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秦岭
2019年01月08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李哲民

  烟草在线专稿  

  我这辈子与秦岭有缘。

  初中上地理课时,知道“秦岭—淮河线”是中国南方与北方的气候分界线。上大学时,我要乘火车走宝成线,越过莽莽秦岭,前往天府之国成都市上学,在秦岭穿越了好多次。后来参加工作,又在秦岭巴山之间的汉中落脚,要到省城西安去,还得坐火车或汽车,穿越秦岭,领略其雄姿。2017年,西(安)成(都)高铁通车,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直接成为历史,人们的出行变得非常便捷。秦岭,成了我心目中的一座难以忘怀的山脉。我爱秦岭。

  秦岭,具有无比神奇的伟力。历史上,秦岭曾养育了两大千年帝都——长安、洛阳,中华文化三大根本符号——汉字、太极、龙图腾,皆出秦岭。如今,秦岭水是中华“腹心水”,也是“复兴水”,水润汉中,水润西安,水润洛阳,水润北京,水润雄安,水润京津冀,水润华北大平原。十分之一以上的中国人因水而与秦岭结成生命共同体。秦岭是野性天堂,生物基因库,大熊猫、朱鹮、羚牛、金丝猴就是有名的秦岭四宝。秦岭美景更是一言难尽。只要你乘火车穿越秦岭,或者坐过汽车穿越过秦岭,你就会惊叹秦岭的生态美、人文美。特别是坐高铁穿越秦岭,你会感叹人与自然的和谐,你会觉得天人合一是那么妙不可言。秦岭的大气磅礴,秦岭的精致玲珑,秦岭的天下奇险,秦岭的童话梦幻,那山水相依的曼妙,那草木苍翠的蓬勃,那云海翻腾的壮观,等等,都让人感到语言的局限和贫乏。

  秦岭一词,最早出现在东汉。班固《西都赋》在定位西汉都城长安时写到:“睎秦岭,睋北阜,挟沣灞,踞龙首。”显然,这里所言的“秦岭”,就是长安的南山。这里的“秦”,自然就是秦国,是秦帝国。现代地理学把“秦岭—淮河线”作为中国南北方气候分界线,事实上,这里的秦岭指代了横亘在中国腹心地带的一整列山脉,已经远远超出了秦岭一词当初的指向。2010年,央视播出了专题片《大秦岭》,出现了大秦岭一词。至此,今天人们所说的秦岭,其实有三个概念:陕西秦岭;秦岭;大秦岭。大秦岭是处在黄河和长江两大母亲河之间的一座雄伟壮丽的山脉,秦岭之水既是黄河水又是长江水,长江与黄河共生于大秦岭。为此,无数中华儿女,亲切地称秦岭为父亲山。

  秦岭,本来就是一个超级大气的名字。秦,春秋二字的结合体;岭,山领二字的结合体。秦岭,暗含“中国山脉领导者”之意。秦岭主峰太白山,海拔3771米,从海拔500米的关中平原拔地而起,垂直起降3200余米,不仅向世人呈现出“一日历四季”的秀丽景观,而且其连山接海隅的逶迤磅礴之势,世所罕见。大秦岭森林面积达3.5亿亩以上,是中国森林宝岛,是中国腹心的绿色水库,是美丽中国绿芯,也是地球同纬度地带的绿色奇迹。大秦岭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21世纪之初,《国家地理杂志》发出划时代的呐喊声:秦岭——中国人的中央公园。

  习近平总书记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大秦岭,把秦岭建设成“绿色国芯”、“生态国芯”、“美丽国芯”。我爱秦岭!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