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窄亦有度
2018年10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赵申龙

  烟草在线专稿  月色下的成都是火焰之河盘踞的山脊,是写满千年故事的书籍,亦是我心之向往的所在。

  2015年10月,我从西风中穿越云霄而来,在它翠绿的印象派里渡过十余日的清闲。

  那时,我爱上了成都,这座精致的城市,也爱上了这里的味道,绕梦三千的娇子。

  我不是一个嗜烟如命的人,但每当难熬时刻总会用它来让自己好过一些。好过一些,这四个字听上去略显狼狈,可换个角度,便也是一方安宁,一时享受。

  我喜欢娇子,除了它的味道,还有它另外一个名字,宽窄。从春熙路的喧嚣繁华一路行到宽窄巷子的石板墙,心情从热烈变为宁静。坐在一间小小的咖啡店,逗着店里的小白猫,听一首蓝调,随手提笔,写几句诗,一抬头便看见坐在对面橱窗里的女孩点了一支烟,好看的手指掠过发梢,眉眼间的清雅动人至极。我拿起相机记录下这一刻,她似是有所感应,对我轻轻挥了挥手臂,我礼貌的点头别过已经红透的脸颊。

  通过相机放大她手中的物件,便看见盒子上写着的“宽窄”。我问咖啡店的老板娘,老板娘用正宗的四川口音告诉我:“四川的烟,买点带回北方去吧!”索性随意的买了一盒,金属色的烟盒考究得体,拿出里面的烟支点燃,清凉的味道灌进鼻腔和胸口,极喜欢。

  带着对成都的好印象回到北方,投入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我购买的第一盒宽窄烟盒放在写字桌前。

  因为我喜欢那两个字“宽窄”。

  上学的时候读的最多的是太宰治和爱伦坡,在他们的字里行间能感悟到被生命遮挡过的黑暗和沉沦在通透里的无奈。我会通过他们的描摹感悟到生命的痛和悲,在现实里寻求一丝来自真实的慰藉。纵使太宰治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极为极端,但他对友情和爱情的渴求仍旧感动到了读者。

  这在我看来与宽窄精神极为相似。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足够强大,强大到对生命的捶打有反手之力,但脆弱的人在有限的信念里用尽全力去抒写生命,这是“宽”的张力,在畅快淋漓之后选择用自己的事迹来警醒出现在生命里的人们,做一条纽带,一根抽醒世人的响鞭,这是“窄”的作为。

  我们应该尊重每一份“宽窄有度”的抉择,更应该做一个“宽窄有度”的社会人。宽如旷野,雷电之下对望大片星空,窄如溪涧,石壁四阔囊纳生命力量。论人生,还需从宽窄延伸,论思想,更需从宽窄外放,愿我不远万里带回来的宽窄成为指引我的路识,无论我身处旷野,或是落入溪涧,都能找到本真的我,胜战四方。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