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这个词儿
2019年01月3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王海军

  烟草在线专稿  最早听到夜未央这个词儿,并非在《诗•小雅•庭燎》里,也并非在曹丕的《燕歌行》里,而是在谭咏麟的《夜未央》歌曲中:漫漫长夜里,梦醒的太早。想起我轻狂的年少,无声又无息,花落了满地,只留下芬芳依稀。蓦然再回首,梦还是一样,为你等在夜未央。刚毕业的年纪,精力充沛,熬夜是经常的事儿,所以对夜未央这个词也特别亲切。

  1989年的时候到深圳培训学习,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夜未央。早上七八点钟,街上还见不到几个人,但到了深夜,却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就如杨万里在《除夕留子上伯玉子西小酌》诗中,所描述的那样:“不醉不归夜未央。”无论是夜市,还是商业街,简直是人满为患,这让习惯了北方城市生活的我,很是诧异。那时候的北方城市生活,还相对单调,尚没有歌厅、酒吧这样的夜生活场所。一到晚上,各种娱乐场所便基本关门了,偶尔会有几家在夜色中营业的小酒馆,透出的灯光像深夜中猫的眼,既稀少且又让人感到新奇。

  说实话,当时深圳的这种夜生活方式,对于我们这些北方人来说,还是有些不适应的,甚至有些怕,一是有些怕消费的尴尬,二是有些怕第二天起不来耽误工作,但越是怕越会产生让我们彻夜难眠的好奇感。于是,我们整天守在旅馆电视机前,听着粤语味十足的“香港电视翡翠台”几个字的翻来覆去,等着午夜才开始播放的武侠片《连城诀》。

  而自从谭咏麟的《夜未央》唱遍了北方城市,北方的夜生活也开始逐渐多了起来,并出现了如“日月岛”、“梦工厂”这样的迪厅,以及一些酒吧、KTV之类的夜生活场所,街边的拍档也开始营业到午夜时分。记得那时候,经常会和同学光顾“日月岛”,一玩就是深夜,直到喧嚣的氛围安静下来,一曲悠扬的萨克斯《归家》回荡在迪厅各个角落时,才意犹未尽地随着人流走出来。

  年轻时的精力旺盛是很值得怀念的,如今也会经常半夜醒来,却不是因为精力旺盛,而是睡眠质量实在不好。有人告诉我,晚饭时喝点酒就能睡着了,但别说喝酒了,就是吃安眠药恐怕也是无济于事,半夜的时候该醒还是醒,这就是年龄的关系。曹丕在《燕歌行》中写道:“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也正是我这个年龄的切身感受。半夜醒来拉开窗帘,看外面依然是灯火通明,车辆如流星雨般在宽敞的街道划过,打破了夜晚的沉静与睡意。怕打开电视扰了妻的美梦,只能端起手机看一些无聊的文章,或是借着月光写下几个文字,然后又在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的睡去。不知睡了多长时间,似乎很长,似乎又很短,便会再次醒来,于是开始讨厌夜未央这个词儿,好像它成了失眠的代名词。

  这两天,忽然想起谭咏麟的这首歌,便从手机上查找出来,也想起了我年少时的轻狂,但梦已不一样,不清楚自己在为谁等在夜未央。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