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丹山坡的枫叶
2018年11月0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在师宗,目前我还没见过大片的枫叶林,如果有印象,那就是五龙乡水寨的南丹山坡。高大肃穆的“自然神”像下面,“神泉”水源处,一片古枫树盘根错节,紧紧挨一起,枝干相互渗透,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长状态,一片片或黄或红的枫叶,挂满枝头,在阳光的照射下,枫叶的叶脉清楚地显现,血管一般,尽显爱情的底色,秋风中,片片红叶宛如明艳的火焰在燃烧,在跳动,有的跳不动了,就随风飘落,叶落而知秋。

  南丹山下的凤岚河由板江、腊门、牛尾、路稠、江龙五条河汇流而成,凤岚河畔,也有一排排的枫树,哨兵一般,沿河错落生长,看枝干略显青涩,它们忠诚地守护着美丽的河谷与南丹山,这个时节,枫叶逐渐变色,金灿、红彤,虽没有沧桑的年轮,却也不乏绚丽出彩,特别在南丹大佛巍然耸立、苍翠葱绿衬托,清澈见底的河水倒映下,满树的红叶格外漂亮,它们的出现使人兴奋,无数游客大呼小叫着跑到一株株枫树下,拍照、欢笑。醒目的枫叶在山下、河边成为一道靓丽风景线,我想起一首歌里唱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我便开始怀疑,这红叶到底是花还是叶?为什么它比花儿还要迷人?

  山一程,水一程,不负相思意。秋已深,霜已降。“秋花偏似雪,枫叶不禁霜”,走在这多情的山涧,与秋有了久别重逢的喜悦。红满天,也嫣红了相思的脸。春天是个烂漫的季节,夏天是个热闹的季节,冬天则是寒风凌冽,唯有秋天是个多情的季节,还有那淡淡的悲伤在风中的枝头摇曳,染红了那一片,两片,片片枫叶。在秋天的山间里行走,满眼都是火红的颜色,似那多彩多姿的生命在最后的日子里燃烧。有些悲凉却有让人惊叹。霜降已到,一夜之间,枫叶都染红,有些让人炫目,有些让人心醉。只缘置在此山中,不勉不休,看那火红的枫叶似蝴蝶在蹁跹,似蜻蜓在舞蹈,演绎一曲生命的赞歌。

  深秋,任凭清风把所有的香尘收集,可那一树的红依旧使人心动。且说风尘收不了旧梦,就是一树落尽了繁华,也有季节的流光碎影轻轻浅浅映入了我的心底。更何况那一座座山峰,仿佛是越烧越烈的火焰,一场春梦过后,迎来了一腔炽热的情怀;那一片片枫叶,犹如一把把火炬,烧得满身通红。

  一片、两片、三片;一树、千树、万树,到处都能看到它自己燃烧的影子,到处都彰显着它羞红的笑脸。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那反射回的余光,使我不敢睁大眼睛直接面对,也只好眯起双眼偷偷地观赏它的一季静美。此时,那久违的冰心早已融化,敞开心扉,涉入了一粒红尘,在心中燃烧着、沸腾着……

  在微风中,它舞动着那娇艳的身姿,分别在山腰、在路旁、在溪边来迎接它远方的客人。客人们或被它火一样的热情所感动,留下了一张张倩影;或被它浓浓的情意所感染,谱写了一个个经久不衰的动人故事和一首首耐人寻味的诗词,“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果真如此。

  偶尔,一叶飘落,落在缓缓的凤岚河里随波而去。我真不知道是红叶逐水,还是水载了红叶?至于去向何方,我没有时间去考证。遗憾的是没有弯下身来拾起那片火红火红的叶子,在这片叶子上写些什么,它自己就这样默默地悄然离去。从此,我那一颗安分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在过往中沉淀着,在沉淀里沸腾着,在沸腾内燃烧着……

  秋更深了,霜已很浓了。在风吹霜打之后,枫叶红了,红了。严酷的,枫的颜色,领略岁月的磨砺,寒霜的敲击,饱经生命的惊涛骇浪,从容如磐,飞跃梢头那鲜红的高度,淀积着生命的成熟。染红天际,如一幅美丽的画卷,慢慢打开它的绚烂。满山遍野的红,山山脚到山顶。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时刻,尽情地燃烧吧。嫣红了生命,嫣红了尘世。一片树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段旅程,从绿变红。生命的来来往往,眷恋着尘世未了的情。

  我爱这深秋,霜染的两鬓,市井烟火,我在秋的深处守候着。只有秋叶的静美,没有落花的忧伤。来不及触摸光阴的脉络,季节已在岁月中交替,枫叶在深秋里染红。我爱那满山的红叶,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燃烧,染红了生命,绚烂了天空。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