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橘味香气
2018年06月0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余童欣

  烟草在线专稿  嘴里含着一块微苦的巧克力,听着身边小孩子“叽叽喳喳”讨论着“小猪佩奇”、“熊大与熊二”、“喜羊羊和灰太狼”……我不禁感慨,现在孩子们的童年都被缤纷的动画片占据了所有视线,直到一个柑橘从年轻妈妈怀里滚落下来,咕噜噜滚到我的脚边,我的思绪也仿佛滚到了小时候……

  那时候,我家还住在偏远的城市边缘,虽没有城中的人声鼎沸,却拥有清冽的小溪与郁郁葱葱的山林。学堂里的下课铃声一响,就见三三五五的孩童脱笼而出,将书包衣服随意丢在一旁,赤着脚丫子,光着膀子,淌着溪水摸着来往的鱼虾,也有不愿下水的孩子,在河边扔着石子,溅起一朵朵水花。有的孩子是山中的精灵,就见他们毫不费力的攀上一棵棵高大树木,“嗷呜嗷呜”地模仿者人猿泰山,或向地上起哄的朋友扔去馥郁香气的花朵和小巧的果实。我不善水性,也不善攀援,和疯疯闹闹的孩子总是玩不到一起,只好蔫蔫的回到家里,把自己关到房间中。

  妈妈看到了,硬是拖我出房间,说要带我去采摘柑橘,回来酿成蜂蜜柑橘酱。正巧,我家后面便种植着一片小果林,她提着篮子,手中握着剪刀,一手牵着我,跟我说:“橘子的酸甜不能光看颜色来判断,挑青黄相间的一定也甜。”这些橘子,它们有的像挂着的铃铛,随风左右摇摆着;有的像被提着的灯笼,发出明黄的光泽;有的好像害羞的小女孩,小脸蛋红扑扑的;还有些窝在一块儿,就像是重逢的故友。闻着这阵阵的橘香,我迫不及待来到树下,剪下了那个我精挑细选的通红的橘子。抵挡不住诱惑的我早已剥去它的外壳放进了嘴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酸味,我急忙吐了出来,妈妈说的果然没错,一脸不甘心的我决定继续寻找。在我的细心观察下,终于找到了让我满意的橘子,给妈妈吃了之后她脸上也漾出了笑容,我觉得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篮的橘子把手臂勒出了一条条红痕,但想到能吃到香甜的蜂蜜柑橘酱,又觉得心里美滋滋的。“一切化整为零、二洗苦尽甘来,三煮柔情蜜意,四冰岁月留香……”我站在妈妈身边,看着她熟练的将一个个柑橘切成丝、切成片,放入锅中去除苦味,边煮边搅拌边念着这蕴含美好寓意的口诀,时不时还往我嘴里塞一瓣清香的柑橘,我也时不时偷偷用手指蘸着蜂蜜舔,满屋子都是甜美的气息。

  掉落的橘子已经被年轻的妈妈捡起,她脸上带着笑,牵起自己的孩子,我仿佛又看见妈妈牵着我的手,一边往回走,一边和我说着蜂蜜柑橘酱的甜蜜,从她的怀中飘来一阵阵柑橘味的香气……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