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年味
2018年12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年味是一道风景,旖旎,绚烂,陶醉。

  年味是微风吹起的波浪,一波连着一波,一次次撞击堤岸,那样轻柔,那样轻沉,用那长长的堤坝吻着眷念,温柔而美丽。

  年味是母亲亲切的呼唤和无限的牵挂,挂在残月的一头,洒满所有的心灵,寻找那段逝去的回忆,那样明朗,那样清晰。是父亲农忙时拘搂的,农闲时又渐渐挺直的身板。是母亲瘦弱的背影,一条麻布围裙怎么也围不住的忙碌。是妻子小超市生意的红火。

  年味是父亲凝重的张望和永远的思念,掺进那袅袅的烟圈,飘向无际的天空,让我嗅见那个辛劳的身影,惆怅的叹息。又是一盅酒,两行欢喜的泪,是一家人相聚时,你端起酒杯哽咽的话语。

  年味是最美丽的微笑,又是最幸福的记忆,像一杯浓浓的酒,可以让心血沸腾,燃烧整个相思。喧闹中有寂静,寂寞中有欢乐,痛苦中有幸福,因为有一个地方永远属于自己,时刻敞开着大门,他能容纳我的一切,抚慰我受伤的心,休憩我疲惫的身体,寄放我奔波的情感。她属于我,我也属于她。有时,年味是小时候一份念想,新衣、新帽、新鞋,真正的去旧迎新,压岁钱,一场接一场的雪。可惜,这几年都很少下雪了。那种简单,纯朴的奢望里,满是简单的童真与快乐。

  总有一种莫名的激动,那样朴实,却又那样疯狂,牵动着我将理想放飞,鼓动着我将梦想实现。那是一个多么温暖的怀抱,有过去,有未来,有昨天,有明天,在她的怀抱中总是不想长大。你静静的聆听,听岁月在你身边无声地过往,从花红柳绿,从黄叶满山,从鬓角一根根白发,从田埂上挑回的一担担守望里。也许,年的味道,便是从此刻开始的年味,是最入心的乡愁。

  如今,年味更是一辆接一辆的新车,整齐摆放在村口,是村庄最耀眼的骄傲。年味,也是今天大街小巷里最为乡音的一句问候。收集起这一年的期盼。我仿佛从一座石磨的旋转里 ,磨出白白的豆腐,磨出的黄黄的年糕,磨出你还未到村口,便早早闻到的年的味道与芳香。

  在老屋,年味是屋顶上早早升起的炊烟,是一串辣椒,一杆香肠,一刀腊肉。一串鞭炮,两盏红灯笼,写满风调雨顺,五谷飘香,写满山乡内外涌动的春情。年味是一本书,看不厌,读不够,年年有新意,年年有激情。年味,总是浸泡在时光的记忆里,是牵挂在大山深处,最质朴,最原始的故土的味道。是一年的辛劳与丰盛,把对来年的期许,敬重,阳光般摆放在心里。年味总伴着团圆,温馨,亲情,感动。让你疲惫的心身在这港湾里稍做调整,歇憩。春节一过,满怀豪情,又去迎接更新的路程。

  晚风拂过的月亮的脸在低语,大地偎依着月光在沉睡,母亲拽着我梦的呓语。我的心怎能平静,那遥远的故乡栖落的家。我飞翔,我歌唱,都在为她祝福。

  年味是一个独特的旋律,永恒的主题,生活与人生的寄托,强烈弹奏,世代歌颂,永世追求。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