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花
2018年06月1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谭瑞红

  烟草在线专稿  清晨,窗外的鸟叫把我从睡梦中唤醒。看一眼手机日历,6月9日。“不知道,合欢花开了没有?”我在心里嘀咕。由于脚伤,已经半个多月没出门了。可是合欢花快开了。我想去看看。

  人到了一定年纪很难再深深喜欢什么了。一个人,一朵花,一片风景,就算心动了一下,也就转瞬即逝。而青少年时期甚至童年的某些令人欢喜的人、物、一草一木、一个片段,却不经意的变成了简单而挚热的难忘。

  童年是在部队上度过的。部队里有一个多功能的场子,白天战士操练,孩子上体育课,甚至严肃、威风的阅兵,到了晚上就成了露天电影院。一棵开花的树就静静的长在操场的旁边。每到夏天上体育课,自由活动时,我都会到树下玩。或者和小伙伴追逐嬉戏。或者独自在树下捡拾那些粉红色的丝丝缕缕,像小伞一样的花儿,把它噙在嘴里舔舔,放在脸上亲亲,往空中抛抛。走的时候,收藏在兜里。那么自然,不经意,连它的名字都不知道,也从没想起问谁。快升初中时,我们回到了地方上学,见不到了才开始觉得要是还和我在一起就好了。突然想起,它叫什么名字呢?后来也走过了很多地方,看到过很多花,却从没再见过它。可还是总会不经意的想起、想念,那曾陪伴我,给我过欢乐的花儿。

  直到四、五年前,我们到桥南广场散步,“哇,就是它”我激动喜悦,“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啊”。“是合欢花”,老李回答。我开心极了,像是又回到了童年。急忙捡拾一朵仔细看看。原来,花瓣不显著,但雄蕊细长,下部白色,上部粉红色。像一个挂在马颈下的红缨。远看一树绿叶红花,翠碧摇曳,带来些许清凉意,走近她,她却欣欣然晕出绯红一片,如腼腆少女羞出红晕,真令人悦目心动,烦恼顿消。

  重逢后的每年夏天,合欢花开的时候我都会去看看,在树下走一走。简单而挚热的难忘,让我觉得,时间匆匆,带走了一些什么,可还是幸福更多。

  “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能想照,敛尽芳心不向人。”“不知道合欢花开了没有?”,我喃喃自语。“合欢花开了”,老李说。我开心起来,一会儿就去看看。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