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安好
2018年11月13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春宏

  烟草在线专稿  故乡是静静的一幅画,就在我的心里。各自安好,就是我对于故乡的一种赞美吧。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对于我而言,像是一种抹不去的记忆,唯有各自安好的祝福了。

  我的离开,之于故乡,是命运,也是人生的可贵之处,就是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步是在哪里停留或者安歇,但你必须走着走下去,直到你走不动的那一天。没有谁要你走,也没有人完全挽留你,你也很懵懂,就这么一天一天一年一年走下去,走着走着就离开了故乡。那些人和事,却总是在你的心里萦绕——如一壶暖茶,在冬日的阳光下沸腾着热气,来者品之,走者呷之,都是一种对于故乡的赞美吧。有人会说,有什么好呢。不过是个小地方、穷地方、偏僻的地方,值得你这么唱赞歌吗?以前,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对这个地方充满了怨恨一般的想法,今天,我慢慢靠近才发现,能让我心安然处之的地方,能给我平静灵魂的地方,就只有这个地方了。不远不近的念着,想着,直到把自己淡淡地融进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各自安好,为盼了。

  离开的时候,有一种解脱,也有一种淡淡的愁,还有更多的是庆幸吧。直到多年之后,再反反复复的来回,还是觉得这里的一草一木比什么的地方都亲切,都值得让人信赖和欣慰。不单单是因为曾经的熟悉和可以回忆,还有许多的爱和留恋吧。许多留在我记忆深处的老一辈的人,都成为了一掊土,早已经长眠于地下了。就是那些我曾经叫过的叔叔、婶子、哥和姐们,也会见了我不敢相认,说这就是你吗?当然是我,只是我还能认得他们是谁,他们却几乎忘了我的名字而已。各自安好,祥和宁静,这里的生活还是如此让人记忆深刻,只是看着眼前的样子,恍然是多年之后,我们摩挲着对方而不敢相认的样子了。有人怀念,有人痛哭,说现在的乡村已经不是记忆中的乡村模样了。我想,难道他们只配这样生活吗?该有的改变,还是应该有的。只要是安好就行了。

  毛蛋、狗娃、石头等等,都是好养活的名字的代表。我是否有过这样的名字呢,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好的名堂呢。在村道里走走,一股久违的风会穿过胸膛,像是兴奋剂一样的让人精神。窄窄的巷道,铺上了水泥板,一棵歪脖树,还在村道的一个小巷子里立着,上面绑着几根红绳绳,就像是护佑我们自己和村子的神一般。每当离开的时候,总会望望身后的那个房子、那棵老树、那个白发被风吹得乱炸起来的身影,就会隐隐做疼,却也只能离开一样了。故乡的生活对于你是陌生了,你却对故乡有着深深的向往,只是再也回不去的那种亲切的、带着故乡的味道的东西原来越少了。来过,像是个客人,停停就走了,仿佛你也是个路过的人一般。没有多少的寒暄和客套,你只会在记忆里搜索曾经的那个故乡,仿佛自己就是个遥祝故乡安好的游子一般。你也好,故乡也好,各自安好,就是最好的态度。

  你心里想着故乡,故乡知道吗?你难忘的是曾经,只是曾经还会重现吗?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故乡,怕是永远的回不去了。这留给你哀伤,也让你选择性遗忘,对上了这个,对不上那个,一切都是新鲜的那个故乡啊。大坝,河岸,高高的麦堆,淘气的少年,拿着篮球当足球踢的样子,长着长着就有了胡须,成了一个故乡的游子了。远远地看着故乡,故乡是安详的。近近的看着故乡,故乡还是老模样。一草一木中间躺着的那些故事里,好像还像是母亲的笼屉,里面是热热的茄子包子,还冒着一股浓浓的故乡的味道了。油塔、油馍,柿子馍,锅盔、花卷,油旋旋,糖馍、枣馍,油包子,好像都已经揭开锅了,又好像我吃了几个还在吃着,吃着什么都是香的,美的,那种口福,只有在故乡的美味中才会拥有一样了。尽管大油包子吃得我曾经动了手术,看见油馍我就想吐了,但那种踏踏实实的味道,总是在我的唇齿间流转,香哪,美哪,总会有故乡的味道弥漫了。也许,今生不会改变。也许,这就是各自安好的最好的名片。

  人的生命里注定只能包着一个故乡。不管时间长短,不管距离多远,不管身处何方,只要是谈起故乡说起故乡,总会有淡淡的伤,不敢去揭去碰去摸索,只有深深镌刻在心里,念着想着望着,哪怕那只是一种伤痕。在我的心里,我只愿故乡安好,就像是我的心房一样,慢慢震颤,慢慢抒发,慢慢欣赏。一片落地的叶子,一首淡淡的歌谣,一个似乎熟悉的背影,都会给我心灵一种暗示和约定,那就是故乡的人和事吗?我们在故乡的对面,就是看着,就是不说话,就是平静的守望着这一切,哪怕故乡一无所知,只愿我们各自安好,就是好的结果。心里,花儿会开,梦里,故乡会有味道,我是这风景之外的一个蒲公英,偶尔会停留,偶尔会落下,这就是传说中的走心吗?

  各自安好,唯我所愿。温和故乡,梦里故乡,淡淡的就行,不需要多么的浓墨重彩,大声喧哗,悲天嚎地,我们只要用心就行了。也许,这也是故乡的一个朴素心愿吧。对于故乡,我们都是直白的人。对于游子,故乡总是温情脉脉。不管是驻足还是离开,泪水总是和笑靥一样显得珍贵,因为,我就是故乡,故乡就是我。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