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声吟唱凤岚河
2018年06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时光飞梭,不知不觉已到了初夏,又是一个夏季的轮回,蝉鸣在林中响起,静寂的夏天变得热闹不已。

  对于只有旱季和雨季的凤岚河畔,初夏属于那绵绵不绝的雨季。五龙是出了名的炎热,但初夏的降云雨气又飘向绿洲,飘向五龙,为板江、牛尾、路稠、腊门、江龙河和所有的江河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水源。雨水让空气清新,让树木滴翠,让气温凉爽。我浮躁的心也随着气温冷静下来,给自己一片宁静的空间。

  初夏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季节,特别是在这古老的凤岚河畔。狭长的五龙坝子宛若一只装扮得美丽的摇篮,四周是延绵起伏的山脉,蜿蜒着伸向远方,与天边那梦幻般的云彩融在一起,那变幻莫测的云更像一层薄薄的纱帐,轻轻地披在五龙坝子这个美丽的摇篮上。凤岚河由板江、牛尾、路稠、腊门、江龙五条河汇流而成。五条河源于壮乡,汇流于壮乡,故五龙也由此而名。沿凤岚河溯水而上,可到五河之一的源头。五条河的源头或穿山透石从山林内急匆匆喷涌而出,或从大山深处沁出成泉,流而成河。凤岚河汇集诸河流水,穿梭在地热河谷槽区,或滚浪急湍,波吟浪咏,或漫步河道,悠然自得。南阿河像一条柔软的丝带,从古老的雨林深处溜出穿过坝子,不知经历过多少个岁月轮回,就这样日复一日静静地流淌,浇灌着这片安静的土地,孕育着这片宁静的世外桃源。凤岚河缓缓地从坝子中穿过,葱绿了壮乡的山山峁峁,鲜活了原野的奇花异草,哺育了田间地头的庄稼,流出了壮家人的故事,流出了秀雅厚重的五龙,在离壮乡小镇很近的地方拐了一个弯,河湾就在南丹山麓脚下趟过,然后又顺着坝子的中央,慢慢地向东流去,最后消失在群山环抱中。就唱着生命的歌,沿下游苏绿拂野,汇入南盘江,流进大海。

  美丽的壮乡小镇五龙像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依偎在凤岚河坝子中间,壮家人靠山建房,濒水而居,屋前稻田片片,阡陌相通,屋后树木葱葱,桔子缀红。在山脚下干栏式民居一栋挨着一栋,房屋之间填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和五颜六色的花丛,互相点缀,林间有屋,屋有林傍,勾勒出一幅宁静、安详的世界。我喜欢初夏的凤岚河畔,特别是一阵小雨过后的下午,走在被雨水洗刷过的乡间水泥路上,享受着路两边泥土散发出的芬芳和一簇簇野花的淡香,很快凉爽和畅快从脚底蔓延至全身,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舒畅,沁人心脾。凤岚河静静地流过,她像一个安静的少女,千万次的四季轮回,不曾在她美丽的容颜上留下岁月的痕迹。

  凤岚河就像一条记忆的河,让我想起了家乡的河,让我想起了那欢笑的童年。我从小在南盘江畔长大,家乡的南盘江与凤岚河是一个水系,我对家乡的南盘江有着非常特殊的感情,因为她陪伴着我度过整个童年,每一个炎热的夏天我都会在南盘江里嬉戏,使我的童年充满了欢乐。凤岚河会让我想起家乡的南盘江,看她静静地流过,虽然和南盘江咆哮、豪放的性格相去甚远,但是凤岚河给了身在异乡的我一种亲切感,属于家乡的亲切。

  凤岚河畔的初夏,我喜欢走在壮乡小镇五龙的每一条街道上,感受壮乡小镇初夏的喧嚣,小镇缓慢节奏中的安详与宁静,品读壮乡小镇五龙人自由散漫的惬意生活,放慢自己的思绪,学会小镇人从容不迫的生活态度。雨后的黄昏,我会顺着小镇后的水泥路爬山,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高大葱茏。沿路而上,累了在小亭子歇歇,体验初夏的味道。穿过密林,你会看到一条条山路直达山顶,登上顶峰。凤岚河在山脚下的坝子里蜿蜒盘旋,绿油油的河岸是长势茂盛的芭蕉和蔬菜,呈现出一幅美丽富饶的景象。远处的坝子被一望无垠的群山环绕,此起彼伏的群山仿佛是一副绿色的帐幔,一阵风吹过,随风扬起,交错起伏。天边的晚霞,映在坝子、山间,夕阳也变成了一抹金黄,向四面八方散开来,就像一缕缕吉祥之光照耀着凤岚河畔,使这片古老的土地变得金碧辉煌,仿佛在唱着古老的赞歌。几棵榕树旁,一座金光灿灿的吊脚楼映入眼帘,它便是五龙历史上著名的壮族干栏民居。以前只听过名字,便想当然地认为壮族干栏民居是干栏的,见过之后才知壮族干栏民居其实是吊脚楼,是金黄色的,与金黄的夕阳交相辉映。

  站在山顶放眼望去,凤岚河流过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葱绿,广阔无边的苍穹笼罩着凤岚河养育的土地。坝子四周高低起伏的山脉无尽地延伸,消失在遥远的天地间,看着这犹如画中美景的山河,我不禁感怀人生。我们的人生何尝不像凤岚河,不停地转弯、流淌,路途中也许会有很多障碍,但并不代表我们要在困难面前放弃流向大海的梦想,我们可以绕道,另辟蹊径,绕过障碍,最后到达遥远的大海。  

  初夏,我在凤岚河畔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宁静,置身到低声吟唱的凤岚河中,仿佛一个远离故乡的孩子回归了母亲的怀抱,你抓住伸向水面柳枝,任凭源源而来的河水冲洗你朦胧的意念,一种难能诉诸的惬意,一种透骨荡心的舒畅就溢满了全身。你聆听着凤岚河同夜蟋蟀合奏的无字古歌,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感受,一种尽情享受大自然恩赐的感受,让你在多情的凤岚河里找到了。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