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谷
2019年01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山脚下是一条蜿蜒潺流的小河,河畔石林丛生,或大或小,或高或低,千姿百态,河水尽缠绵着身体戏于其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纠缠不清。

  人,越活就越愿意靠近河谷,也越靠近河谷。

  河谷之山,一种至刚。河谷之水,一种至柔。与山水重逢,其实像在与另一个自己相遇。

  每个人心里怕都有一块伤。大多,多大,都会退居一隅一个人修复。痛,不喊。疼,也不言。就像一回山,就像一回水。

  今年夏日午后,天气闷热,于是约了好友一同下山洗澡。

  我们一路延着山道缓慢往河沟里移动,行至二十分钟左右已汗流浃背,不断地用手擦拭额头的汗水。山道曲窄迂回,宛若一条曲卷的猪大肠挂在山腰上,旁生有翠绿矮小的野生毛竹及不知名的灌木丛,偶尔也能嗅到忽隐忽现的野蒿香气。因路陡,故而行走时需紧紧抓住竹枝方能稳住重心。借着休息的片刻时光,立于半山腰,放眼眺望远景近景,发现山村的景色是如此美丽,脚下像生了风一般轻盈起来。此山虽称不上湖光山色之美,却也有几分秀逸之气。

  都在经过不同的地方,遇着不同的人。于是,风景千般。于是,心境千段。我觉得:好,是这个世界的慈悲。而不好,只是对慈悲的一次刁难。

  刁难,是这个尘世的一个笑话。山,不怕它。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下至河谷,草木虚掩的河涧也叹为一观。平缓流逸的河水有如琼浆玉液,悠然流动之时,突遇悬崖,顿时倾盆而下,柔滑细腻伴随着水声乍起,跌宕处水花四溅,响声不绝于耳,成为一处难得的飞瀑景观。水花溅处,雾气蒙蒙,偶现缩写版彩虹桥悬于天空,两岸草木萋萋,绿荤弥漫,与一条绿水相映成趣。冰清玉洁的河水流入坑内,汇为一浅潭,清澈见底,犹如一盆池,卸下衣物涌入水中,水浸尽全身。刚开始下水时感觉水是清凉透骨的,出水时,皮肤被阳光照射,又是一阵炽烤。坐于水中,搓尽全身的尘埃汗渍,涤尽心中多日累积的疲惫,身心有如脱胎换骨之遭遇。洗完后,把赤裸的身体暴露在青天之下,让阳光蒸发遍身每一处毛孔的水气,呼吸着绿色散发的新鲜氧气,整颗心灵开始平静如山石。

  每天都要面对凡夫俗事,烦恼顿生,自是一身疲惫不能释怀,走不出尘世的纷纷扰扰,以为这套中的人生就如此混过。然而,在忙中得此空闲,消遣,存在,于无奈之中觅得一方乐趣,才懂得原来生活的滋味竟是这样简简单单,与世无争。

  心中有山,一定有信仰。这种信仰,含着正直;这种信仰,含着高远;这种信仰,含着巍然。一次正直,一次高远,一次巍然,一次次,刁难,就成了自己打脸。

  河谷之水,不惧它。

  心中有河谷,诚然有天地。这天地里,有清正;这天地里,有大义;这天地里,有公论。一场清正,一场大义,一场公论,一场场,刁难,就成了自掘深渊。

  河谷,只在有她的人心里呈现。多愿,人生能少一些风霜;多愿,所遇风霜都能化作坚强;多愿,这些坚强,都能一一化作河谷之山、河谷之水。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