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秋田
2018年09月26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秋天像一位少妇,从夏日的烦燥闷热里,腆着丰满的肚子,从容地走来了。太阳像熟透了的软柿子,红红的,露着层薄薄的皮儿,迎接着这位孕育了生命的贵妇人。

  气势磅礴的乌蒙山、梁王山蜿蜒纵横、重峦叠嶂;奔腾不息的南盘江、牛栏江南北分流、一泻数百里。这“两山两江”构成的滇东高原,突出了曲靖的壮丽山河。南部山岭河谷相间交错,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多溶洞和岩溶山峰,奇特秀丽,颇具江南风光之特色。

  白露过后,我来到了颇具江南风光特色的五龙乡花桂村,充分地享受了亲近庄稼的幸福。清早,拣一条小道,一路溜达开去。有一点点薄雾,似纱似烟,把乡村笼在怀里,湿漉漉的。路旁的小草上,田地的稻谷叶上,都挂着露珠儿,那是夜之眼,盈盈闪光,还替庄稼人在守夜哩。路旁的杨树,一律儿高,站得端端正正,仿佛等待随时检阅的哨兵。这些杨树啊,从冬到夏,从春到秋,站立的不仅是姿势,而是一种精神,一种坚守,它们亦如庄稼人一样,守卫着土地,亲近着庄稼。

  春发其华,秋收其实。在滇东河谷,白露过后,许多庄稼都瓜熟蒂落,农谚唱到:“八月八,冬瓜南瓜回了家”,“白露天气晴又晴,谷米白来玉米黄”。每个秋天的早晨,乡村的上空便都会弥漫出一种红橙橙的香甜味。谁家的狗“汪”的一声,撕破了黎明的衣裳,太阳微微裸出半边脸,庄稼人新的一天开始了。几只老母鸡咕咕地叫着,从院子里欢腾而出。羊儿稀里哗啦从村巷里闪过,一路留下圆不溜秋的粪粒,似撒下一路蓖麻籽。壮硕的牛儿,摇摆着尾巴,晃动着大屁股,依然慢条斯理,走得不慌不忙。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那些颤巍巍缺了牙的老汉。等牛羊出圈了,庄稼人也拉上架子车就下地干活了,这个季节,农活一堆一领的,活儿赶着活儿,玉米、谷子、大豆都熟了,都等着收获哩。土地温润软和,等待着犁耙的耕耘,紧赶慢赶就要秋播哩。柑橘、梨儿、苹果、柿子、核桃,都等着装箱发货呢,趁着中秋节、国庆长假的来临,好一并抢占商机,卖个好价钱哩。辣椒红了,一串串,早已挂满了山墙,红红火火,灿若红霞。土豆滚圆滚圆,散发着泥土的清香。萝卜又白又胖,像一个个熟睡的娃娃。耕地的时候,冷不丁从地里会碰出一个土豆或萝卜来,让人欢喜得看了又看。玉米杆下,偶尔翻出一个玉米棒子来,善良的庄稼人也会撒一把玉米在地头,给那些来往啄食的鸟儿。那些缠缠绕绕的豆蔓,停止了生长,风干在玉米杆上,豆荚鼓囊囊的,装满了花色不一的豆子,谁家的老妈妈,坐在门前,端着一簸箕的豆角,一一剥开来,像是在端详初生的婴儿,庄重、缓慢。每一粒豆儿都瞧得仔细,她们是最会持家过日子的主妇,把秋天阳光的滋味慢慢咀嚼。玉米收获了,被剥光了衣裳,黄亮亮的,堆满了院子,每一个棒子都颗粒饱满,庄户人摩挲着这些成熟的老玉米,那如黄土褶皱般的老脸瞬间舒展了许多,眼角眉梢无处不荡漾着舒坦的笑意。

  山野里,充满着宁静和祥和。月儿高高地悬着,山高谷深,远远地看上去,就像山头挑了月亮在旋,只因旋得太猛了,看着便觉不动。它周围的光晕儿,一波一波地,似乎一潭平静的湖水被顽皮的孩子投进一颗石子,立时荡出的那种波纹儿,慢悠悠地晃荡着。那光晕的颜色也出奇地匀称和谐:先紫亮,再灰,再浅灰,再灰白,慢慢地扩散了,最后几乎成蛋青般地白了。这时候,茫茫天地间,万籁俱寂。山谷沟壑,趁着这皓白之光,愈发显得幽深旷远了。夜,确乎有些收缩性的凉了。那梦呓般的鸡啼,又凉丝丝地轻拂起来。在这个收获的时节里,大都沉浸在丰收和酣梦里的山民们,再也不火急火燎的了,只想着美美地睡个好觉,明天的日头可不要太蔫了……

  春播一颗籽,秋收万颗粟。活儿干累了,歇歇脚,说说话,抽抽烟,喝喝茶,看云卷云舒,话千年农桑,不急的,有的是好日子,磨刀不误砍柴工,这时节,该收该种,庄稼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哩。这情景,仿佛从经年的《诗经》里一路传唱而来,让人觉得分外亲切:“同我妇子,馌彼南亩。”

  山谷的天空高远湛蓝,安详平和,有着如诗般的神性光芒,真如庄稼人从容不忙、神闲气静的生活呢。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