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觞
2018年07月0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秦珊珊

  烟草在线专稿  办公楼大厅里感受得到雨的气息;玻璃上随处可见水气;草坪边那些树,天空中的枝,一棵棵一根根绿装抖擞,挑逗稀雨。这是一个湿漉漉的季节,一个也让我不自觉想起高中课本上《雨巷》那首美丽的诗的时节。

  夜晚,静谧携带着歌声就好像月色笼罩着路人。我听着歌,独自游荡在田径场,被夜淹没、淹没在深深的记忆里。

  想起上学时候的那些一起奋斗过的朋友。谁曾说过的笑话、做过的傻事;谁曾谈过的未来、写过的随笔;谁曾拉着我们的手踏过的马路、逛过的街;谁曾急忙传递过的数学稿纸,英语笔记。那些时候,又是谁和我们一起哭闹叫喊?一起谈扯着暗恋情思?

  朋友,譬如初阳,瑞彩千行,执子之手,与君话家常;恰若中日,光芒四射,相偎相依,与卿诉苦乐;更似晚霞,黄昏彼岸,岁月拉长,与君共书青丹。朋友,就那么简单,双“月”组合,馥郁之香弥漫在静谧的夜空,穿越黑暗与彷徨,跨过失落与惆怅。

  泰戈尔曾说过,我不能选择最好的,是最好的选择了我。谁知这是一种怎样的幸福,怎样的内心感受或者定义。而这样子的简单幸福也许会让人发现,生命是支多彩芦笛,蹦出精彩美好的人生。 

  我想我那时是太过幸福,以至于主观地忘了昨天、那些厌恶雨的岁月。而现在,抱着一种淡定的心态,望一望天空,发现有你们的日子又变成新的昨天。

  多久以后,才在日夜的想念中渐渐明白,我们的心是长久的不知不觉地用渴望的笔抒写的诗篇、堆砌的墙垣,任时间搁浅的感情,沙漏不掉美丽的心倾。我们的心,在故事一样美好的昨天、美好一样续事的今天,忘不了那些似乎是谁也少不了谁的岁月。 

  可是,我们的距离,不得不拉长。而后,我们的心,静谧地遗忘。我们,为着不同的目标,追逐着别样的明天。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长大,都不是偶然地离开。逝去昨天,抹不掉的流觞。我们的友情,只剩蚌与珍珠的默契。

  而现在,在某个深深的深夜里,告诉彼此,我很想你,朋友。谁都记得,谁都晓得,逝不了,所以美好;谁都留恋,谁都想念,忘不了,所以珍存。 

  穆穆清风,我行在雨巷,细数流觞。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