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别总是在九月
2018年10月1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王海军

  烟草在线专稿  九月,一批艺术大师相继离开了我们。评书大师单田芳,相声大师常宝华、师胜杰、刘文步,小提琴家盛中国,歌者臧天朔、布仁巴雅尔……难免让我想起赵雷在《成都》中唱的那句: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九月的雨是阴郁的,阴郁得总让人有些冷,大抵就是因为与分别有关吧!一个学生写他毕业送别情境时,这样描述:明知这是读书时的最后一次相聚,心知往后很长一段日子都将开始长久别离,这样的时刻,我应该哭吧?至少也是铺天盖地的伤感包裹着此后几天的我吧?大多分别时总会让人看不清前路,尤其是九月的分别,从此便会结束一个花季,也让花季就此成为生命中的一段最美好记忆。

  单田芳在演绎评书时,经常会讲一句:且听下回分解。但这次的“下回”却如今夏中的那些花儿,永远没了下回。当季节转身的刹那,一批艺术大师也离开了我们。也许他们不忍再看到秋的萧瑟,不忍再听到秋的凄苦,所以才赶在叶还来不及落下的时候,便匆匆走了。

  前几日在辽阳燕国古城旁的小溪边垂钓,转头瞥见那段残破的长城,眼前顿时浮现出太子丹送荆轲时的场景。高渐离正满怀苍凉地击筑,而荆轲却悲壮地和着拍节唱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虽是发生在深秋时的故事,但分别之意早已在九月蔓延。当荆轲义无反顾地决定赴秦的那一刻,九月的太阳便不再燥热,而是变得殷红如血。

  我不清楚赵雷为什么会写“分别总是在九月”,是因为韵脚的缘故,还是因为毕业季的缘故,亦或是季节的缘故,但九月的确是会容易让人生出几许追思的情愁。当穿着厚衣服的人和穿着半袖的人相遇时,大抵没有人不会想起代表着青春和美好的“花季”二字。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