亲的手擀面
2017年09月0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罗龙博艺

  烟草在线专稿  身在南方,可家里最常出现的还是面,打小的记忆,隔三差五娘亲就下碗面。不只是为了应付“五脏庙”,娘亲的面是要配上各种下饭菜的。清炒时蔬、自家腌的酸菜、肉丁肉丝的佐菜等等各种花样,这和做顿四菜一汤的正餐没啥区别了。以前对面没什么感情,可在北方短居的那些日子,一日三餐总有一顿逃不开面食,山西面、河北火烧、陕西肉夹馍,还有越吃越爱的老北京炸酱面。手擀的面,下锅煮熟,过道凉水,面上码上菜码,两勺炸酱拌匀,一口下去,面条的筋道、炸酱的咸香、菜码的清爽,真是爱死这个味道了。

  离开北方后,时常惦念着那些味道,和老妈一说,老妈一口回到:“不早说,手擀面我会呀,只是平日家里都备着干面,手擀面也得当天吃完,我就没做,想当年我可都是学过的,饺皮我能擀出碗型来!但你得帮忙揉面。”得嘞,又有得吃,还能学点手艺,划算。

  筛面、敲蛋、一点点水,将面粉先抓成絮状,再用劲揉,直揉到盆净面光,封上保鲜膜,稍稍醒一下,再将面团中的空气揉动排空。这下,到娘亲上场了。面食专用案板、超长擀面杖,不大一会儿,一个小面团就推开成一张大面饼,均匀的再抹点干粉折卷起来。到现在,擀面条的工夫就差不多完成了,老妈把菜刀交给我,“自己想吃多宽就切多宽,下面条的工夫也交给你了”。嘿嘿,最考究手艺的步骤都结束了,后面的操作让我来,就我来,味道那绝对有保证。

  切好的面条稍微抖散放在案板上晾晾,起一锅煸炒五花肉,油出肉燥,下已稀释调匀的干黄酱,锅铲不停搅动,直至成就一锅完美的炸酱。另起一锅热水撒点盐,能让面条更筋道,看着锅里翻腾的面条,一点不浑汤。

  晒了一天的花园到了傍晚还有些热,支张小桌,把菜摆开,就只见小狗围着桌直转圈。已经拌好的面端上了桌,你一筷我一筷,边吃边聊聊生活,说说身边的开心事。这种平凡人家的幸福在我家,也在你家,同时也深藏于千家万户。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