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车路沟
2018年07月05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车路沟是我故乡的一条小河,我常常梦起。久而久之,小河就成了一条情感的纽带,一头系着在外生活的我,一头系着亲爱的故乡。

  车路沟自南盘江的涵洞向白水塘蜿蜒流过三岔河水乡的田野,虽然名字叫车路沟,却是一条小河,我在童年时经常光顾的地方。

  春天来了,冰雪融化,草木萌发,小河长肥了许多。水中倒映着斑驳的树影,微风拂来树影就像一条条游龙在舞动,煞是美丽。太阳升起来,河边来了好多洗浣的女人,我跟在奶奶的屁股后面也来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可热闹了!捶衣声、谈笑声搀杂在一起,给小河增添了勃勃生机。我拣起了几块石片,贴着水面向对岸扔去。石片在水面上跳跃着,溅起了一朵朵浪花,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我最喜欢夏天的小河。玩累了,出汗了,就跑到河边,脱光衣服,一头扎进水里。我们或俯游,或仰游,或侧游,或潜游,真是惬意极了!我自认为潜游的水平还可以,一个猛子扎下去,憋上长长的一口气,能游很长的一段距离。潜游时,我总是睁着眼睛,能看见小虾自由自在地嬉戏,小鱼无拘无束地游动。

  我喜好捉鱼。捉鱼的方法很多,但我最喜欢围池捉鱼的游戏。我们选择一片水浅而且朝阳的地方,用沙石围成一圈,里面形成水池。围池时,要留下一个缺口,和小河相通。中午时分,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小鱼喜欢水温高的地方,这时,会有成群的鱼儿在浅水中出没。我们不顾太阳的暴晒,站在离水池较远的地方,弓着腰,一动也不动,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缺口,就像“守株待兔”。如若发现一群鱼儿钻进了水池,我们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跑过去,连忙把缺口堵住。这样鱼儿就成了“瓮中之鳖”,想逃都逃不掉了。

  夏天,这里经常大雨滂沱,小河水位陡增。大雨过后,正是捞虾的好时候,因为河中央水流湍急,小虾是呆不住的,它们会在小河两边靠岸的浅水里聚集活动。这时,村里不少人端着盆子,拎着网子,来到河中里,开始捞虾,我和小叔也加入其中。捞虾时,要逆着水流,手持网子,沿着河底用力向前一推,接着迅速地把网子抬出水面,只见几十只小虾在网内蹦蹦跳跳,很是惹人喜欢。不一会的功夫,就能捞到很多。奶奶把小虾放到清水里,淘洗干净,然后放在热锅里焙干,小虾由灰褐色变成了鲜红色。奶奶把小虾倒进碗里,磕上两个鸡蛋,用筷子搅匀,再放到锅里用油煎熟,营养又美味的鲜虾煎蛋就做成了。我们把它卷进麦面粑粑里大快朵颐,那香颈就甭提了!爷爷也会拿出酒瓶就着它喝上两盅。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小河里沉淀了大量的营养物质,把螃蟹养得肥肥的,照螃蟹正当时。夜幕降临时,螃蟹就会从洞穴里陆续爬出来觅食。吃过晚饭,我们提着铁筲,握着手电筒,开始行动。照螃蟹应该从下游照起,如果先照上游,蹚过的浑水就会流下去,看不清螃蟹。灯光照过去,螃蟹就突突地往前爬。我们迅速地伸出右手,半拢着五指,按在螃蟹身上,抓到手里,扔进筲里,只听见“当”的一声响,螃蟹就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抓螃蟹时,一定攥住两螯,以免被它夹伤。捉到的螃蟹要放到清水里,让它吐吐脏物。过个一两天,把坚硬的外壳揭去,裹上一层面浆,放进油锅里炸酥,吃起来真是鲜美极了!

  冬天来了,小河渐渐封冻,就像一条玉带缠绕着田野。数九寒天,冰上实了,我们终于能在上面滑冰了,沉寂多日的小河又热闹起来。我们展开了激烈的滑冰比赛,看谁滑得快,滑得远。一块糖果,一个苹果,都可能成为冠军的奖品。滑冰既要大胆,又要心细。不经意间,就可能摔个“四爪朝天",引得同伴笑得前仰后合。笑声在小河的上空飘荡。

  前些年,小河边的田野大量使用农药,老盘江的河水受到严重污染,鱼虾濒临绝迹。我的心在流血,不知何时,小河再现昔日的清澈与美丽?

  故乡的小河在我的梦里潺潺流淌,带着喜怒哀乐,不舍昼夜,留下永远的乡愁。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