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包围的鲁古
2019年01月25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林海茫茫,山高谷深。陡峭的半山腰上,孤零零地悬着房子,周围就是茫茫林海。

  山脚下是原南盘江林业局机关所在地鲁古村,鲁古村隶属于云南省曲靖市师宗县高良壮族苗族瑶族乡纳厦村,属于山区,位于高良乡西南边,距离纳厦村委会1.5公里,距离高良乡13公里。

  在这里你看不到高耸云霄的大厦,人流如织的步行街,川流不息的车流,繁华琳琅的商城;在这里你听不到震耳欲聋的车喇叭,声嘶力竭的KTV歌声,高声嚎叫的酒令,争吵不休的喧嚣;在这里你闻不到刺鼻的汽油味,令人作呕的酒味,烧烤木炭的呛味。

  在这里你所看到是无碍视野的楼房,饱经风雨的瓦房,狭窄而又宽广的街道,无垠的绿野,苍翠的山峦,清澈的江水;在这里你听到的田间的蛙声,竹丛中的鸟叫,草丛中的虫鸣,还有风吹树木的沙沙声。

  在我朋友宿舍的窗外,是布满土墙的藤蔓,土墙外面的空地生长着郁郁的青竹。他们如同忠实的朋友,相伴在我朋友宿舍的四周。不管夏日是如何的炽烈,我永远不会受热烤之苦。每当夏日的骄阳透过重重的竹叶,层层的藤蔓,斜射进室内,灿烂的阳光已是斑驳点点,布洒在地面,如同一幅抽象的无题油画。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城市正是夜生活的开始,鲁古已开始了渐渐的入睡,大街小巷已失去了白天的生机,渐然归复于黑夜的宁静,除了昏黄的路灯和游荡的家猫家狗,偶尔也有疾驰的摩托,载着晚归的行者。

  这时,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早已关闭了门扉,或已渐然进入梦香,或与儿孙共享天伦之乐,或与三五朋友喝茶娱乐。而此际,如果我留宿的时候,我已静静地躺在木床上,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微微地闭着双眼,静静地听着窗外草丛中传来的各种吱吱啾啾的虫鸣,有时还有呱呱的蛙声。在他们的欢唱之中,我渐渐地无知无觉地进入了睡梦。

  清晨从酣梦中醒来的时候,还未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睑,窗外竹丛中的鸟儿,院内大榕树上的雀儿,她们早已欢快地歌唱,一支支优美的晨曲不由自主地灌入我耳中。可惜,我已进入城市生活已久,早已久违了原始的自然。以至于我不能正确是分辨出他们到底是画眉还是丫鹊或者还是别的鸟类。

  当我漫步在乡间的田坎小道,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弥漫的薄雾从田园中,从远山脚上袅袅升起,缥缈地笼罩着山峦,远山仿若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婚纱,含羞地等待着出嫁。

  在鲁古的南盘江,静静地坐在江畔的草地上,一阵微风吹起,拂起绿波荡漾,江光山色交映成趣,你会感受到人生静好,任何功名利禄都抵不了!在原南盘江林业局机关老房子前,当你看到历经风霜而忠于镇守山门的青石狮,你会感受到寂寞的执着也是一种坚不可摧的力量!在高良洛业沟、蚌别村的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八大队攻克高良遗址,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留下的是青山的忠魂,下眠于九泉之下的烈士,静静地守护着高良……

  宁静的鲁古如同一个含羞的村姑,天然的美丽原始的纯朴。我知道,有一天她会出嫁,花哨的婚车,喧嚣的锣鼓,多彩的烟火将会陪伴着她走向远方。

  当这一天来临的时侯,我们是悲还是喜?还是不悲不喜!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