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匠
2018年07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春宏

  烟草在线专稿  匠人相对于先生而言,那是一种生存方式。不过,嘴匠这个是人呢,还是事呢。最好,我们都莫做嘴匠,还是实实在在的好。

  有一次,陪着家人去参观一个农耕博物馆。博物馆里尽是些农家生产生活器具。对于孩子们而言,都是新奇的。当时看了看,一共列了过去农村里的十二种“匠人”名录,有剃头匠、篾匠、瓦匠和木匠等等。回家之后,再把他们细细梳理了一遍,发现,在现实生活中其实还存在一种工匠,就是他们不用工艺名称称呼,却只用嘴巴善言,我姑且称之为“嘴匠”吧。当以笼而统之称之。嘴匠一般都会擦眼观色,用灵动的舌头翻卷事物本身,只要是能为我所用的就无用其急的各种方式去迎合、说服和引诱事物和人朝着他想要去的方向去了。偶尔,也会听到父母辈的人说,某人是个嘴匠,能把死人说活了,就是家境太贫寒,混个饭可以,说到钱还是穷字当头。我想,他这还是低级的嘴匠吧,否则,怎么可以只求混个饭,裹个腹,也没有个挣钱的好门道呢。嘴匠,嘴匠,是要靠嘴,看看那些还存世的大仙大师们,我都想呵呵一笑了。看新闻,说一个四川的农妇,对人说她得了仙道的感应,结果就有人结对去“被摸着”看病,稍有常识的人都会避之不及呢,竟然还有人去做这事,可见,嘴匠,还是有市场的。至于长久不得长久,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我印象中,家里人对于先生的敬畏和尊重,是有别于匠人这一类人的。在他们和我的记忆中,先生是能帮人提升、进步和起到引领作用的那个人。匠人仅仅是有一门技艺,不至于穷困而死的。小时候,我对先生的敬畏是逢年过节要去他们家里求写对联,还要提着父母给拿的礼物点心。到了哪里,还要帮着压纸裁纸,稍有不慎,还会挨骂,不是把力气用歪了,就是对折对折把自己折糊涂了。惹得先生骂的一脸不高兴。回过头来,还想着人家这先生厉害呢。及至大了些,就能看见先生在人家家里礼房端坐着,一个笔头就记下了许多的礼金和礼毕,而一般人都在忙着端茶倒水出门接客呢。那时候,就想着,什么时候我也能坐在先生的位置上,光凭一支笔就混出个人样呢。只是当家里准备打家具、盖房子、垒猪圈和逢年过节缝新衣,似乎才能看得到匠人出头了。他们会插科打诨说个笑话,逗一逗小孩子,让他们穿了新衣精神、家里添了个好物器而已。每当说媒的到了,家里人或者老人都说,嘴匠来了,似乎不待见她,却又不得不依赖她。说成事了,人家会请客宴请她,说不成,人家谁说她骗钱混吃喝。那时候,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误解了她呢?

  直到自己可以判断一件事情的区直的时候,才发现,这社会上真的有一类人,就是依靠嘴巴生活。他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其实他们也怕见鬼呢。也不知道他们见过没见过鬼呢?他们又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我自然也没有对他们有太多的好恶之感。只是凭借着小时候的直觉和大人们的告诫,还是距离嘴匠一类人远些。占不了他们的光,也无法预知他们的害,索性远离他们的好。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记得在单位,那时候还是刚进来实习的阶段,就想着看有什么门道疏通下。赶巧,有个同事说和我的一个老乡认识,可能认识一个大领导。我怀揣着忐忑,买了些我自认为高档的礼品打听到了他们家。人家一家人在吃饭,我坐在小客厅等着。这位老乡吃完了,边剔着牙,便热情地招呼我,说什么领导什么科长他都认识,让我过去说一下就行了。我还信以为真了。就一个人屁颠屁颠跑着去找大领导了。结果,大领导根本就没和我搭话——人家太忙了。或许,这位老乡也就是听说人家在这里做官,根本就没提起我。呵呵,满腔的热情瞬间化为乌有和泡影了。好好干,靠自己,靠嘴匠是靠不住的。经了这回教训,我算是认清了这个嘴匠的嘴和脸了吧。好在,自己还有些判断力和经验,否则,要过嘴匠这一关,还真的是挺难的。诱惑这么大,谁会受得了。 受不了,你却就上当了!

  电视购物,让我讨厌,简直感觉就是欺骗我们的智商一般。那些在乡下和城里欺骗老年人的保健厂商们,你们的嘴匠工夫也确实是用错了地方。但凡看得见、听得见鸿篇巨制一般的高论、说他认识这个领导哪个领导的得意、故作神秘的背景论调,我就想笑了。芸芸众生,我们有那么傻吗?我们的智商就那么低吗?是我们爱占点小便宜,还是嘴匠把我们说动了,自己稀里糊涂就钻进去了。事办成了,我服你。事办不成,你就是认识再大的领导有那么多的背景,对我而言,没用啊。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找错了人,难道还要倒找着给我办一件事吗?想起来挺可笑的,在现实中比比皆是圈套。当当不一样,说的就是你啊。下次,可千万别在嘴匠的喷云吐雾之中被圈住了、套住了,或者自己就心甘情愿钻进去了。如果你这样被一张嘴箍住了,那就太遗憾了。恭喜人家成功了,也顺便把你涮了一刷子。

  嘴匠,也有好处,就是嘴甜、嘴利、嘴能把人迷住了。见了姑姑叫奶奶,见了父辈叫爷爷,那份亲啊,就像是真的一样。他会搀着你、拉着你、牵着你,也会甩了你,利用你,直到把你榨干了。在酒席上,在宴会上,只要是人多处,他们就会表演一番,使出浑身解数,直到好像地球被戳了个窟窿,他们才会住嘴一样了。人多处,热闹处,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缺失了一颗会鉴别的心。人云亦云,可怕。跟着嘴匠走一圈,估计你回来就赤身裸体了。心比身体强大,你就做对了。回过头想想,嘴匠其实也是一种本事,这不是人人都有的。我所在的小城一个十字路口,原来有许多的大仙算卦的,到了今天,几乎很难见到他们了。看样子,嘴匠这种事是越来越不好干了。靠嘴巴,还要靠实干,这才是真的是实实在在啊。要不然,嘴匠距离生活越来越远,生活也会距离嘴匠越来越远的。

  活到现在,我还是对匠人怀有敬意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靠着一技之长养家糊口,也推着这个社会前进。大国工匠,是国之重器。只不过,他们是靠实力而非单凭嘴巴。天长日久的,靠嘴巴,嘴唇会磨损的,嘴巴也是会泡沫飞舞的。看得见的远方,如果有雕塑,那一定是实干的人。你不管朝着哪个方向,社会和国家都是这样评价他们的。想想,还在人间瞎混的那些嘴匠们,赶紧闭嘴,收拾行李,寻找下一个能干的靠谱的事情去吧。要不然,你的下一顿饭还不知道是在哪里呢?

  但愿烟草人都实在,少些嘴匠人,多些实干家!

  乱云飞渡也从容。雾里看花有态度。嘴匠的世界里,靠嘴,靠干,靠实绩出彩,我也服你。人和人交往,不能只靠一张嘴的友情,更多的是靠心与心的交融。不长的人生里,仅此而已。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