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与烟
2018年04月27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兰源平

  烟草在线专稿  我有一个诗人朋友,留着一头散发着艺术气息的自然卷发,黑胡子长满了整个脸颊,身材宽胖而性情豪爽。他平素最爱两件事情:抽烟、喝酒。论喝酒,他酒的品牌、喝法不拘不限,而论抽烟,他却只抽金圣,这个习惯多年如一。他经常抱怨不抽烟想问题、写东西不深入不痛快,因此,只要看见他屋里烟灰满地、云烟雾罩,便知道他又有大作即将出炉了。

  不仅他是这样,许多的大作家也是如此。据鲁迅朋友许寿裳回忆,鲁迅除了喝茶吸烟之外,并无其它嗜好。茶只喝清茶,而烟却一天至少要吸50支烟;老舍先生更是直接说:“没有烟,我写不出文章”,在他《骆驼祥子》、《茶馆》等经典名著中都直接、间接对烟有精妙的描写;当代著名小说《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烟民,他那张最具标志性的照片中便是他夹着烟凝视远方的沉思状态。

  自古文人好风雅,其实从明清时期烟草传入我国起,便有许多诗文是专门描写烟草的,在清代曾有联专咏烟草云:“香云熙朝瑞气,灵草盖世祯祥”、“酩心何用周郎醉,吐气还扬太白眉”。这些优美的文词不仅再现了当时历史条件下人们对于烟草的喜爱,更是对烟草氤氲生香之美的最佳诠释。

  许多作家的创作的确是离不开烟的,也许是因为这袅袅青烟能够化开现实沉滞的泥淖,去寻得一刻轻盈安定的妙乐,抑或是烟丝连着神思,思接千载,方能笔下生花。但无论怎样,我想作家们在抽烟时总会是快乐的,这不禁让我联想起周作人散文《谈酒》中的一句话:“酒的趣味只是在饮的时候,我想悦乐大抵在做的这一刹那,倘若说是陶然那也当是杯在口的一刻吧。”或许,烟的趣味与悦乐也在吸吮的那一刻吧。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