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同志”云云
2018年06月1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春宏

  烟草在线专稿  如果是心存善念与人为善的人,大概一定是个能“团结同志”的人。

  我记得刚离开家在外地上学时,我和家里的联系方式还只是限于书信往来。父亲作为家长和家庭代表,我作为学生和儿子,在和父亲的相互的一封封家书里问候和勉励。记得父亲在一封信中说,“一定要尊敬老师,团结同学”云云。那时候,我看了还是有感触和感动的。毕竟,一个人在外,总是需要在人群中生活的。他呢,也一定希望我活的很好,不至于被冷落成一人吧。过了许久,我也早忘了还有这封信和信里的这样的话的这回事。当毕业离校把几年的东西清理完毕的时候,突兀的翻出来这封信,读着读着,好像读出了父亲的希望和期盼。也许,他不求别的,只是希望我好好努力向前吧。直到现在,我的印象中对这句话记忆很深,似乎总也擦不去抹不掉,几乎刻在心里了。我不知道我这么多年是不是还如他希望的要求的那样“团结了同志”吗?也还不知道是不是能“团结了同志”?现在的我们,不管是组织和个人,谁还会这样想起这句话呢?不过,我还是牢牢记在心里的。我希望,这句话能伴随我一生呢。受用,就好。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是不知道那个先人先辈总结出来的。每当自己遇到不顺心、事情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那样发展的时候,我总是想,别计较,还是团结同志的好些,放在我身上我又会怎么想怎么做呢?尽管当时也忍不住,也想发脾气和人吵一下拼一架,想想还是放下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难处和痛点,你要求别人做的,你自己首先做到了吗?这不是冠冕堂皇,这是基本和必须要的东西啊。自己都没有,往往还主动从别人身上想原因找原因,这个人难道自身没有问题吗?那些“子非鱼也”、“白马非马”的纠结和别样的论调,当然是戴着有色眼镜在看问题了。这样的同志,团结能起的了作用吗?只是我们作为一个个体,本心里都应该是这样想和做的。也有人说,现在到了网络时代了,不适用“团结同志”这样的做法了。这么大的人群,合得来就好,合不来就撤,这还有留下来的必要吗?网络时代的规则变没变,我们做人的底线还是应该有一扇窗,至少还可以看得到自我内心和世界的。能团结更多的人,这是个领导的基本素质呢。不知道现在的人们,是希望被团结呢,还是独善其身呢……

  也有人在社会经验之中得出这样的结论,人这么多,团结的了能为我所用的人,我就团结,我用不上还多嘴多舌的人,就面面相觑或者相互有个照面就好。这样的团结同志的方式,感觉像是一堵墙,要么自己在墙内,要么别人在墙外,一样的东西,非要割舍出不一样的感受了。譬如收麦子,季节到了,也成熟了,有人说今年是个好年景,高兴呢。有人还在愁苦,这样的收割要多流汗呢。在我所受的教育和人生经历之中,我不能容忍利用别人和被别人利用这样的说法。人和人正常交往,用心用力,没有非分之想,大家和睦些敦厚些就好。谈得来就多说些话,话题不多就少说些话,相安无事的距离和原则,我们都坚守,也挺好的。如果套用了“利用”、“功利”和“总要有些好处”的心思,我个人的感觉像是被侮辱一样了。如果硬要团结这样的人,除非字典里还会有别的替代的字眼了。说着说着,我自己竟然也会遇到团结不了的同志,还是那句话,林子大了,你个人的能力和经验总是有限的,你能放飞自己,你还能放飞别人吗?一码归一码,就这样吧。

  社会上的事情很复杂。我想,再复杂的事情,总归还是需要个尺度和界限的。要不然,这个社会会乱套的。强扭的西瓜不甜,强按下的头也还是想不到一起的。父亲给我写下“一定要团结同学”这句话的时候,可能只是想着我要好好和同学交往,自己能生活的还好,我想,他别的可能的想法不会太多。我的圈子慢慢大了,他的圈子还是在村里那么大一点的地方。也许,他见识比我多,也许,我比他经历过的事情还多呢。在经历了这许多的事情之后,他依然相信,人还是要“团结同志”的,而我,早已经有了我的想法。随着年岁的增长,我的话比他的话要多了好多。他只是静静听着了,好像几乎没有再评论的意思了。恐怕他也知道,孩子大了,自然会有自己的天地,管,是管不了的。但我还是感谢父亲,起码在我人生经历之中的某个阶段和大部分阶段,我依然还是欣赏并且牢记他的那句话,我依旧是“团结同志”的。不管是干大事——好像我就没有干过大事,还是干些小事情——老老实实挣些工资,我都按照要“团结同志”这样的要求来要求自己,前提是我绝不苛求别人!

  在档案里,在宣布某某官员的大会上,还会偶然碰到“团结同志”这样的评语。有好几次,我的小同事们都很惊讶,怎么现在还会有这样的话呢。我表情温和,看着他们,就会想起父亲写过的信和信里的“团结同学”这句话。我希望自己能好好收藏,并且实践,也在人生里把握和运用它。虽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至少还能在现实世界里想起和诵读它,暖心,平和,不温不火,或者,这就是好的人生呢。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