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山乡
2019年01月23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19岁工作在大山,对山有特别的恋情,尤其是看着滴答的化雪洒满山乡,尽情聆听化雪唰唰地吟唱。就在这样的雪后,我披着蓑衣、戴着竹帽、扛着银锄,随山雪同舟共济,去创造生命的灿烂;还是在这样的雪后,我去松树坡里,寻找像一把把七彩的雨伞,撑着欢乐的野油菜、白萝卜等。

  冬天的山乡,带着遗留的秋韵,树叶或黄或红缀在枝头,宛如少女没有洗净的残妆,别有一番妩媚。天高云淡,碧空如洗,这样的景致往往让忙碌的人们忘记了季节的更迭。

  此时,一场冬雪来得恰到好处。

  晨起,城市还笼在雾气中,车水马龙也好,高楼林立也罢,都在屏住呼吸等待一场潇潇洒洒的冬雪。傍晚时分,雪来了,风不大,雪不急,飘飘洒洒,从天而降,这样的雪让人没有诗意。再等等,雪片大了,急了,正是: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不一会,这个世界就开始被涂成白色,好在城市的霓虹灯,路灯开始粉墨登场,于是,这个世界又变得婀娜多姿起来。

  山乡的雪,来得从容,下得自在。她给山乡的河谷带来了滋养和潮湿,河谷还没有进入冬眠期,这场雪无疑是给大地最好的滋补,就像皮肤干燥的人敷一次保湿滋养的面膜一样,雪后,这里的一景一物都焕发出新的活力。

  山乡的雪,纯净,温润。她不需要北风的陪伴,下,就洋洋洒洒。雪不就风力,风不助雪威。化,就痛痛快快。阳光普照,她就升腾幻化,不牵不绊,该来就来,该走就走。这是隆冬时节的大雪无法媲美的,那时的雪常常伴着北风,北风卷地白草折,北风吹雪雪欺人,我们惧怕这样的风——白毛风,我们惧惮雪——白毛大雪,这样的风雪具有摧毁一切的霸气,让人谈风胆寒,谈雪色变。

  雪中的山乡,洁净、清新,又时时被雪雾包裹,真实如诗如画。在我的眼中,山是绿的,水是绿的,天是绿的,连空气也是绿的。天空和山乡似乎是一种格调,飘扬着一种美丽。

  山里,云是山风驮来,溪是山雨喂大。山里,流不尽儿女丰富的嬉笑,荡不尽孩童缠缠绵绵的笛音。

  山雪,滋润心田,红了脸庞,悄悄地染绿了山乡。山雪的日子,我和每一棵树相依为伴,看山乡大地披绿换装。

  我爱山,更爱山雪,我与山雪一起做伴,与山雪一起收获。

  山乡的雪,给滇东南部山岭河谷画个妆,淡妆浓抹总相宜,于是,这滇东南部山乡座更美了,旧貌换新颜,平添三分妩媚,又增七分祥和。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