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遐想
2019年01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春宏

  烟草在线专稿  一个人的时候,总会全身心的放松,任思绪自由驰骋。一个人的时候,也总会精神懈怠,空虚软弱,于是便信手拈来一本书,摸着纸张才会产生一种真实感,实物感,尤其那些像复古的牛皮纸的磨毛的厚厚的手感,更像是宣纸一样有些皱皱的纹路的纸张,一种感情便会油然而生。一个人总是惦念既往,喜欢上走过的岁月,对现世有些疲累,有些倦怠,是肿么了?秋雨说,我起初纳闷石一歌,继而不理石一歌,接着探访石一歌,最终喜获石一歌,后来干脆石一歌,是呀。世事变化难以预测。就如萧翁壁炉题吧,let them say! 

  一个人活着总得活出点样子来,尤其到了五十而知天命的年纪,还苟活于体制中,是体制给了我们什么?平心而论,赖以果腹的金钱,可以养家的资本,较为舒适的居所,让我在明亮的办公室可以胡思乱想。可我似乎不是那么一个人,那么一个更像奴隶的人,我的骨子里是什么在作祟呢?是自傲吗?我有什么资本?能力?靠山?似乎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个还有些自尊的普通人所应该有的特质。可为何会不服于体制呢?是骨子里生了一种傲骨吗?是看不起某些人吗?还是真的有些别的什么因素呢?在那些人眼里,我似乎不会察言观色,不会以统治阶级的意志为转移,还是别的什么,我始终是自省的。也是一个人的世界,没有了与外界的沟通,我也不屑于与外界的沟通。我想我就是一个人,活着的人,始终还在思考的人。在他们眼里,我可能会抑郁,会和他们不一样了。那就 let them say! 

  一个人的时候,也是精神自由的,自己所能给予的自尊,便是让自己在体制内,能干好自己的工作,具体事务,不会有什么大的漏洞,给企业带来损失,给自己带来灾难,因为我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奋斗史,无所归依。可我身后还站着几个人,几个人世的亲人。我得奋斗!我被奋斗!秋雨说,貌似弃我,实则惠我,我忽然很喜欢,因为有同感。你可以用你手中的那一点权力,来制约我,可我刚好也懒得再有什么格外的想法,把我对于工作对于阶级对于人性的复活的妄想都掐灭一点点,我可以过得更现实些,更平稳些,这样刚好对我也是一种救赎。一个人近于澹妄的想法总会在现实的冲击中得到调整,这不是更好吗?看惯这一切,适应这一切,就成了真正的石一歌不是更好吗?

  啊!啊!啊!多么美妙的一个早晨,我竟然会随手翻起这么一本书,他就是秋雨一生对于文化的修行,也是一个文化人对于社会文化人性文化个性文化的修行及考量。貌似弃我实则惠我。我以前很少看他的文字,近乎强迫的只看外国文学,可我看了他的一字一句的记录述说,我喜欢上他的平实,他的善良,一个有良心的文人才有资格写文字,并且把文字透过厚实的纸张传给大众,这样的里外的统一才是健全的,才是高贵的。没有一个健全的高贵的人格,没有一个高尚的品性,又有何颜面将自己的文字传播给众人呢。我叹服于秋雨,于苦难背后透出的光辉,我敬服于秋雨,于平实背后彰显的高贵。我从来没有赞美过一个人,我也从来没有崇拜过一个人,秋雨的文字有着灵魂,我喜欢。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