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日子谁清楚
2018年11月07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春宏

  烟草在线专稿  谁的日子谁清楚。我总是记得老人讲过的这句话。那时候,我还懵懂,不懂得其中的道理。现在似乎明白一点了,却还是腾云驾雾的过着自己的日子呢。

  年纪是越长越老了,胆子也好像越来越小了。干什么事情,总是徘徊、犹疑,老担心不成功了怎么办,会有什么后果呢。几乎从来没有了青春意气风发的样子,怕什么,不过就是个失败吗。当这句话猛地说出口的时候,冷不防会自己把自己拽回来,死死按着自己砰砰跳的小心脏,反问,你怎么还会这样幼稚呢。直到小心翼翼把一件事情干成了或者让领导同志们基本满意了,才会长舒一口气,为自己加加油叫叫好罢了。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呢。出门怕风吹,大话不敢说,只是守着个落日慢慢降落吗?果然是了。你这人有暮气了,不求上进。别人这么说我的时候,我还沾沾自喜,反正我老了,就这样吧。我的潜台词就是我不想怎么样了,我的日子我知道呢。

  想想以前,我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像就没有考虑过失败、不成功是怎么样一回事呢。朝前走,跑着,跳着,似乎日子就是个计算器,我只管朝着自己想要的目标前进。一路上,天气如何、别人情绪、路障保护等等,我哪里顾得上管呢。现在不同了。就像是南郭先生一般,走路和做事慢慢吞吞,活似一个风味小吃“佛抄手”。没事不想管事,有事会绕着走,整天拢着两只手,搭在袖口上,这不是“佛抄手”,这又是什么做派呢。日子不紧不慢的,没有催着我,孩子大了,父母老了,亲戚们中的长辈一个一个像落败的树叶,不经意之间都进入到了秋天的节气了。我在自己的日子里,慢慢走着,远离了关公的“红脸”,也没有了曹操一样的“白脸”,更没有包公的“黑脸”,好像是一个混合色系的脸庞,变色龙一般呈现着跟随场合的不同而变换。这还是我吗?我都忘记了。

  再火急火燎的事情,对我而言都是一种生活常态。急什么呢。就像我前不久刚刚好起来的感冒症状一样,靠着自己的抗体就十天半月的好起来了。不用管,就都好了。可惜,凡事都没有这样好的结果和人的心情对接了。生活中,工作上,也还是会遇见一些你绕不开躲不掉的事情,缠着你,拉着你,让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对的。为难啊。有时候希望自己是个乞丐,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的,哪怕就是天塌下来呢。只不过是人在屋檐下,你想要挣得这份工资,总还要受些约束、纪律和规矩,由不得你像个自由人一般了。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好像也习惯了,适应了,对于变化和节气几乎充耳不闻了。不知道外人看着我,还会想起来我曾经的年轻时候吗。一次,同事翻看我的照片,突然冒出一句“你年轻时候还是长发卷啊”。但我看到这青年的日子里的我的时候,连我都惊呆了。摸摸额头,就是我的额头,我怎么连我都忘记了这十几二十年前的日子了呢。

  谁的日子谁清楚。老辈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和姿态。这一定是他们经受过了的苦痛和经验的混合体吧。我想是的。就像是油盐酱醋瓶子,每个你拿起来,尝尝,才会知道这其中的滋味了。经历过了,都是记忆。当我们对日子习以为常了,好像什么都见怪不怪了,这日子真的是太沉闷了。不过,幸好我还知道我的日子是必须我过的。取决于我。这让我在和日子并肩走过的时候,还知道有一点点生气。每次回家去,沿着小时候走过的小道路、小街道、小村落和曾经几乎能认出的人们,我都会细细端详,搜寻不一样。我像是一条小狗,在打量,在琢磨,顺着我还熟悉的家乡的味道朝东或者朝西走下去。在这些不知道的日子里,我过得好与不好,我自己知道。不过,对于住在我心里的那些曾经我熟悉的人、我认识的人们,他们的日子呢。只能由着他们自己了。这事情,你可以帮一时不能帮着谁一辈子啊。

  日子很长。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遗憾。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属于超前看的人,还是该想想以后该怎么办。以前老是盼着过年穿新衣,想着溜出去和童年的玩伴们游玩,一转眼的工夫,自己就开始管教孩子,要如何如何,不成想仅仅十年之后,当我和他并肩站立的时候,我都已经开始需要仰视着他了。日子还长,对于我来说,还长吗?对于他而言,应该是一种绝对的长,有拉伸力的长。我开始羡慕,也有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嫉妒了。谁的日子呢。整天在上班,对于外面的世界,也只是一种渴盼,仅仅而已。明明知道只会上班,却还要想着怎么去挣大钱,呵呵了。让心静一静,自己把头发理一理,还好,还清晰着呢。趁着这还清晰的时候,多走走看看转转,自己把自己拽回来,在幸福的时光的日子里走一走,就是最美的日子。

  谁的日子谁清楚。当我离开一个地方、离开一个故人、离开一种思绪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还会把握日子的节奏——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而不是饥不择食、强人所难。人生的距离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老了,不管是反过来看,还是正面看,都是一种不错的选择吧。不得过且过,就在日子里走着。前几天一个发小说,我以前总是拼命要强,现在没那么个死样了。我想,还是那句话好,以前我要强,只是现在我不计较了而已吧。也许,这就是真实的日子吧。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