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坝子中去吹吹风
2019年01月08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冬季是最有韵味的季节,内敛,含蓄,仿佛一位卸妆的青衣,表演虽落幕,但她的气韵还在。一切都慢下来,开始静静地休养生息。季节的风吹响了悠扬的长笛,光阴轻柔而绵长,有种岁月静好的味道。

  冬天的风,是一首豪放派的宋词,铁板铜琶,大江东去,有着雄浑开阔的意境。你听,风声仿佛辽远的哨子,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在呼啸的风中走一遭,立即被吹得透透的,让你感受到彻头彻尾的寒意。想起童年时,我们都是喜欢在寒风中奔跑的追风少年。转眼间,多年时光在风中逝去,我们跑不动了,可风还是那样威风凛凛。

  冬日暖阳,总是以最温和的姿态展现她的柔情和善解人意。阳光薄薄的,淡淡的,不热烈,不灿烂,却足以让人们欢欣。记得小时候,冬闲季节,人们喜欢在暖阳下沐浴阳光,聊着悠远的往事,语调缓慢。时光蹑手蹑脚,人在冬日暖阳下打个盹,小半天倏忽而逝,觉得日子那么轻松熨帖。母亲喜欢在有太阳的日子晒被子,晒了一天的被子,上面有暖阳的味道,温暖的,芬芳的,会带给人一个好梦。

  活到一定年纪的人,都会有同感:人生许多时候着实不易,生命好多时候真的太脆弱。如果一个人觉得人生之路能够行云流水,那么这个人,要么还是太年轻,要么是因为他快要走完一生的山河岁月。

  很多时候,我们会感觉真的很累很倦,因为陀螺总有转得精疲力竭的时候。身体累了,可以休憩平复,而心累了,却胜过身累千百陪,那时那刻,再多的歇息也是枉然,那么,如何是好呢?

  人活一世,恍然一梦,梦前不谙世事,梦中囫囵不清,梦后已是西风瑟瑟。

  我想,心累了,就去淮阳的乡村吹吹风吧,让风悄悄为你拂去厚垢的尘埃,让风轻轻为你风干那些滴在心上的眼泪,让灵魂和你紧紧地相依为命。

  我想,心累了,就与灵魂上路,带一卷书,选一清净地,看天,观鸟,听风,什么都不想,就那样静静地,自己陪着自己,累了倦了,和身于萋草绵绵处织一帘幽梦。

  风起,心波荡漾;风起,心旌摇曳;风起,心中的梦想开始复苏。

  一个人静静地走在坝子黄昏里,安详地看着红日慢慢坠落。耳畔吹着柔和的春风,身边尽是调皮的绿芽,大地在小溪的欢歌声中轻轻地摇摆……

  很长时间没有过一个儿出来吹吹风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已经忘记了将心灵放飞,去找回那个淡定、安然的“自我”。日子总在黑夜与白昼中交替,而获得的只不过是“一碗米”。

  当不经意间回首,发现在匆匆的日子里,只剩下了些柴米油盐的平淡与琐碎,而曾经那份年少轻狂的梦,早已经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消失遗尽。

  生活本来就很琐碎,劳人心力,疲人脑筋,扼人志向。当日子磨灭了理想的棱角,生活便只是一只柴米油盐的土罐子,里面装的只有平淡与蹉跎。

  记得有人说过:“生命本来没有意义,但是想得多了,就有了意义。”生命确实需要思考。在那些安详的日子里,我一个人静静思考着生命的真谛,问着“人为什么要活着?”那些平淡与迷惑,在我看到小溪悄悄地流淌;望着白云轻轻地飘来浮去;看见风儿吹绿了山岗,又吹黄了树叶……

  终于明悟:生命总是在衰败与生长中交替,而人在这交替中,不过是一粒尘土,无力改变,只能随风飘起。而这飘荡中,只有努力向上的人,才能够向上高攀,在人生的山顶上,找到一片美丽的山岚。

  星星总是在向我们眨眼;花儿总是在向我们微笑;风儿总是在向我们问好……我们总是行色匆匆,无视了这些美好。只有当一个人安静的时候,静静地吹风时,才会发现,其实我们并不缺少快乐,只是因为忙碌而没有去寻找。

  生命赋予我们的美妙并不少,只可惜我们成了生活的奴隶,在琐碎中淡忘,遗落。我们丢失了我们的梦,我们忘记了微笑,只能热闹中渲泄,匆匆地蹉跎,没有停留,随风飘荡。到最后,剩下的只是些无聊的记忆。

  很想一个人去坝子吹吹风。因为只有那个时侯,我才能安静地找回自我,去感受生命的真谛!

  很想一个人去坝子吹吹风。因为只有那个时侯,我才能慢慢地回忆,找寻我那些年少的梦想!

  很想一个人去坝子吹吹风。因为只有那个时候,我才能努力地眺望,找到那片属于我生命的山岚!

  起风处,天空寂静,万籁齐奏,虚无的妄念如烟散去,心间的杂草慢慢萎去。其实,这世间,任何事情,无所谓好与不好,只要不是最坏,就应该感恩上帝的赐予,因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都说,生命是一首悲欣交集的歌,我们都是那个唱歌的人。歌声时而婉转,时而抑扬,时而悲伤,只因为唱着唱着,生命于起伏跌宕的歌声中,承载了太多的色彩与沧桑。

  我总有一种感觉,当一条路走了很久很久之后,终于走到尽头,那时那刻,不是到达终点的长舒一口气,而是已经没有了欢奔的力气以及雀跃的勇气,因为向后看,一地的寂寂与苍凉;往前看,一片的茫茫和惶然;抬头看,不见桃花笑春风,但见秋叶辞枝头;低头看,不见草色青青,却见流水依旧向东。

  我有时候会深深困惑,一个人到底需要走过多少路才能繁花不惊,到底需要尝过多少味才能洗尽铅华,到底需要隐忍多少孤独才能领悟生命的真谛。

  喜欢马德这段话:“生活中,你可能会跟成百上千个人相遇,甚或是相处,表面上迎来送往,一团和气,却从未有过契合感。无论多熟悉,都觉得这些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在心底里,从未接纳过他们。

  “也就是说,你的身边一直很热闹,但你始终很孤独。有的人,内心家园的疆域都很小很小,小到只有自己。这样的人,不迁就,不凑合,一辈子都在心底里高贵地突围着,决绝地在这个世界,寻找着另一个自己。”

  原来,我们穷极一生,只不过是想找到另一个自己,找到那个与自己相似的灵魂知己。

  假如你未曾寻到这样的一个自己,来互诉衷肠,来互慰风尘,那么,心累了,就去高原坝子的乡村吹吹风吧。因为高原坝子空旷,比山岚的风大,风吹过,生命就会渐渐葱茏,心空就会渐渐明亮;风吹过,曾经为之心动的紫色贝壳就会渐渐浮现眼前,曾经那个最纯洁的梦想就会渐渐点亮希望的焰火。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