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正文
江南瑰宝——景德镇
2017年09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林杰

  烟草在线专稿  

  “天青色在等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口口相传的流行歌曲《青花瓷》宛然一出烟雨朦胧的江南水墨画,一幅笔端蕴秀临窗写就的素心笺,曲调仿佛微风中静静流淌石上的山泉溪涧,清泠透亮而又蜿蜒回折,古朴典雅,清新流畅。让我们能够隔着千里山水遥遥眺望江南的袅袅炊烟,隔着茫茫人海默默想念回忆中那一抹淡淡的背影,隔着重重历史静观传世青花瓷不变的美丽。

  周杰伦大概不会想到,他的这首《青花瓷》,面对山河之境的云烟低叹,将景德镇这样一个风姿绰约的青花女子,唱遍了世界。

  著名音乐制作人、现代民歌教父何沐阳说:“景德镇是瓷器之乡,也是英文CHINA的代名词,写景德镇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写中国,因为它所承载的不仅是千年古瓷的造诣,

  更是传承中国古文明的时代象征。他先后两次来到景德镇,满怀深情地写下《我在景德镇等你》这首歌。

  景德镇大街小巷飘荡着这首既有浓郁的中国特色,也具有世界风的特征的歌曲,徐千雅温暖舒缓的声线以及细腻真挚的情感流露,完美的演绎了这首作品最难表达的情感,似乎夹杂些忧伤,她极具磁性的唱腔,贯穿歌曲含义的主线,将唯美写意的爱情与古文明的传承文化完美的呈现出来。当她一遍遍的絮语轻唤《我在景德镇等你》,竟然让一座城市沉缅其中,久久不肯梦醒,掀起一阵景德镇旅游热潮勾起无数人对江南这千年瓷都的神往,对于这种满身江南烟雨的气息中国人大都是喜爱的,现在的世界太浮躁,很多人来景德镇旅游,都会想象着把自己置身于这烟雾朦胧的世界里,洗涤净化自己的心灵。

  相看两不厌

  “胎如蝉翼骨如玉,型如美人声如磬”是对景德镇精美瓷器的美赞,去景德镇的人,多半是冲着那里的瓷业。一直以来,它成为众多国人心驰神往的地方,满怀着神秘。“中华向号瓷之国,瓷业高峰是此都。”无论玲珑剔透、轻盈细致的套盘,还是圆圆胖胖、稚稚拙拙的碗盏,都那样生动可爱、楚楚动人。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瓷器,偶若遇见景德镇的产品,对着底部的印记,大人们会郑重其事地介绍一二,话语中透着赞赏与崇敬。也曾几回,将一些瓷器附在掌心,立在案头,摩挲,端详,瓷器无言,人亦不语,相看两不厌。

  交融生命的泥土

  相传上古时期,女娲因为大地的冷清而感到孤寂,灵机一动,用泥土仿照自己制作了“人”,进而创造了人类社会。几千年前,据说因为一场偶然的火灾,将景德镇特有的“高岭土”烧成了瓷器。人与瓷器共同作为来自泥土的奇迹和杰作,带来无限生机与趣味。没有人类,地球将会黯然失色;没有瓷器,人类也将减少几许美感。“一枝草一点露”,一棵小草因为一滴露水的眷顾,会化作生存的机会与条件。生命既然活在世界上,就有存在的理由,以及继续存在的条件与关怀,最终化为奇迹。纵然不过泥土,可能生长庄稼,也能化身如玉。瓷是修炼得道的玉。

  水与火的共鸣

  在瓷器制作的作坊,我们能看见泥土与水糅合的制丕工序。因为水的融入,泥土黏合紧密而不松软,便具有不同的形状和姿态,更有了水的灵性。

  因此也感谢水,别拒绝水,上善若水;拥有火的炽烈,也无妨藏有水的温柔,水性至柔,柔极至刚。正如钢刀淬火,唯有水火相济,阴阳相调,才赢来钢的坚韧与锋利。瓷器因为水的融合,才那么坚韧而柔媚。听吧,弹击瓷器,金属般的清脆悦耳动听,原来附有火的朗笑、水的潺潺。

  匠心雕琢灵魂

  “玉不琢,不成器。”在每一款瓷器上,都流动着匠师艺人的灵魂,让人仿佛看见他们和高人悟道,听到他们在松风中歌唱,以及泥土的呢喃,火的舞蹈,水的笑逐。那随手渲染的狼毫勾勒,一片墨痕,现出荷叶、梅花、芙蓉、小鸟,青花如水墨般在瓷胎上游走,或浓或淡,泛着一片欲滴的苍翠。还有其中的山水、美人、书法以及朱红印章,都洋溢着无限的意蕴。

  凝视瓷器,其实就是凝视生命,以及由远古而来的迟缓的脚步。

  历久弥珍

  见过出土的铁器,锈迹斑斑,刃角老钝;见过陈年的绸缎,色泽黯淡,凄惨欲裂;却看见古老的瓷器,经受着腐蚀、磨砺和漫长的时间的考验成为世人追捧的宝物,在岁月的推进中,愈久愈闪烁出诱人的光芒,正如陈年老窖久而弥香。

  真的生命历久弥珍,正如人间最美的爱情,纵然有过激情浪漫、难舍难分,若能持久绵长、地老天荒、至死不渝,更为人们称颂向往。

  景德镇它是盛开在水墨江南里的一朵不凋青花,是晕开在昌江春水里的一滴浓墨,是居住在珠山山畔的一位温婉女子,景德镇因瓷器而闻名,一个china就成了中国的国名,而这千年的风情流传至今,仍未变几许,就像是前世的心思化成了今生的胎记,曾被搁浅的记忆留给了这一生去找寻,也许凝眸顾盼,恍然前世变作今生,一梦千年而已。这小镇的浓浓温情还有天青色下的淡淡烟雨,染就了成真的梦境,语笑嫣然的春日里,我在景德镇等你。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