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时光
2019年01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王海军

  烟草在线专稿  这些日子,有感于转瞬已到半百的飞快时间,遂将手机铃声改为《往日时光》这首歌。听着这首歌,就仿佛见到了久别的老友,或是曾经的恋人一样,那些曾经深埋在记忆深处的形象,便会栩栩如生地又鲜活般重现在眼前。有人评价这首歌,说是生命的刻痕,会带出淡淡的哀伤和怀旧情绪。而这种情绪,便是半百之人标志性的情绪代表。

  年轻时曾非常热衷《一无所有》、《红日》、《无地自容》这类的近乎嘶吼般的歌曲,大抵是想宣泄年轻时过多的荷尔蒙。而到了中年时候,却开始对李健唱的《贝加尔湖》、《异乡人》这样的,略带有哀伤情绪的歌曲感兴趣。尤其是带有俄罗斯曲风的歌曲,更是情有独钟。偶尔还会哼唱几句《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或是《红莓花儿开》,以及《往日时光》等。闭上眼,脑海中全是湛蓝的天、幽静的湖,以及高高的白桦林。很享受这种透明且安静的感觉。

  正如《往日时光》歌词描述的那样:如今我们变了模样,为了生活天天奔忙。但是只要想起往日时光,你的眼睛就会发亮。人生中最美的珍藏,还是那些往日时光。年终述职时我讲,同事叫我一声老王,非常感慨,是什么时候开始小王这个称谓换成老王的呢?一天天的,过起来似乎很慢的样子,但回忆起来,却是转瞬间的事情。许多年轻时美好的往昔和憧憬都消逝在往日时光中,只能像打开相册般,在脑海中一页页的翻过。

  那年去海拉尔的时候,便喜欢上了那座小城的风情。俄罗斯风格与蒙古族风格融合得很协调,清澈干净,却给人宽阔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在人如蝼蚁般的大都市中体会不到的,这便是小城独有的魅力所在。海拉尔的人很豪放,即便是外来者,在这个小城住久了,也会被那方水土所感染,变得豪放起来。豪放的人是最容易获得快乐的,这大抵就是“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的出处。因为豪放而快乐,因为宽广而快乐,这就是海拉尔人的性格。

  去年的时候,在电视上看李健唱《贝加尔湖畔》,旁边手风琴伴奏的画面非常唯美,再加上李健那清亮的嗓音,呈现在你眼前的是一幅幅静止而流动的图像,摄人心魄。我忽然想起读书时那位喜欢拉手风琴的体育老师,高高的、帅帅的小伙儿,只要有表演,他都会一边拉手风琴一边唱前苏联歌曲。各个班级的女生都在喊:体育老师太帅了!于是,在那个《排球女将》电视剧风靡的年代,那位体育老师上的课也成了最热门的课。而这位体育老师,也成了我们男生的偶像。与《往日时光》中唱的画面非常契合:手风琴声在飘荡,我们曾是最好的伙伴,共同分享欢乐悲伤。我们总唱啊朋友再见,还有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往日时光总是那么让人回味和留恋,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哪怕只有一个晚上,都将是非常幸福的事情。这种幸福就是纯真和质朴的召唤,而越到老,这种召唤也就越加强烈。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