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致我的摆渡人
——给爸爸的一封信
2017年09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陈婷婷

  烟草在线专稿  

  亲爱的阿爸: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的灵魂摆渡人?” 这句话拷问着我,我的答案毫无疑问是您,我最亲爱的阿爸。

  刚出生那会,您常常用扁担担着箩筐,箩筐一头载运东西,另一头还有一个我,您把我随身带在身边,您走哪,我在哪。

  几岁后,箩筐渐渐容不下胖嘟嘟的我,您则把让骑在您的肩头,家门外的桃树、李树、后院苍翠的竹林里都留下了您与我欢乐的笑声,您去哪,我去哪。

  学龄前,家里栽种烤烟,收成时需要运到镇里的烟叶站,马是唯一的运输工具。您牵着马,马驮着烟叶和我,您在哪,我在哪。

  读小学了,您特意买了一辆摩托车送我上学,每天风雨兼程从未落下,四十分钟的车程,下雨的时候,您被雨淋了,而我“密封”得严严实实不被雨淋湿;天冷的时候,霜雪冻住了您的头发、眉毛和双唇,还有麻木的手脚,但我却在您的后背温暖如初。

  我读高中,家里买了小车,您每逢周末就来学校接送我回家、上学,两个小时的车程,那时我开始学会自己坐远途车,不想您一直劳累。

  读了大学,距离家两千多公里,您终于没有开车送我去上学了,而是和妈妈一起坐车陪我去学校。送您们回家的那天,在青岛火车站门前,我第一次看到您的眼泪,那也成为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忍回顾的画面。送别您们也是给我的成人礼——学会以成人的姿态迎接属于自己的人生。

  妈妈和我总是很骄傲,因为我们家有您这个特别靠谱的专属司机。无论去哪里,有您在,心里很踏实。您曾经自信的说:“这个车上载着你们,就是载着我的整个世界,永远安全可靠。” 事实也是如此,我们母女俩在您身边,没有经受过担忧和惊吓。

  大学时,我也学车,拿到了小车驾驶执照。初时,您带领我到各种路面学习驾车技术,后来就放任我独自开车闯荡,我也从开始的害怕开车的小女生变成驾驶技术较熟练的司机师傅。在这个过程中,我才体验到,驾车远比我想象的辛苦。长时间的驾驶过程,心理和身体高度警惕,可以说身心疲惫。小时候,我一直无忧无虑,总认为世界没有难题,回首才发现,撑起我那片美好天空的是因为有您的庇护。您所承担的那份家庭的责任,远比我想象要沉重。

  我的阿爸,是您让我从小小的人儿时就看到您扛在肩头的责任,让我从在您身边嗷嗷待哺的雏鸟,能够有欲望有能力变成能够展开双翅自由飞翔鸟儿,您就是这样,用您的细致可靠画出一叶扁舟,用您的爱予我以浆,一程一程的摆渡,才成就我今天的自己——学会独立,学会热爱生活。

  我渴望自己有朝一日,有足够的能量肩负起我家庭的司机的责任,那是一种幸福的传承。我希望那时我的家人同样感受那种从小时候您带给我的安稳和幸福,我要幸福着您们的幸福,我要守护家人内心的安宁。

  致我的您,那个一直载我一程的司机,我的摆渡人。

  祝

  身体安康

  爱您的女儿:婷婷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