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2018年09月3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杨雪柔

  烟草在线专稿  今年夏天一个周末的上午,因二叔电话告知说有事,邀请我们回乡一次。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便从印江县城出发,沿着省道遵铜老路行至印江县缠溪镇两路口时,右转驶入乡村公路凯望方向。

  驾车沿着崎岖蜿蜒的悬崖公路谨慎下行三公里,便到达凯望河谷底,再随谷底沿河挂壁公路自北向南驱车缓慢前进……沿河挂壁公路,虽平但不直,一路傍山如蛇体弯曲附岩,举目悬崖压顶,俯视河水眩目,慢行怕落石,快行怕坠河的纠结恐惧心理,于这段凯望河谷挂壁公路行驶的司机真是一段驾车心理的磨砺!车上的我尽管悬着的心紧张得突突发跳,但偶尔还是情不自禁要探头车窗外欣赏大自然的美景……真是一幅“两岸青山相对出,崎岖险道挂悬崖。林荫鸟语美似幻,溪流潺潺应声来。”的大自然美景!

  提心吊胆沿河谷公路行驶约四十分钟后,到达峡谷口眼前便豁然开朗了,两岸大山的开阔斜坡向思南县的天桥方向蔓延开去……鸟鸣蝉鸣声此起彼伏,似赞大自然和谐美景而放声高歌,牛儿晃动着脑袋啃食青草甩动的铜铃声清脆悦耳,穿插在两岸青山中的上千户民居鳞次栉比杵列着,民房灶烟凫凫随着轻风徐徐升腾开去,似与蓝天白云争辉映。再前行五百米,接近西坡的村北口,一棵参天古树“乌杨树”便映入眼帘,“蓬勃生机”的乌杨树向来人展示着她生命力的强劲,走近乌杨树那儿,便是身临故乡的怀抱了。

  到乌杨树的叶蓬下下了车,爬过几十步石阶,不知是谁家的几只大母鸡在一片幽深的竹林里高歌炫耀着:咯咯嗒、咯咯嗒(个个大、个个大)……也是啊,乡村的土母鸡下的蛋当然是个个大的,也活该她们高歌炫耀的咯。穿过竹林,就是我土生土长的老屋了,迎接我们到来的叔叔婶婶们早就到院坝边等候我们“回家”了,看见我们的身影,叔叔们便迎面大步走来伸出沧桑满茧的老手给我们卸行李,并粗着农村人宽厚朴实的大噪门儿对我们嘘寒问暖一番后,吆喝婶母们招呼我们进屋就坐用午餐。

  餐桌位于老屋堂屋的正中央,大家拥着叔叔们在餐桌上席就坐,我们则坐在长辈们的正对面下席上,神龛上供奉着父母的遗像正好映入我眼帘,看着慈祥而劳苦一生的父母遗像,往事情不自禁在心中泛起涟漪:母亲百般关怀的唠叨、煤油灯下一丝不苟给我们缝补衣裤的情形、父亲犁地时应山的吆喝声以及劳动时抽空给我们掰地瓜摘野果子的身影……父母健在时的一幕幕象幻灯片播放般在我脑海中闪现。我眼泪漱漱而下,完全忽略了满桌子的饭菜和身旁人的存在,还是眼尖灵敏的二叔发现了我的沉思,大吼一声:老五,怎么了,是回老家不高兴了,还是又想爹妈了?这一吼,我才省过神来,赶忙擦掉眼泪给长辈们夹菜及敬酒,缓解一下我的神情尴尬。我爱人则贴着我耳朵小声说:逝者已安息,活着的长者们还需要我们的照顾,还有别忘了这次回乡的“主题”,注意思想别开小差哈。我点头并抿了口热茶以示明白了。

  午餐用毕后,长辈们便与我们聊起了这次特邀我们回乡的“主题”。二叔说,关于凯望杨氏祠堂修缮这件事,资金预算45万元,向省市县各级民宗局申请了点款,剩余资金要靠我们杨氏族人捐款行筹资,虽然资金缺口较大,但是大家对修缮好祠堂还是信心满满的。因为我们凯望杨氏祠堂是明末清初修建的,虽然历经几次人为毁坏和重修,但是祠堂基石和不少石碑石刻还是完好无损的,称得上是杨氏族人的历史遗迹了,所以大家对修缮好祠堂都是踊跃出资出力的:“一捉毛”捐了3000元,“干猴三”捐了1500元,“铁疙瘩”是在印江当保安都捐了1800元,“搞搞神”刚卖了头肥猪也捐了1280元,在贵阳南明区行政中心上班的“滑泥鳅”捐了6800元,你堂兄妹们也各自捐了上千元不等……你做为我们家唯一吃公家饭的人,你也必须要捐点,好让叔叔们在修缮筹委会上说话才敢“大声”点。听着叔叔们列举乡亲们的捐款情况,我还是有些羞愧难当的。面浅而敏锐的爱人,察觉到我难为的神色,悄悄捏了一下我的手并递了下眼色,示意要我出去商量。迈到屋外院坝边后,爱人说:我们虽然没有钱,你看看叔叔们及所有乡亲们对于发扬民族宗教事业的觉悟都这么高,我们又怎能袖手旁观呢?这样吧,你先把留给女儿学钢琴的那5500元学费捐赠出来,我过几天出去打工,等发工资了就马上打给你。听了爱人的话,我内心虽然依然纠结着,但想到爱人做为一个外乡人,对于他后家的事务,表现的如此积极和厚道,我当然欣然答应了。随即就跟着叔叔们赶到祠堂修缮筹委会负责人那里,我用微信把5500元转交给了筹委会。

  返程途中,我爱人一边谨慎驾驶着,一边轻声对我交谈着。他说,我们生活艰苦是暂时的,只要身体健健康康就是我们最大的财富,并说,他有信心通过吃苦耐劳,会让一家子日子慢慢好起来的。

  这次回乡之行,既领略了故乡的美丽山水,也为故乡做了善事,更倾听到了爱人拼搏的心声,心里当然美滋滋的!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