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谷的暖阳
2019年01月28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沿着南盘江漫步,高良码头的暖阳一直温柔地陪伴着你,不管你或走,或停,或坐在路边的椅子上,或倚栏观看游人的匆匆,你都会感到陪伴的幸福。

  河谷暖阳是南盘江边不可或缺的一道乐曲,它犹如画中的情。初冬里它温柔地暖醒春天,复苏的蒙蒙细雨沁润着心田。初夏里它告别春天,温馨地拥逐着你迎接着万峰湖的烟雨。初秋时它曼妙地呵护着你,告别了夏季。当冬季来临,它依然含情脉脉地期待着你,用它最温暖的体温抚爱着。

  南盘江河谷的清晨,天还没有大亮,但河谷两岸村寨里的公鸡们却早早开始引颈高歌,催人早起了。

  河谷冬天夜间和白天的温差很大,气温从白天的17摄氏度急剧降至夜间的6至8摄氏度,致使谷底南盘江上的水蒸气凝结成浓浓的白雾,严严实实地覆盖在江面上,远眺如茫茫的雾海。但天还没有大亮,气温就开始逐渐升高,静止的雾海也开始骚动起来,向河谷两岸的山头飘升,且越来越快。不到个把小时的功夫,河谷两岸的层层梯田、村寨,还有一座座荒山秃岭上的柑橘、板栗、核桃、梅子和冬桃,在茫茫的雾海中忽隐忽现。从秃杉箐山顶俯瞰坝泥河入南盘江口处,两岸村寨如蓬莱仙岛,亦真亦幻,让人神秘莫测。

  火红而温暖的太阳从东岸秃杉箐山的峰岭间露出灿烂的笑脸时,那飘荡在整个河谷茫茫的雾海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太阳普照着整个河谷,让空气几度明朗洁净,两岸梯田里被霜冻了一夜而垂头丧气的蚕豆、小麦、大蒜、油菜和大麦等耐寒的小春作物幼苗,贪婪地吮吸着霜雪化成如乳汁般的露水而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快乐地迎着初升的太阳向上生长。

  栖息在南盘江畔的野鸭、白鹭、喜鹊也成双成对地降落在沙滩上或岸边古柳树上面向太阳,晾晒着昨夜被寒露白霜浸湿的翅膀,为午后展翅翱翔于蓝天,或到远方观景觅食做好充分的准备。

  河谷上空万里无云,碧蓝如洗,连在高空盘旋的老鹰,和大声轰鸣而快速越过的银色客机也清晰可见,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空中除了耀眼的太阳和来不及西落而惨淡的月亮,剩下的便是一片晶莹剔透的蔚蓝。

  当朝阳变成夕阳时,河谷底部早已没有阳光,但高山顶上依然霞光普照。当天色完全暗下来后,村寨里各家各户也华灯初上。这时,从高处俯瞰,整个河谷就会绽放着璀璨夺目的星星点点,宛如“满天星斗落人间”般的景致。在晴朗的夜晚,天空繁星闪耀,如有明月高悬,那如水的月光从高空倾泻而下,让整个空旷的河谷显得异常的朦胧而充满神秘。

  河谷的暖阳啊!绿叶诉说着你是伙伴,白鹭诉说着你是航标,白云诉说着您是它的恋人,秃杉箐山顶白雪诉说着你是它的伙伴。

  我是来自南盘江上游的外乡人,你没有对我放下严酷的脸,你就像壮乡的阿牛,五洛河的刘三姐,微笑的献出了心里珍藏的清香四溢的花饭。

  我时常散步在南盘江边,看着远方秃杉箐山顶的雪,我时常听着白鹭的鸣叫,享受着来自天地间的美妙。我时常坐在南盘江边的长凳上感受着这里不紧不慢的生活节奏。

  河谷的暖阳啊,它从不嫌我路走得慢,而挡住了它的速度。

  河谷的暖阳啊,它从不妒忌我心宽体胖,而纤弱了它的苗条。

  河谷的暖阳啊,它从不蔑视我这个外乡人,它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边,牵我的手,用心用情。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